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閱讀
潘天壽大水牛奪冠,傅抱石收穫最多:2020近現代書畫,生貨精品受青睞

潘天壽大水牛奪冠,傅抱石收穫最多:2020近現代書畫,生貨精品受青睞

2020年近現代書畫在全球新型冠狀病毒(COVID-19)疫情影響下,推延了拍賣時間。過往春秋拍的拍賣時序於今…

2020年近現代書畫在全球新型冠狀病毒(COVID-19)疫情影響下,推延了拍賣時間。過往春秋拍的拍賣時序於今年失效,不少拍賣公司甚至取消春拍,直至8月,方由北京榮寶之齊白石《花草工蟲冊》率先突破人民幣億元,為市場送來定心丸,底定了億元行情的態勢(以下未標示幣值者皆為人民幣)。

億元拍品占有五席,和2019年相較多了一席。但實際成績是再度緩步下修,不復見二億元門檻,八、九千萬元呈現真空,五千萬元儼然成為十大高價的錄取資格,未能有突破畫家個人價位之紀錄。拍賣公司群雄割據,各顯神通,和過去相較,入榜公司更見多元,應可看出幾經市場淘洗後仍屹立的拍賣公司,於穩健發展下多已獲得買家信任,高價拍品本身的品質勝於公司品牌號召力,成為高端買家購藏之最優先考量,且愈見買家之理性成熟。受疫情交通限制及拍品質量因素,作為國際樞紐的香港地區不在榜內,由中國大陸境內競逐角力。作為書畫重鎮的北京,中國嘉德、北京保利向為高價榜常勝軍。自廣州起家的華藝國際揮軍北上,於北京首拍,占得鰲頭,以潘天壽、張大千、傅抱石囊括三席,戰績輝煌,可謂最大贏家。北京榮寶打開珍貴庫藏,百年老字號的名聲再度鵲起,妥妥地以齊白石奪得二席。北京寶瑞盈帶著十週年慶典的力量,以珍罕的黃賓虹花鳥屏風斬獲佳績。同為十週年慶典的還有上海嘉禾,不負堅實力量,以李可染為南方搶占一席,並創下李可染在上海的首度破億紀錄。

若以畫家表現來說,一線名家永不缺席,潘天壽延續著近年來的佳績戰果,再次登上寶座;傅抱石以不同的畫題類型,囊括三席,收穫最多;齊白石以冊頁二席緊追在後;李可染、張大千守住基本盤;黃賓虹憑藉珍稀品突圍;吳昌碩爭得一席。若細究內核因素,拍品本身的品質自是重點,然而於短期間輪轉的熟面孔拍品多達到價位高峰,漲幅自是有限;新鮮的「生貨」精品則明顯受到追捧,不論是北京榮寶開庫的齊白石冊頁,或是出自傅抱石家藏之巨作皆可作為明證。

1潘天壽1958年作〈耕罷〉
華藝國際(北京).人民幣1億7882萬5000元

潘天壽1958年作〈耕罷〉。圖/本刊資料室。

潘天壽筆下的水牛題材,目前存世四幅,兩橫幅、兩豎幅,皆尺幅巨大。兩橫幅均未現身市場:1948年以指墨創作的〈耕罷圖〉,現藏於寧海文物管理委員會;1962年作〈夏塘水牛圖〉則藏於潘天壽紀念館。豎幅為1961年〈春塘水暖圖〉僅落款,後再補題指出落款筆誤之處,私人收藏;及1958年〈耕罷〉此件作品。

本幅創作於1950年代中期至1960年代中期,為潘天壽個人藝術生涯的全盛時期。高石花叢掩映下一水牛於水中靜臥,占據畫面三分之二的典型「潘公石」樣式,以強勁的方折線條勾勒,大面積留白,只在石之右上與左下以松枝和雜花點綴。高石之濃墨強勁的線條與牛身之較淡墨色的暈染形成對比,畫面層次豐富且協調,沉雄闊大,生機勃勃。潘天壽以隸書寫題名,行書題款:「水牛軀體偉碩壯健,性情馴樸耐勞,為農業生產工作者之忠誠戰友,至為可愛。」1958年正是「改造中國畫」運動的高峰時期,潘天壽選擇水牛為表現對象,除自身的喜愛,亦與當時倡議之政策相關。2008年上海朵雲軒秋拍,成交價1176萬元。2017年中國嘉德春拍,成交價1億5893萬元。時隔二年,自8000萬元起拍,以1.555億元落槌,成交價1億7882萬5000元,奪得年度近現代書畫第一高價。

2傅抱石1942年作〈大滌草堂圖〉
中國嘉德.人民幣1億3800萬元

傅抱石1942年作〈大滌草堂圖〉。圖/本刊資料室。

傅抱石推崇清代石濤(1642-1707),於撰文著書研究外,並創作數幅與之相關的作品。屢經重要著錄、出版的1942年春〈大滌草堂圖〉是傅抱石早年第一力作,畫幅中頂天立地的樗木氣勢撼人,一片蓊鬱,草堂掩映其中,周圍幽篁數叢,石濤安心靜立,凝望窗外無限風光。傅抱石以潑墨法掃出前後四株大樹,順勢粗筆勾出枝葉,酣暢淋灕,間以少許花青輔色,營造出生機盎然的盛夏濃蔭,且鮮明地烘托出人物和情節。同年秋,南洋歸國不久的徐悲鴻看到此作,激賞題識:「元氣淋漓,真宰上訴。八大山人〈大滌艸堂圖〉未見於世,吾知其必難有加乎此也。悲鴻歡喜贊嘆題,壬午之秋。」盛讚圖畫筆墨之飽滿酣暢。

〈大滌草堂圖〉在傅抱石1942年重慶舉辦個人畫展時,獲得巨大迴響,原為傅氏家藏,文革期間幾經輾轉,與其他400餘件傅氏畫作寄存於南京博物院。1979年,傅抱石夫人慨贈其中365件予南京博物院,本幅和其餘50餘件作品則歸還傅家。2000年初從傅家散出,輾轉經香港藏家收入囊中,直至2020年秋拍現身拍賣場。自8800萬元起拍,最終為傅抱石再添一筆億元紀錄,以1億3800萬元成交。

3齊白石《花草工蟲冊》
北京榮寶.人民幣1億2995萬元

齊白石《花草工蟲冊》。圖/本刊資料室。

每有齊白石工筆草蟲加以寫意花草冊頁,必有佳績。此冊頁即為白石老人一生代表作之一,為其藝術鼎盛時期作品,數次著錄出版於權威專刊。題材囊括雁來紅、荷花、絲瓜、牡丹、蘑菇、螳螂、蟈蟈、蝴蝶等,作品畫面構圖簡潔,流露著齊白石對日常生活的熱愛,將富有生活氣息的藝術情趣融入文人畫中。

齊白石自題冊頁封面:「白石草蟲。九十三歲又見題記之,白石老人。」冊頁一開題記「白石老八十三歲時,方書款識。」畫家於83歲時補題,直至93歲時集結裝裱成冊頁。最後一開題:「此冊十開即如平泉莊之木石,是吾子孫,不得與人。」白石老人以唐宰相李德裕(787-850)別墅「平泉莊」為典。園內有臺榭水泉之勝,四方奇花異草畢備,李德裕〈平泉山居戒子孫記〉留給子孫訓戒:「鬻平泉者,非吾子孫也。以平泉一樹一石與人者,非佳士也。」白石老人提及「是吾子孫,不得與人」,尤可見對此作的重視珍愛。此冊頁為榮寶齋舊藏,首度現身市場,以8600萬元起拍,直接被叫價至1億元,經激烈競爭,最終以1.13億元落槌,加佣金成交價為1億2995萬元,成為年度第一件破億之中國書畫。

4李可染1987年作〈高巖飛瀑圖〉
上海嘉禾.人民幣1億1672萬5000元

李可染1987年作〈高巖飛瀑圖〉。圖/本刊資料室。

1980年代後,李可染將學術注意力放在筆墨的運用上,為書齋起名「墨天閣」。本幅是李可染晚年一件重量級作品,也是目前可見其純水墨作品尺幅最大的一件。題跋可視為李可染的水墨創作宣言,「高巖飛瀑圖。吾國繪畫基於用墨,歷代匠師嘔心瀝血,墨水交融,千變萬化,臻於神境,杜甫所謂『元氣淋漓障猶溼,真宰上訴神應泣』。石濤和尚題畫句云:『墨團團裏黑團團,墨黑叢中天地寬。』極言國畫墨韻之美,此中堂奧門外人不易知也。一九八七年丁卯可染作並記。」

典型的李家山水構圖,山巒峻厚,林木蔥鬱,雲煙環繞,大片墨像與飛流直瀉的瀑布、以及樹梢和山崖邊緣的片片靈光,構成了挺拔蒼潤、靜穆壯麗的境界,為李可染晚年追求筆墨形式的表現力和墨韻之美,經多次重要著錄出版及展覽。此作曾於廣東崇正2019春拍,時成交價5543萬元。於上海嘉禾2020秋拍,以3800萬元起拍,最終以1億1672萬5000元成交。這是李可染作品首次於上海拍出億元佳績,除為李可染再添一筆億元紀錄,亦是上海嘉禾繼2015年以1.15億元拍出潘天壽〈鷹石圖〉之後,再添單件拍品過億紀錄。

5傅抱石1946年作〈二湘圖〉
北京保利.人民幣1億465萬元

傅抱石1946年作〈二湘圖〉。圖/本刊資料室。

傅抱石喜愛屈原,其人生道路和藝術創造受屈原影響甚深,以屈原作品為題材的畫作,數量最多者莫過於《楚辭.九歌》中的〈湘君〉和〈湘夫人〉,湘水二妃成為傅抱石的經典女神。創作於1946年金剛坡時期的〈二湘圖〉,以「吹參差兮誰思」、「隱思君兮陫側」為旨繪畫湘君,手執紈扇,回首顧盼,而以「目眇眇兮愁予」、「裊裊兮秋風,洞庭波兮」造型湘夫人,雙手攏袖,凝視前方,二位女神置於斜向對角線,形象高貴,表情深邃,如思如慕。粗筆重墨古木濃蔭與層層淡墨浩渺江波相呼應,成就靈動而愈幽邃的境界。畫幅左下側,傅抱石行草〈湘君〉、〈湘夫人〉全文、篆書篇名,氣韻淳厚,瀟灑暢達,鈐蓋有朱文方印「抱石得心之作」,以示心跡。

〈二湘圖〉畫成後一直被傅抱石珍藏,從重慶金剛坡下攜回南京玄武湖畔。文革期間幾經輾轉,與其他400餘件傅氏畫作寄存於南京博物院。1979年,傅抱石夫人慨贈其中365件予南京博物院,本幅和其餘50餘件作品則歸還傅家,後經數次重要出版著錄。2000年初自傅家散出,此後杳無聲息近20年。首現拍場,以7800萬元起拍,9100萬元落槌,成交價1億465萬元,為傅抱石再添一筆億元紀錄。

6齊白石1955年作《花卉蔬果冊》
北京榮寶.人民幣7130萬元

齊白石1955年作《花卉蔬果冊》。圖/本刊資料室。

此冊作於1955年,為齊白石逝去前二年之晚年力作,隨心所繪,純淨而凝練,為其衰年變法後「紅花墨葉」一派的成熟之精作。冊頁12開,題字筆力蒼勁,具金石意味,所繪花卉有荷花、牡丹、牽牛、梅花、蘭草、菊花、海棠,蔬果則繪梨、葫蘆、枇杷、穀穗、荔枝。畫中題材皆取自日常所見,充滿生活氣息,淡墨染繪枝葉,濃墨勾勒葉筋,使明豔的花卉、果實躍然紙上。從中可見花卉飽蘸洋紅,豔麗而高雅。洋紅是進口顏料,價值不菲,齊白石為體現畫作之韻,用以洋紅,濃淡變化妙趣橫生,使花卉、蔬果豔麗而不村俗。

此冊為榮寶齋舊藏。齊白石尚未成名之時,榮寶齋極具前瞻性地相中其潛力,廣購其作,掛於店堂顯眼之處售賣,並設有「筆單」潤例,後又選其精作製於木版水印,推廣普及齊白石的書畫藝術。齊白石於暮年晨起作畫前第一句話就要問:「有沒有榮寶齋的筆單?」此冊體現出白石老人與榮寶齋的深厚關係,首現市場,難能可貴。自4800萬起拍,6200萬落槌,最終成交價7130萬元,成為北京榮寶齊白石第二件震撼力作。

7 張大千1948年作、侯碧漪1951年作〈敦煌莫高窟初唐畫大士像〉各1幅
華藝國際(北京).人民幣5888萬元

張大千1948年作(左)、​侯碧漪1951年作(右)〈敦煌莫高窟初唐畫大士像〉各1幅。圖/本刊資料室。

1948年,正是大千敦煌面壁歸來五年後,此時所出之作,陽剛既勝,柔縟亦增;奔放斯練,並謹嚴精麗,一派穠粹堂皇,蔚然大家。〈敦煌莫高窟初唐畫大士像〉(左圖)畫中大士像開臉豐腴慈祥,高髻寶冠,手拈雙色蓮花,身著僧祇支,腰繫錦裙,配飾瓔珞臂釧,腳踏多彩蓮座,臉部與雙手用筆精準,裙擺衣紋圓轉流暢,功力非凡。大士像之男相臉部特徵和手部的處理,並印證了大千對初唐時期佛像藝術的研究和再現。

本幅顏料古豔,賦色柔和,氣息樸厚,線條、造型、賦彩皆攝石窟藝術丰神;氣度雍容華貴,敷色精麗,寶相莊嚴,尺幅巨大,為大千敦煌題材中的精罕珍品。上款人「琴齋道兄」即簡經綸(1888-1950),與大千多有書信往返,二人情誼深厚。張大千1948年繪成後,其弟子侯碧漪於三年後依此照繪一幅(右圖),無上款人且尺幅較小。張大千該幅大士像曾於2015年香港佳士得春拍得成交價5052萬港元;2018年中國嘉德春拍則未成交。此次師生二幅合為一組拍品,最終以逾低估價二倍之5888萬元成交。

8黃賓虹1948年作〈花鳥草蟲六扇屏風〉
北京寶瑞盈.人民幣5750萬元

黃賓虹1948年作〈花鳥草蟲六扇屏風〉。圖/本刊資料室。

黃賓虹以山水畫聞名,在為數不多的花鳥作品中,本作誠屬稀罕珍品,為黃賓虹晚年85歲藝術成熟之時的佳構,更是已知公私收藏中最大的黃賓虹罕見花鳥巨作。六扇屏風繪以百合松梢、牡丹良禽、芙蓉菊花、紫藤、山茶梅花蜜蜂、杜鵑、芍藥田菊、碧桃蝴蝶、天竺靈芝、秋葵、芙蓉翠鳥、山茶、海棠、石榴荷葉蟾蜍、紫蓼紅果、辛夷白梅、石榴雙禽、紅梅翠竹等18幅作品,設色雅麗,情趣盎然。

抗日戰爭後,黃賓虹拒絕與日本人來往。日本藏家松丸東魚(1901-1975)仰慕黃賓虹已久,便請中國商界名人王一亭之子王傳熊出面,才求得作畫的機會。但黃賓虹依然等到日本戰敗後才開始著手,又因國共內戰,松丸東魚取到畫作已是1950年之後。此件六扇18開大屏風採用日本頂級工藝,以上等的日本絲絹做底,覆上銀箔,銀光熠熠,工藝和材料成本精美非常。銀箔箋對於筆痕肌理的呈現效果十分忠實,需要落筆肯定,一次成形,相較於在傳統材料上創作實為不小的挑戰,非尋常畫家所能駕馭。此屏風甫一現身拍場,旋即引起激烈競奪,最終以5000萬元的價格落槌,成交價5750萬元,創黃賓虹花鳥畫價位紀錄。

9吳昌碩《致三多花卉冊》
中國嘉德.人民幣5175萬元

吳昌碩《致三多花卉冊》。圖/本刊資料室。

「此冊共八葉,為倉石先生最精之品。丁未秋贈余者,子孫寶諸。」張六橋收到吳昌碩《致三多花卉冊》,譽為畫家「最精之品」,珍愛非常。此冊未具繪畫年款,齊白石、陳半丁、張伯英、羅惇於後頁題跋。據冊後陳半丁長跋及張六橋語,可推測為吳昌碩1907年所作。

此冊之作,吳昌碩已64歲,作品生而不僵,粗而不野,筆如鐵鑄,力能扛鼎,蒼拙鬱勃,有金石氣,可數其精品之作。牡丹、梅花、菊花、石榴、木芙蓉等,施彩絢麗,豔而不妖,濃淡輕重配搭得宜。每開花果或自作詩詞,或以數語言講;鈐印變化多端,每開各異,朱白、大小以至印文內容皆講究配搭,極得點睛之妙。詩、書、畫、印四絕相互生發,冊後四家悉心作跋,或曰「筆如鐵鑄,力能扛鼎」、或曰「筆力縱橫,不受束縛」,皆許以褒賞。本冊後由「有容室」主人陳再生續藏,繼之由老舍、胡絜青二人收藏數十年,直至2015年初於「人民的藝術家—老舍、胡絜青藏畫展」才與世人相見。曾於中國嘉德2015秋拍,成交價4370萬元,時創吳昌碩個人作品拍賣紀錄。睽違五年,再現中國嘉德秋拍,以5175萬元成交,邁進五千萬級別巨作。

10 傅抱石1964年作〈芙蓉國裡盡朝暉〉
華藝國際(北京).人民幣5117萬5000元

傅抱石1964年作〈芙蓉國裡盡朝暉〉。圖/本刊資料室。

1950年代後期,毛澤東詩意山水畫和革命聖地山水畫,成為與建設題材山水畫並駕齊驅的另外兩種典型山水圖式。「芙蓉國裡盡朝暉」出自毛澤東的〈七律.答友人〉的最後一句。「芙蓉國」為木芙蓉花到處盛開的地方,在此借指湖南省,於詩意中頌揚了壯麗秀美的湖南景致。

〈七律.答友人〉在1963年12月發表之前,傅抱石曾於1959年、1960年造訪湖南,實地寫生,累積了不少繪畫素材。根據當年隨傅抱石參與國畫工作團的黃名芊回憶,傅抱石當年到湖南實地考察寫生,與後來繪製〈芙蓉國裡盡朝暉〉關聯密切:傅抱石站在高處,從陵園觀看湘江白帆點點,對橘子洲頭的綺麗景色留下深刻的印象。本幅創作於1964年,正值傅抱石繪畫創作的高峰期,可謂傅抱石毛澤東詩意山水畫的巔峰之作。占據畫面視覺主導的山體,以淋漓墨色表現山之崔嵬與遙放平遠之勢;天空、水面,相互映照著雖淡猶濃的緋紅。借之於水彩畫的渲染,讓畫面充滿亮麗朝暉。墨味朱點的桔林、石綠鋪染的田野、往還的水中舟楫及遠岸喧騰的廠礦,繪出生機勃勃的新時代。以成交價5177萬5000元,躋身年度高價榜第十名。


【雜誌購買連結】

典藏官網
蝦皮

【更多古美術最新消息】

FaceBook
Instagram

藍玉琦( 241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