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閱讀
臺灣現代藝術的黎明:重逢史博館「五月與東方」特展

臺灣現代藝術的黎明:重逢史博館「五月與東方」特展

The Birth of Modernist Art Movement in Taiwan: Seeing “Fifth Moon and Ton-Fan” Again at National Museum of History’s Special Exhibition

池畔春風徐來,文化部在史博館重新開館之際,希望能推出一個足以反映臺灣在地前衛藝術發展的展覽,以呈現臺灣美術在戰後重要歷史變遷的起點。在此期盼下,史博館於館側仿北京天壇造型的臺北當代工藝設計分館,推出「五月與東方—臺灣現代藝術運動的萌發」特展。此展由史博館邀請臺灣美術史研究專家蕭瓊瑞擔任策展人,以四大單元展出144件書畫、雕塑等作品,亦有大量相關文件及書籍展示,共計41位藝術家作品參展,借展逾30個單位,為近年五月與東方聯展規模最大、展件數量最多的大型特展。

「五月」與「東方」兩畫會先後成立於1956-1957年間,作為具有強烈「革命性質」前衛畫會,在1970年代以前遭受許多對立與批評聲浪。但是,在政府文化政策引導下,透過國立歷史博物館(以下簡稱史博館)「巴西聖保羅雙年展」徵件計畫,許多藝術家得以獲得海外參展、接軌國際的機會。無心插柳之下,催生出五月與東方畫會,帶動了臺灣戰後藝壇創作風格的轉向,進而成為臺灣美術史上「現代繪畫運動」萌發的關鍵力量。

五月與東方特展主視覺。(攝影/朱佑霖)

池畔春風徐來,文化部在史博館重新開館之際,希望能推出一個足以反映臺灣在地前衛藝術發展的展覽,以呈現臺灣美術在戰後重要歷史變遷的起點。在此期盼下,史博館於館側仿北京天壇造型的臺北當代工藝設計分館,推出「五月與東方—臺灣現代藝術運動的萌發」特展。此展由史博館邀請臺灣美術史研究專家蕭瓊瑞擔任策展人,以四大單元「國立歷史博物館與聖保羅雙年展」、「師輩畫家及支持者」、「五月畫會」與「東方畫會」,展出144件書畫、雕塑等作品,亦有大量相關文件及書籍展示,共計41位藝術家作品參展,借展逾30個單位,為近年五月與東方聯展規模最大、展件數量最多的大型特展。展覽強調五月與東方畫會對臺灣藝術發展的重要性,同時深入畫家的創作風格技巧、影響力以及藝術家生命的個人掙扎。

五月與東方特展,展示五月畫會藝術家創作。(攝影/朱佑霖)
二樓展出藝術家楊英風版畫、雕塑及相關著作。(攝影/朱佑霖)

策展人蕭瓊瑞生動描述1956年教育部發下一個公文,告訴史博館巴西現在有一個聖保羅雙年展已經辦到第四屆了,我們要去參展。1955年甫創立的史博館,作為全臺首間國民政府成立的博物館,也是臺灣最重要的展覽機構及場所,當仁不讓地接下創館後的第一個任務,開始辦理1957年第四屆巴西聖保羅雙年展徵件活動。

國立歷史博物館參加巴西聖保羅雙年展年表。(攝影/朱佑霖)

甫遷臺後的國民政府正值政局動盪危急之時。為了重新站起來與全世界交往,政府以國家力量送張大千等名家周遊列國辦展,藉此展示中華文化,強調中華民國的正統地位。當時駐巴西的李俊迪大使多次告知史博館,聖保羅雙年展的參展作品以表現派、抽象派、立體派、超現實派等「極端新派」作品最受歡迎,也曾明確指出胡奇中與蕭勤兩人作品的風格最符合該展的期待。相關紀錄文件在本次亦有展出。隔年,史博館先向國立臺灣師範大學(以下簡稱臺師大)藝術系師生徵件,再登報公開徵求油畫、水彩、雕塑、木刻四類作品。對於新派繪畫仍很陌生的年代,許多實驗性質的作品被送展,也有不少五月畫會的臺師大學院派畫家陸續參展。直至1973年第12屆,臺灣面臨退出聯合國失去外交席次的困境,以國家之名長期赴海外參展的活動戛然而止。

五月與東方特展,展示東方畫會藝術家創作。(國立歷史博物館提供)

本次展覽共有三樓層展示空間,展場以「紫、綠、紅」三色代表三大單元。一樓以紫色代表「師輩畫家及支持者」,其參展者包括支持五月畫會成立的臺師大教師廖繼春,以及教導出「東方畫會」成員的李仲生老師,亦有孫多慈、張隆延、席德進、楚戈等藝評家、畫家;另外臺灣現代詩社「藍星詩社」代表詩人余光中,以詩文詮釋現代抽象繪畫支持五月畫會的創作。現場展示了余光中為劉國松水拓版畫創作的配詩〈吹皺的山光〉詩稿,展現1950年代以降臺灣文學家與畫家唱和交匯的空前盛況。

一樓展出師輩藝術家廖繼春作品及相關著作。(攝影/朱佑霖)
余光中〈吹皺的山光〉詩稿及劉國松水拓版畫。(攝影/朱佑霖)

策展人也提醒無論是五月或東方畫會,他們的創作都蘊含民族特質,在傳統基礎上突破固有的限制,以求成就自由創新的精神。他舉例:「李仲生教學一輩子不講『水墨』,只講『墨水』。水墨跟墨水的差別在哪裡?當一講到水墨,人們就會進入文人思考,但墨水就有無限的意義。」

李仲生的抽象畫創作。(攝影/朱佑霖)

一、二樓以綠色系代表「五月畫會」(Fifth Moon Group),取自法國巴黎「五月沙龍」,意喻繼承大膽創新、自由、前衛等多元的實驗精神。起初在老師廖繼春鼓勵下,由劉國松、郭東榮、郭豫倫、鄭瓊娟、李芳枝、陳景容共同成立畫會。隨後加入了顧福生、莊喆、馬浩、李元亨、謝里法、胡奇中、韓湘寧、馮鍾睿、彭萬墀、楊英風、陳庭詩等畫家。中期開始嘗試融匯東西方的現代藝術形態,並結合中國藝術精神。策展人認為「當時大部分畫家都走向抽象繪畫,沒有走向抽象的人,走向了超現實繪畫。這是為什麼?因為那是一個戒嚴的時代,不管抽象或超現實畫都共同避開了現實。」創始人劉國松選擇走向超現實,在全球太空競爭時代,是將數千年的人間山水提升為宇宙風景的第一人。本次借展《子夜的太陽》,使用噴槍灑繪五顆紅色太陽,以自行發明的「國松紙」及「抽筋剝皮皴」技法表現瑞典的永晝景象。

劉國松創作《子夜的太陽》,1969年。(國立歷史博物館提供)

走上三樓,展場紅色系代表著東方畫會(Ton-Fan Art Group),由李仲生畫室學生成立,以李元佳、歐陽文苑、吳昊、夏陽、霍剛、陳道明、蕭勤、蕭明賢為首,被藝壇封為「八大響馬」。後期則有李錫奇、席德進、朱為白、秦松、陳昭宏、黃潤色、鐘俊雄、林燕、李文漢、姚慶章等畫家加入。雖師出同門,但每位門生的創作都大相逕庭。相較於「五月畫會」初期以全盤西化為創作目標,受李仲生影響下「東方畫會」更強調中國傳統藝術在現代藝術中不可抹滅的地位,並訴求不模仿前人,開創革新的藝術表現。

藝術家李元佳的作品及相關著作,策展團隊為此展每一位參展藝術家或評論者給予一句簡潔的代表語詞,李元佳的代表短評為「在行動與觀念間」。(攝影/朱佑霖)
李元佳創作「點」。(攝影/朱佑霖)

有些看似亂搞的創作,便是在此風氣下完成。策展人蕭瓊瑞轉述李錫奇在李元佳新作發表現場,李元佳在大家面前緩慢地打開一張文具店買的普通宣紙,大家都在期待畫面展開後的驚喜,但整個畫突然打開後,就是幾個墨點在上面,什麼事都沒發生。後來,李元佳成了今日臺灣行動與觀念藝術的開拓者,由此作可以想像當時送往巴西參展作品的創新與突破性格。值得注意的是,成員蕭勤作為臺灣首屆歐洲留學生,不僅積極引介歐洲當代藝術回臺,也將東方畫會成員作品帶往歐洲巡迴展出,成為臺灣現代藝術和歐洲交流最早的案例,寫下東方畫會光輝的一頁。

三樓展出藝術家李蕭勤繪畫、雕塑及相關著作。(攝影/朱佑霖)

五月與東方—臺灣現代藝術運動的萌發

展期|2024.02.21-04.28
地點|臺北當代工藝設計分館(臺北市中正區南海路41號)

朱佑霖(Chu Yu-Lin)( 55篇 )

國立臺灣師範大學藝術史碩士,擅長東方藝術史研究,現任典藏ARTouch編輯。

歡迎來信投稿:yulin@artouch.com

查看評論 (0)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