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閱讀
皇家著錄《石渠寶笈》燙金,明代陸治《雲川圖》卷4280萬港元拔頭籌!香港蘇富比2023秋拍古代書畫戰報

皇家著錄《石渠寶笈》燙金,明代陸治《雲川圖》卷4280萬港元拔頭籌!香港蘇富比2023秋拍古代書畫戰報

Anchored by Ming Dynasty “Painting of Yunchuan” by Lu Zhi from Precious Collection of the Stone Canal Pavilion Sold for HK$42.8M, Results from Sotheby’s Hong Kong Fine Classical Chinese Paintings 2023 Autumn Auctions

10月7日,香港蘇富比「中國古代書畫」舉槌,155件拍品,120件成交,件數成交率77.4%,總成交額1億7623萬390港元,締造5件千萬高價,成績可喜。本場聚焦清宮皇家著錄《石渠寶笈》,上拍四件拍品,三件得千萬佳績,包辦冠亞軍。明代陸治1551年作《雲川圖》卷以成交價4280萬港元奪得桂冠。
明至清 樊圻、吳宏、陳卓、王概、王蓍、楊晉、官銓、陳訓、鄒壽坤《山水》十二屏落槌時刻。(江采蘋攝影)

10月7日,香港蘇富比「中國古代書畫」舉槌,原先158件拍品,現場撤拍3件(元代趙麟《洗馬圖》估價300萬至500萬港元、清代八大山人《鷺石圖》估價100萬至150萬港元,以及《石渠寶笈》著錄之明代文徵明《桃源別徑圖》估價200萬至400萬港元),最終155件拍品,120件成交,件數成交率77.4%,總成交額1億7623萬390港元,締造5件千萬高價,成績可喜。(上季春拍142件拍品,件數成交率77.5%,總成交額1億1056萬5590元,締造1件千萬價位。)

明代陸治《雲川圖》卷,書:41.5×381.2公分、畫41.5×48.5公分,估價1200萬至1500萬港元,成交價4280萬港元。(香港蘇富比提供)

本場聚焦清宮皇家著錄《石渠寶笈》,上拍四件拍品,三件得千萬佳績,包辦冠亞軍。不論宏觀經濟,《石渠寶笈》於古書畫市場仍具相當吸引力,為作品加分、增添份量。《石渠寶笈三編》著錄之明代陸治1551年作《雲川圖》卷,此作為吳門書畫家陸治青錄山水與彭年楷書合卷,估價為1000萬至1500萬港元,當拍賣官甫喊出900萬港元,中國古代書畫部主管左昕陽率先應價1000萬港元,旋即引發多人競奪,電話委託席與現場買家熱烈參與,最終歷時10分鐘,以3500萬港元落槌,成交價4280萬港元,由現場男士買家摘得桂冠,並創下畫家個人價位新紀錄。

本卷陸治畫中雖未寫明題目,但根據彭年《雲川記》書法,可知山水當為《雲川圖》。因《雲川圖》比裝裱於後段的《雲川記》年份較晚一年,故徐邦達題跋稱之為補圖。此卷書與畫,皆為姚世恩所作。彭年《雲川記》講述「儒內而賈外者」富商姚世恩的人品志向,雖以商業謀生,而本性敦行孝悌、親賢樂善,熱愛徜徉山水、收藏書畫之樂,對於浮華並無心眷戀。

清代徐揚《摹黃公望筆意卷》,28.5×160公分,估價1000萬至1500萬港元,成交價2586萬港元。(香港蘇富比提供)

第二高價為清代徐揚《摹黃公望筆意卷》,估價1000萬至1500萬港元。此卷摹黃公望畫意,融合了諸多筆法,尤其是在《富春山居圖》中的筆墨表現,淡墨皴擦,淺絳暈染,乾隆題詩贊曰:「愛此溟濛意,富春春靄時」。徐揚入宮後的早期作品多爲此類文人意趣濃厚之作,與其後期的歷史題材畫作形成鮮明對比,尤爲難得。此卷雖無創作紀年,但根據乾隆題跋,其落款爲癸酉年即乾隆十八年(1753),可知當作於乾隆十六年至十八年之間。此卷曾藏於香山靜宜園,著錄於《石渠寶笈續編》,清末民初散佚民間,後經羅振玉、林熊光收藏。

明至清 樊圻、吳宏、陳卓、王概、王蓍、楊晉、官銓、陳訓、鄒壽坤《山水》十二屏,設色綾本,207.4×50.5公分×12,估價80萬至120萬港元,成交價2223萬港元。(香港蘇富比提供)

第三高價則是千萬大黑馬。樊圻、吳宏、陳卓、王概、王蓍、楊晉、官銓、陳訓、鄒壽坤《山水》十二屏,競奪激烈,雖自75萬港元起拍,然現場、電話委託多方角逐,競價快速,於500萬港元時方降速緩和,當價位至1300萬港元時仍有網路競投新買家參戰,最終歷時約13分鐘,由現場男士買家以1800萬港元收入囊中,逾低估價27倍多之成交價2223萬港元,博物館等級之獨特性藝術品,獲得市場高度肯定。九位與金陵淵源頗深之畫家,他們或生於南京,或旅居南京,可視為金陵畫派一、二代畫家之合作,1690年夏日畫十二屏均繪於綾本,尺幅巨大(207.4 ×50.5 公分),或為訂作。其中以樊圻領軍二幅,綜以同為金陵八家之吳宏、龔賢弟子官銓、王槩及其弟王蓍、南京名流陳卓、鄒喆之子壽坤、王翬弟子楊晉、陳訓等,可視為康熙晚期南京畫派一集大成者。

清代董邦達、乾隆帝《山水冊頁》16開,15×23公分×16,估價800萬至1200萬港元,成交價1376萬港元。(香港蘇富比提供)

第四高價,回到《石渠寶笈三編》著錄之董邦達、乾隆帝《山水冊頁》16開,估價800萬至1200萬港元,成交價1376萬港元。本幅董邦達繪八開、隸書題圖,另乾隆帝對題御製詩八首,詩文著錄於《御製詩四集》,為君臣合作典型之一。本幅為董邦達晚年所做,呈乾隆鑑賞,被存放在河北承德行宮;乾隆帝於1775年題字時董邦達已離世七年,故詩文中有「拂籟松岩昔年況,追思即景感懷長」之嘆。

清代方琮《山水圖》,205×91公分,估價200萬至400萬港元,成交價1194萬5000港元。(香港蘇富比提供)

第五高價,則為《石渠寶笈三編》著錄之清代方琮《山水圖》。估價200萬至400萬港元,多方競奪歷時十分鐘,以950萬港元落槌,由現場女士競得,成交價1194萬5000港元。方琮(生卒年不詳),師從張宗蒼,據內務府造辦處《各作成活計清檔如意館》記載,二人在乾隆十六年(1751)五月底、六月初先後進宮成宮廷畫師,有學者認為其師徒關系早在進宮前已開始。其畫作造詣深得張宗蒼精髓,是王原祁一脈的第三代傳人,其山水作品以大幅為主,或作貼落,多為裝飾宮殿和各處行宮牆面之用。本幅上有乾隆御題詩一首描寫畫中意境,紀年為乾隆三十四年(1769),亦鈐有亁隆帝及嘉慶帝印章多方,並收錄於《石渠寶笈三編》。方琮一直到乾隆四十三年(1778)時仍在宮中供職,推算本幅應為其盛年之作。本幅締造佳績,為畫家個人畫作紀錄第二高價,第一高價為《扁舟載鶴圖》西泠拍賣2018年秋拍之成交價人民幣1840萬元。

另,著錄於《石渠寶笈三編》的明代周之冕《菊花鵪鶉》,估價300萬至500萬港元,現場男士買家一口應價,以300萬港元落槌,成交價381萬港元。本場最高估價拍品明代文徵明《天平山圖》估價1200萬至2000萬港元,則以流拍作結。此外,李鴻章《行楷八言聯》逾低估價18倍多之146萬500港元,明篆刻家莫是龍之孫莫秉清《草書偶錄《鶴林玉露》等》卷逾14倍多之成交價116萬8400港元,及佚名(清)《職貢圖》逾低估價116倍多之成交價116萬8400港元,都獲得善價。

明代文徵明《天平山圖》,66.5×33公分,估價1200萬至2000萬港元,流拍。(香港蘇富比提供)
清代佚名《職貢圖》,32×30.5公分×4,估價1萬至2萬港元,成交價116萬8400港元,為本場溢價最多之拍品。

古代書畫買家群體結構較成熟,對於拍品競奪多理性判斷,高端精品受宏觀經濟影響較小,價位表現可圈可點,大名頭畫家作品雖具魅力,但買家掂量後不再純以藝術史大名家為第一追求,作品之獨特性與筆墨藝術性等均列入實質考量,挖掘有意思耐尋味或可值得探索之畫作及書法,在可親的低估價中找尋真稀精作品。

古書畫十大高價排行榜:

1.明代陸治《雲川圖》卷,書:41.5×381.2公分、畫41.5×48.5公分,估價1200萬至1500萬港元,成交價4280萬港元。
2.清代徐揚《摹黃公望筆意卷》,28.5×160公分,估價1000萬至1500萬港元,成交價2586萬港元。
3.明至清樊圻、吳宏、陳卓、王概、王蓍、楊晉、官銓、陳訓、鄒壽坤《山水》十二屏,設色綾本,207.4×50.5公分×12,估價80萬至120萬港元,成交價2223萬港元。
4.清代董邦達、乾隆帝《山水冊頁》16開,15×23公分×16,估價800萬至1200萬港元,成交價1376萬港元。
5.清代方琮《山水圖》,205×91公分,估價200萬至400萬港元,成交價1194萬5000港元。
6.明代文徵明《長江萬里圖》卷,28.4×602公分,估價300萬至500萬港元,成交價762萬港元。
7.明代文徵明《輞川圖》卷,書:30.4×185.6公分、畫:30.4×447.5公分,估價50萬至80萬港元,成交價431萬8000港元。
8.明代王寵楷書《游包山集》卷,14.3×253公分,估價80萬至120萬港元,成交價393萬7000港元。
9.明代周之冕《菊花鵪鶉》,133.5×62.7公分,估價300萬至500萬港元,成交價381萬港元。
10.石谿(款)《山居訪友》,105.3×27.5公分,估價24萬至40萬港元,成交價228萬6000港元。

藍玉琦( 238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