正在閱讀
胡妍妍:保持開放的思路,順應新時代下的要求——專訪中國嘉德總裁胡妍妍

胡妍妍:保持開放的思路,順應新時代下的要求——專訪中國嘉德總裁胡妍妍

今年(2023)是中國嘉德成立30周年,一路走來,專業且信譽,務實與前瞻。回眸過往,在中國嘉德董事總裁胡妍妍心中匯入如何之軌跡?展望未來,將開拓出如何的嶄新局面?值此歷史時刻,本專訪邀請胡總分享她一路伴隨與見證中國嘉德的成長、飛躍、蛻變與轉型,以一個更大的視角去看,走在前面
中國嘉德董事總裁胡妍妍。

(採訪/簡秀枝)

前言:今年(2023)是中國嘉德成立30周年,一路走來,專業且信譽,務實與前瞻。回眸過往,在中國嘉德董事總裁胡妍妍心中匯入如何之軌跡?展望未來,將開拓出如何的嶄新局面?值此歷史時刻,本專訪邀請胡總分享她一路伴隨與見證中國嘉德的成長、飛躍、蛻變與轉型,以一個更大的視角去看,走在前面。

簡秀枝:嘉德三十年,成果輝煌,期間定也有許多挑戰與心酸,掌聲的背後,耐人尋味。您在嘉德多年,一路伴隨與見證中國嘉德的成長、飛躍、蛻變與轉型。可否請您分析嘉德各階段歷程的特色,轉折的契機,以及未來的方向。

胡妍妍:嘉德拍賣三十年,大概經歷了三個階段。第一段可以稱之為初創業的「基石期」。從1993年到2003年,十年時間。此時,中國的藝術品拍賣行業剛剛開始,處於萌發和起步狀態,中國藝術品在國際市場的交易是一個「小額」、「小眾」的邊緣項目,在紐約的拍場上與其他亞洲地區的藝術品混合,籠統地稱之為「亞洲藝術」。嘉德是1993年5月18日成立,第二年春天,1994年3月首場拍賣,總成交額人民幣1400多萬元(以下未標注幣值者皆為人民幣),已經是最高紀錄。當時,中國藝術品拍賣機構比較少,我記得1990年代第一批獲得文物拍賣資格的拍賣行有六家,嘉德、瀚海、朵雲軒、榮寶齋、翰雅等。因為是一個新興行業,市場認知度很低,我們出門去征集,常常被問及的問題是「拍賣是怎麽回事?」「你們買我們的東西嗎?」「國家允許嗎?」買家則會問,「這些拍品真嗎?」「會增值嗎?」「為什麽這麽貴?」圈內大多數人甚至專家,也是抱著將信將疑的態度旁觀我們這些「第一個吃螃蟹的人」。您可以想象,當年大家對藝術品拍賣多麽陌生。

「初創」和「基石」是貼合嘉德拍賣第一個十年的關鍵詞。這十年打下了非常重要的基礎,從中國拍賣行業的規章制度、市場培育,到嘉德風格的確立,都是在前十年完成的。回想起來,對於我們第一批創業和入行者來講,前面這十年非常美好,就如同在一張白紙上畫畫。值得慶幸的是,嘉德的創始人和創始團隊,在一開始就悟出了企業致勝的根本所在是尊重規律,樹立正確的價值觀,把「公平、公正、公開」作為嘉德的基石,沒有急功近利,我們才有了輝煌的第二個十年、第三個十年,以至更長的未來。

張大千〈愛痕湖〉,76.2×246.2公分,中國嘉德2010年春拍,成交價人民幣1億80萬元,中國近現代書畫首件破億作品。

第二個階段是2003至2013年,可以稱為「增長期」。2003年非典過後,中國拍賣業迎來了第一次「井噴」。大家說這是大難之後,人生感悟的結果,其實不盡然。1993年中國的GDP是3萬億元,2003年達到13萬億元。財富的迅速積累,社會經濟欣欣向榮,藝術品市場隨之興起而蓬勃發展,這是一個時代的大背景。從行業微觀看,1990年代拍賣初期,海外客戶占主力,且經驗十足,內地客戶寥寥無幾,且懵懵懂懂,市場在萌動,但是規模較小。2003年後,內地客戶數量迅速增加,行家里手紛紛進場。因此,2003年的「井噴」是萬事俱備的必然。這年嘉德的中國書畫項目全年成交2.3億元,1994年僅有5376萬元,增長了4.2倍。第二個十年開門紅,作品單價明顯上漲,交投兩旺,買家和賣家人數如滾雪球一樣增加。嘉德的拍賣項目也從首場拍賣的中國書畫、油畫兩個項目,不斷叠加,到了2003年秋季就有了「集珍─三家藏張大千、黃賓虹、齊白石等中國書畫」、「中國近現代書畫」、「中國古代書畫」、「中國扇畫」、「中國油畫及雕塑」、「儷松居長物─王世襄、袁荃猷藏藝術品」、「瓷器工藝品」、「古籍善本」、「明清印章」九個專場,總成交2.5億元。到了2013年秋季嘉德拍賣增加到43個專場,24億元成交額,增長了近10倍。特別是在2010至2012年三年間是中國藝術品的第二次「井噴」,勢頭之猛,至今無法超越,所謂億元時代就以此時為開端。朱熹、張景修等《宋名賢題徐常侍篆書之跡》、李可染〈長征〉、王羲之草書〈平安帖〉等紛紛刷新紀錄。那幾年,不斷地打破天花板,不斷地爆出天價,我們身在其中,目不暇接。第二個十年里,嘉德和整個行業一起經歷了迅猛的發展期,拍賣被廣泛認知、認可,形成紅紅火火的市場,一度中國成為世界第二大藝術品交易市場,藝術品在交易中實現保值、升值,展現出驚人的魅力,從而吸引到大量的藝術品投資者。這十年里,行業里討論最熱鬧的就是漲了多少錢,我曾經問過一位股市大佬,這十年是股票獲益效率高,還是藝術品獲益效率高,他竟然沒有猶豫地答道:藝術品。

李可染〈長征〉,96×146.5公分,中國嘉德2010年秋拍,成交價人民幣1億752萬元。

第三個十年2013至2023年,不妨稱之為「深耕期」。這十年如果看成交額,不是單線上揚的曲線,而是起起伏伏,如同所有市場應有的周期。「深耕期」面對的是市場的膠著,想擴容,想細分,想走出平淡。嘉德選擇了對拍品的文化、藝術、經濟價值的全方位挖掘,對應客戶收藏、投資的需求,做好超越表層的服務。總之,工作越來越細致。舉個例子,以前,書畫部門四、五個人一年拍賣2600多件。現在,書畫部門十四、十五個人一年拍賣大約3000件,可是,繁忙程度要成倍增加。為什麽?就是「深耕」。業務部門需要編寫大量的圖錄文字,原創微信文章,還要自己出鏡拍視頻等等,這些在前台看不見的工作,在幕後沒有一樣可以刪減,目的就是深入地解析作品,發掘內涵,梳理學術脈絡,只有講清楚才能賣得出,可以說,嘉德的業務一半是在做商業,一半是在做學術。令人可喜的是,「深耕期」的十年有非常多的成就感。比如,藏家群體幾經淘洗,久經考驗的藏家積澱下來,也吸引到新的一批藏家入場。非常明顯,藏家進階了,專業水平不可小覷。您會看到,民間的學術研討會、藝術鑒賞會、出版、收藏展覽蔚然成風,且水準在線。民間美術館如雨後春筍,龍美術館、和美術館、寶龍美術館、蘇寧美術館等。在這些美術館裡很多高質量藏品都源自於嘉德,我們為此驕傲。這既是深耕十年的成績,也是未來發展的基礎。在我看來「深耕期」是嘉德拍賣的必經階段,也為持久的、健康的成熟的市場鋪墊了道路。嘉德馬上要進入第四個十年,面向未來,存在很多不確定性,即便如此,我相信隨著社會的進步,渴望充盈的內心和豐富的精神享受是確定的,收藏和傳承精神的財富是永恆的事業,嘉德會為之努力。

簡秀枝:您曾經提到,一個好的收藏家標準是「看得到、買得起、藏得住」,而一個成功的拍賣行標準是「想得到、找得到、賣得出」,中國嘉德是如何實現的?請舉一至二個您印象深刻的實例。

胡妍妍:「想得到、找得到、賣得出」實際就是拍賣良性循環的概括。「想」是主動發起的意願,每個饒有趣味的專場都是「想出來」的。以名人舊藏的專題,以畫家畫派為線索的專題,以時代劃分的專題等等,海闊天空的構思和策劃,需要業務人員有足夠的知識儲備和活躍的大腦,心心念念必有反響。這麽多年來,一些成功的專場至今猶在眼前「中國美術百年」1999年、「三家藏張大千、黃賓虹、齊白石」2003年、「宋元明清法書墨跡」2009年、「秋光萬華─清代宮廷藝術集萃」2010年、「讀往會心─侶明室藏明式家具」2011年、「萬紫千紅總是春─新中國水墨探索之路」2011年、「翦淞閣文房寶玩專場」2012年、「吳松文脈─北美私人中國古代書畫藏珍」2013年、「85新潮美術」2015年、「繽紛集」2016年、「大觀─四海崇譽慶典之夜」2017年、「胤禛十二美─雍正禦制瓷器擷珍」2018年、「堂皇─明清單色釉暨宮廷禦瓷珍玩」2020年、「無問西東1900-2000:中國當代藝術特別專場」2022年、「玲瓏─明清掌玩禦瓷臻品」2022年。「找得到」這個環節最耗人精力,記憶深刻的反而是失之交臂的案例。記得1995年我去天津征集,循著線索去找著名的齊白石冊頁《可惜無聲》,兩位慈祥的長者在家里接待了我,慢條細理地和我聊天,最後,交給我兩把非常精美的扇子,算是沒讓我空手而歸。之後得知《可惜無聲》在我到訪前已經交給了瀚海拍賣,原因很簡單,他們與瀚海的母公司北京文物公司是老交情,我家訪前他們還特地致電瀚海問詢了嘉德的來龍去脈。由此,我深刻體會到這個行業的信任不是一天兩天建立的,家喻戶曉非一日之功。「賣得出」是拍賣行受托買賣兩家交易的關鍵。2015年潘天壽的〈鷹石山花〉回到嘉德,這是2005年嘉德以1100多萬元拍出的,返場依然是王者,一出現就得到藏家的高度關注。拍前與客人電話討論時,客人突然問我潘天壽的三幅名畫,你認為哪張最好,為什麽?我如實地分享了我的感受,精彩之處和點滴遺憾,他聽後非常認同。第二天拍賣競價非常激烈,持續了大約一個小時,最終他果斷拍下,接近2.8億元,拔得頭籌。類似的記憶很多,我覺得誠懇分享,而非一味溢美,客人心中是有數的。

第一場大觀之夜。

簡秀枝:目前就拍賣會形態的安排上,中國嘉德以「大觀」夜拍專注頂尖藝術品高端藏家,以「嘉德四季」來應對藝術品消費大眾化,未來是否仍維持此雙軌並行?亦或有新的藍圖成形?

胡妍妍:春秋兩季拍賣場面大,拍品種類豐富,估價跨度大,從十萬元到上億元均有,是集中優質作品的拍賣季。四季拍賣小清新,估價相對親民,甚至不設底價,任由買家說了算,價高者得,是一年四次行家里手尋寶的好地方。2005年3月嘉德決定將「周末拍賣會」升級為「嘉德四季」,拍賣頻次由原先每兩個月一次調整為每個季度一次。「嘉德四季」第一期即獲好評,成交了8000多萬元,2011年第27期成交額達到頂峰6.9億元。2011春季嘉德推出「大觀─中國書畫珍品之夜」專場,引領收藏聚焦高品級藝術品,32件佳作,成交10億元。至今,「大觀」這個專場已然成為嘉德中國書畫拍賣的金字招牌,業界引領市場的風向標。二十世紀和當代藝術、古典家具、瓷器等項目也於2014年後陸續推出主打高端作品的夜場。嘉德拍賣形成「四季拍」、「春秋大拍」和「夜場」適應不同收藏需求的特色分明的拍賣。2020年後又增加了網絡拍賣,每月一期,至今已經是46期。今後,嘉德會繼續細分拍賣場次,創新模式。一是適應客戶需求的變化,二是充分利用嘉德自己有展廳和拍廳,演化出多種拍賣形式滿足市場。近三年嘉德一直在網絡拍賣和數字化管理上做一些嘗試,也取得進展。如果說未來的藍圖,網絡拍賣是其中的一個重要部分。

簡秀枝:您曾針對當今的藝術收藏群體提出三個精辟觀察:「一是不少藏家安心整理研究自己的藏品,並不急於出手;他們重新審視自己的拍場收獲,或出書立傳,或舉辦收藏展,或辦私人美術館、博物館。二是將目光拓展到西方藝術品的藏家,他們出入國際拍賣行和藝術博覽會及畫廊,橫向拓寬收藏,與國際接軌。三是普通民眾到訪拍賣預展、參加藝文活動的人越來越多,年齡也愈加年輕化。」中國嘉德如何來因應藝術收藏群體的新族群與新生態?對於新興藝術家和收藏家來說,進入拍賣市場,可能會面臨門坎障礙,還請您分享公司會啟動的配套措施?

胡妍妍:您提的問題很好,變化是永恆的主題。嘉德在響應收獲族群和生態時,首先,需要了解他們的訴求和習慣,與他們有接觸,有交流。近年來,嘉德有意推動當代藝術的夜場拍賣,曾策劃了展覽和拍賣「5+5+5:中國當代藝術特別專題」,主動融合到新市場里,與新一代藏家互動起來,感知、陪伴,引領未來收藏群體。其實,傳統項目,比如中國書畫、瓷器的藏家,他們的收藏節奏、目標也在變化。前面談到,藏家最近忙於細致整理藏品,出版、展覽、建立自己的美術館,嘉德都會主動協助他們做這樣的藏品梳理。我們在過去的一年里,在嘉德藝術中心為藏家舉辦了七場展覽:「慎修思永─清代道光禦窯瓷器展」、「取火─打火的歷史和文化鑒賞」、「瓢笠之志─溥心畬的淡宕明凈」等等,出版了五部藏品集:《堅凈─紀念啟功先生一百一十周年誕辰特展圖錄》、《過江衣帶王者香:溥心畬的詩畫翰墨》等等。我想拍賣行和藏家是相互成就的,在互動中相互理解和學習,讓收藏變得更有趣。

說到新藏家進入的門檻,可以說比以前高,也可以說比以前低。門檻高是指頂級的藝術品單價確實令人仰望,定位起碼高於人民幣3000萬元以上。門檻低是指信息發達了,如果想進入收藏,學習的管道非常廣泛。嘉德的APP、圖錄、預展、講座、研討會、微信公眾號等都盡可能地把拍品信息展示出來,盡可能公開、透明。記得一位資深藏家說過,如果到拍賣行買到假畫的可能性是1%,那麼,在其他地方買到假畫的可能性就是100%。嘉德拍賣的篩選過程是去偽存真,去粗取精的過程,目的是讓收藏更安全和有效。值得新藏家預先準備的是找好收藏的方向,起初關注的門類盡可能「窄」,避免眼花繚亂,待到三、四年後,有了收藏經驗再擴展範圍不遲。嘉德有一個特別的網絡拍賣,名字是「嘉德BLUE」,幾乎天天有拍,其中一條規則對新手十分友好,即兩天之內要結清款項,如果不結算,算是自動放棄,賣家收回。這樣的規則培養買家做果斷準確的判斷,建立自己的信心和信譽,萬一後悔,也有回旋的餘地。

中國嘉德2021秋拍預展現場。

簡秀枝:中國嘉德在北京和香港兩地各具發展特色。北京與香港是否存有著競合關系,而香港近期政經環境頻變,貴集團對於胼手胝足走過十年的中國嘉德(香港),是否調整策略?又,對於整體的國際策略擘劃為何?

胡妍妍:2012年中國嘉德(香港)成立及首拍,是嘉德拍賣邁向國際化的開端,這也是我們走出去的一大步。毫無疑問,香港是全球藝術品拍賣競爭最為激烈的地區,也正是因為香港巨大的市場潛力、輻射亞洲以及背靠中國內地市場的天然便利,各家都十分看重。從嘉德香港的發展軌跡來看,五周年時,中國嘉德(香港)的規模和水平發生了一次飛躍。去年是中國嘉德(香港)十周年,穩紮穩打的中國嘉德(香港)在這一競爭激烈的市場中,開辟出一方天地:3650天,150個專場,總成交累計超過80億港元。剛剛結束的2023年春季拍賣是疫情後香港全面開放後的第一次拍賣,吸引到香港本地藏家的重要拍品,也迎來大陸客戶重返香港拍場,我們取得了近十年來單季最好的成績。

中國嘉德對於香港的發展堅持「發展」、「多元」、「國際化」三個方向,繼續引進人才,拓展拍品種類。

簡秀枝:近年在疫情的影響下,數字科技深刻影響藝術拍賣產業。面對跨時空、跨年齡層、跨文化等三維交織的市場,中國嘉德展望與推動未來藝術市場,會提出什麽樣的新戰略?

胡妍妍:中國嘉德在2015年就開通實時網絡競投,正式「觸網」。2017年搭建網絡拍賣交易平台,2020年以後,網絡交易得到釋放,從此之後,每年有12期網絡拍賣,湧入新客戶的數量和廣泛性是我們始料未及的。我們深切感受到數字化將給拍賣行業帶來巨大的改變,如您所言,實現跨時空,跨年齡層,跨文化的破圈之旅。我們有三年規劃,在2025年實現一個小目標。

簡秀枝:中國嘉德執拍賣龍頭地位多年,您認為核心競爭力是什麽?面對不可預知的未來,「變」與「不變」的是什麽?

胡妍妍:嘉德的核心競爭力是信譽和專業。面對不確定性,「不變」的是我們的初心,就是「誠信經營」,做公平、公開、公正的拍賣人。「變」是常態。這五年來,嘉德的一大變化是拍賣頻次增多,一年將近30場拍賣,客戶數量增加,拍品數量增加,由此推動從征集到結算全過程提高效率。這是應對當前市場需求的「變」。年年歲歲花相似,歲歲年年人不同。擁抱變化才有更活躍的市場。

簡秀枝:身為中國崛起大時代的藝術拍賣人,您最大的感觸與心得是什麽?成就與遺憾,又是什麽?還請您與我們分享。

胡妍妍:回顧三十年嘉德拍賣的成績,回顧藝術品拍賣行業的興起和發展,感慨萬千。首先是感恩時代,我們是在時代趨勢下,天時地利人和的背景下,實現了超越想象的進步。中國藝術品的價值得到空前的認同和提升,我們參與和見證了文化的傳承,傳奇故事就發生在我們身邊。為此我們感到自豪和欣慰。近年,當然萬事沒有完美,遺憾也是多多,容下次分解。我希望新技術的發展能幫助嘉德和整個行業建立大數據模型,為鑒定真偽,為作品檔案和搜索等等提供支持,讓熱愛藝術的人更加放鬆地擁有和欣賞藝術。


【雜誌購買連結】
典藏官網
博客來
蝦皮
UDN電子雜誌
讀墨電子雜誌

【更多古美術最新消息】
FaceBook
Instagram

古美術編輯部( 228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