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閱讀
拍賣市場上的馬格利特狂潮

拍賣市場上的馬格利特狂潮

The René Magritte Frenzy in the Auction Market

雷內.馬格利特(René Magritte)是一位無法歸類的超現實主義者,近幾年來他不斷創下紀錄,最著名的畫作之一更以7,900萬美元的高價成交。馬格利特是來自比利時的超現實主義代表,他創作了千件令人迷惑的作品,總是不斷顛覆我們對藝術的看法。從今以後,他獨特的世界將直逼畢卡索、莫內及梵谷的價格水準,因為他是今年市場上表現最亮眼的現代藝術家。

雷內.馬格利特(René Magritte)是一位無法歸類的超現實主義者,近幾年來他不斷創下紀錄,最著名的畫作之一更以7,900萬美元的高價成交。

馬格利特是來自比利時的超現實主義代表,他創作了千件令人迷惑的作品,總是不斷顛覆我們對藝術的看法。從今以後,他獨特的世界將直逼畢卡索、莫內及梵谷的價格水準,因為他是今年市場上表現最亮眼的現代藝術家。

創紀錄的《光之帝國》

馬格利特的《光之帝國》以7,930萬美元成交,不僅改寫藝術家原有拍賣紀錄,也同時刷新歐洲最高畫作拍賣紀錄。(© 蘇富比)

去年春天,馬格利特以《光之帝國》(L’Empire des lumières)系列中的一幅絕美作品在倫敦舉行的大型拍賣會上壓倒所有其他當代藝術大師。這無疑是馬格利特最著名、也是最具電影效果的系列作品,每一幅畫的主題都是在點綴著白雲的湛藍天空下、隱身於暗夜中的一棟房子與一條街道。這種相錯的交會,亦即將兩種看似不相容的東西結合起來,創造出一種虛假的現實,正是馬格利特令人困惑的超現實主義圖像典範。尤有甚者,這些矛盾的圖像也是歐洲現代藝術中最奇特、最具標誌性、最受歡迎的圖像之一。

2022年3月2日,蘇富比受託拍賣該指標性系列裡最美的畫作之一,那就是創於1961年的《光之帝國》,這件作品是畫家為其贊助人—比利時收藏家皮耶.庫維(Pierre Crowet)的女兒安-瑪莉.吉利翁.庫維(Anne-Marie Gillion Crowet)男爵夫人創作的。這件經典的現代作品自創作以來一直收藏在該家族裡,因此其出處和收藏紀錄是無可挑剔的。馬格利特於1949年完成「光之帝國」系列的第一幅作品,最後一幅則創作於1961年,這12年間他沉迷於不協調的晝夜結合,一共畫了17幅畫,這次拍賣的1961年作品是這系列油畫中尺幅最大(114.5×146公分)、也是後期作品之一。

我們預測這樣一件非凡的畫作能創下紀錄,但很難預估它的價值,更難想像這幅《光之帝國》的售價能高出馬格利特前次紀錄的三倍之多。蘇富比最後以創紀錄的7,930萬美元成交,比最初估價高出了1,900萬美元,而2017年佳士得「僅」以2,050萬美元售出同系列的最後一幅畫。然而,相較於蘇富比在去年春天拍出的《光之帝國》,佳士得五年前拍賣的畫作尺幅較小,但後者是一件卓越的作品,且其出處非凡,曾經是洛克斐勒的收藏。短短四年內,馬格利特的拍賣紀錄從2,680萬美元飆到7,930萬美元,漲幅非常驚人,使他的行情攀升至梵谷或莫內之輩等現代藝術家的水準。

雷內.馬格利特年度拍賣總額演變。© artprice.com

二十年內價格上漲

這項7,930萬美元的紀錄將馬格利特推向另一個完全不同的領域,因為他正式進入這個能售出此天價的小圈子,目前能達到這一水準的藝術家僅有24位,包括畢卡索(Pablo Ruiz Picasso)、達文西(Leonardo Da Vinci)、沃荷(Andy Warhol)、培根(Francis Bacon)、賈克梅蒂(Alberto Giacometti)、馬諦斯(Henri Matisse)、魯本斯(Peter Paul Rubens)等人。這20年來,馬格利特的作品價格大幅上漲,使他今日得以擠身全球行情最高的藝術家之列。事實上,Artprice指標顯示馬格利特的作品在十年間(2012-2022)上漲了67%,在過去20年內則有1,300%的漲幅。

早在2002年,馬格利特已經以「光之帝國」系列的另一件作品刷新紀錄,成為市場上最昂貴的超現實主義藝術家,這件作品的估價在500至700萬美元之間,最終以1,150萬美元成交。今日,我們清楚見到競爭的水準已經與20年前迥然不同了:2002年時,成交金額比最高估價多出450萬美元,已是十分驚人的競標結果,但今日,競價可以比最初估價高出1,900或2,000萬美元!

身為市場上最受歡迎、需求量最大的藝術家之一,這20年來,馬格利特的畫作不論是在經濟層面或是在機構方面都不斷地被重新評價。最近一次的重要機構活動是2016年與2017年在法國巴黎龐畢度中心及德國法蘭克福席恩美術館(Schirn Kunsthalle)舉行的「形象的叛逆」展(La Trahison des images)。這場展覽展現了馬格利特在放棄安德列.布烈東(André Breton)首波運動的自動性和偶發性之時,也發明了屬於他自己的超現實主義。自1930年代起,其創作就打破了該項運動的宣言,並致力於他所謂的「問題」。馬格利特關心的不是偶然,不是洛特雷阿蒙伯爵(Comte de Lautréamont)奉行的「裁縫機與一把雨傘在解剖台上的偶然相遇」,而是樂於使用一種不可改變且合乎邏輯的方式,用以解決女人、椅子、鞋子、雨水、晝夜等等「問題」。對這些「問題」的研究標示出馬格利特作品的偏執轉向,《形象的叛逆》這幅畫就是一個絕佳的證明。這場展覽著重在藝術家的獨特性,再次帶動了拍賣市場,讓好幾件馬格利特的傑作現身。2017年,瞬發的氣勢讓他的拍賣收益達到7,770萬美元,攀上當時的顛峰。2022年,僅一幅《光之帝國》就讓他超越了2017年創下的卓越年度拍賣記錄,同年累計的交易額甚至超過了2億2,650萬美元,讓他成為全球第五大成績最佳(不分創作時期)的藝術家。

Artprice.com( 12篇 )
查看評論 (0)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