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閱讀
賽鴿文化的移轉,李立中「天使望鄉」個展

賽鴿文化的移轉,李立中「天使望鄉」個展

李立中本次於11月在紅野畫廊發表的個展「天使望鄉」卻將創作初期常見的隨寫攝影風格重新帶進此次展出,並且結合近期持續鑽研的賽鴿文化主題,而談起這系列的作品就不得不提前述的《我只想要回家》。
談起「隨寫攝影」(snapshot)我們總是無法忽視它獨有的魅力,當生活中不經意的某個片段:某種像俳句或詩句般的影像,被切實地記錄下來時,那種將生活中熟悉與親切的事物昇華成某種詩意時,得到的感動,總是最能令人感同身受。而在台灣,藝術家李立中想必是這類以隨寫攝影為自我的美學起點的創作者,2006年以個人情感生活為主題的《彼女の遊楽園》獲日本EPSON影像創作大賞佐內正史評審特別賞,之後也慢慢在當代藝術式的觀念影像創作上做出嘗試,例如《神遊》以靜謐、深邃的影像風格詮釋台灣寺廟的建築細節,後來從《我只想要回家》開始,以本島獨特的賽鴿文化為主題,發表一系列結合攝影與裝置的創作。
李立中展覽中,藝術家國道返鄉路線與賽鴿南北來回之路線比較。(攝影/陳飛豪)
李立中本次於11月在紅野畫廊發表的個展「天使望鄉」卻將創作初期常見的隨寫攝影風格重新帶進此次展出,並且結合近期持續鑽研的賽鴿文化主題,而談起這系列的作品就不得不提前述的《我只想要回家》。在這件作品中,藝術家將拍攝而來的鴿子照片,切割並分成數張A4尺寸的白紙輸出浮貼於牆,之後再開啟電風扇,輕薄的紙張隨風飄動的情境,彷彿表現出人類對其投以風起而行的浪漫想像,之後這一系列也發展成地景式的裝置藝術,在2017年的「翻轉地景:北投在地影像採集計畫」則是以塑膠帆布與竹架,製作出類似建案廣告的裝置,與公園附近的建地呼應,藝術家似乎也透過影像中的鴿群,這些微小的生命,反思冷峻的城市樣態。
回到這次的「天使望鄉」個展,李立中不只將焦點放在南北來回的賽鴿,反而還將自身的生活經驗投注其上。大學畢業之後,藝術家曾有一段時間留在台北工作,當時他回家鄉台南時都幾乎搭國道客運,而他也發現,透過GPS追蹤的鴿子南北來回路線,其實某種程度也跟他返鄉之路有所交疊,因此他將這些交界點標出,趁南北往返時,在這些標示經緯度的特定地點拍下隨寫式的影像,在展場中一字排開陳列,極具公路式的浪漫情懷,而這次的作品倒也將李立中藝術生涯中最重要的兩個元素:隨寫攝影與賽鴿文化,做了一次完整的展示與連結。
李立中長期研究城市中賽鴿的蹤跡。圖為中華城拆除後在此徘徊不去的鴿群。(攝影/陳飛豪)
而有趣的是,藝術家此次展出特地將發表於2012年,尚住在北部時的系列作品《闇》於此次個展呈現,這攝影作品恰巧也表現出藝術家當時的心境,透過拍攝各種生活的零碎片段,如半開的門、表情模糊且曝光過度的臉部人像、漂浮在半空中象徵枷鎖的十字架、模糊的夜晚街道,而李立中就是用這些隨寫且零碎的影像語言詮釋了想要突破現況,但又無法下定決心的徬徨狀態,而如今事過境遷,在此次某種程度來說總結了李立中目前創作生涯精華的個展中呈現,或許對他來說也是一個重新檢視自我的好時機,亦是展望未來創作之路的最好時機。

天使望鄉──李立中個展

展期: 2018.11.17-12.16
地點: 紅野畫廊
地址:台北市中山區松江路164巷11號

 

陳飛豪( 97篇 )

陳飛豪,生於1985 年。文字寫作上期冀將台灣史與本土想像融入藝術品的詮釋。藝術創作上則運用觀念式的攝影與動態影像詮釋歷史文化與社會變遷所衍生出的各種議題,也將影像與各種媒介如裝置、錄像與文學作品等等結合,目前以寫作與創作並行的形式在藝術的世界中打轉。曾參與2016年台北雙年展,2019年台灣當代藝術實驗場之「妖氣都市:鬼怪文學與當代藝術特展」、2021年國家攝影文化中心的「舉起鏡子迎上他的凝視—臺灣攝影首篇(1869-1949)」以及2020/2021東京雙年展。著有《史詩與絕歌:以藝術為途徑的日治台灣文史探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