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w Reading
第58屆威尼斯雙年展「願你生活在有趣的時代」,以詭奇愉悅的姿態演釋平行宇宙般的兩種敘事
Dark Light
Dark Light

第58屆威尼斯雙年展「願你生活在有趣的時代」,以詭奇愉悅的姿態演釋平行宇宙般的兩種敘事

第58屆威尼斯雙年展(La Biennale di Venezia)預展首日,會場外的排隊人潮沒有因陰雨綿綿而減少。本屆威雙展的主題展由倫敦海沃藝廊(Hayward Gallery)的總監拉爾夫.魯格夫(Ralph Rugoff)擔任策展人,展題名為「願你生活在有趣的時代」(May You Live in Interesting Times),展出活躍於世界各地的79位/組藝術家與團體(共計83位)。
第58屆威尼斯雙年展「願你生活在有趣的時代」展覽現場。(本刊資料室)
預展首日,威尼斯陰雨綿綿,但第58屆威尼斯雙年展(La Biennale di Venezia,簡稱「威雙展」)會場外的排隊人潮仍是絡繹不絕。自1895年創立以來,「威尼斯雙年展」一直是全世界最重要且亮眼的藝術展會之一。「威雙展」的展覽分為三大主要區塊,包含主題展(Central Pavilion)、國家館(National Pavilions)與平行展(Collateral Events),展出幅員分布於威尼斯的綠園城堡展區(Giardini)、軍械庫展區(Arsenale)以及由百餘座島嶼組成的威尼斯城區之中,是兩年一度的藝術盛會,吸引著來自各方人們參與。
第58屆威尼斯雙年展預展首日,排隊人潮。(本刊資料室)
本屆威雙展的主題展由倫敦海沃藝廊(Hayward Gallery)的總監拉爾夫.魯格夫(Ralph Rugoff)擔任策展人,展題名為「願你生活在有趣的時代」(May You Live in Interesting Times),展出活躍於世界各地的79位/組藝術家與團體(共計83位),其中以來自美國、法國和中國的藝術家為最眾。這如同軍備競賽般的國家級藝術展會,也讓我們得以從主題展的組成結構中一窺今日藝術世界的構組樣貌。
(本刊資料室)
而此次的展覽主標題「願你生活在有趣的時代」,在展覽開幕前更引發各界熱烈討論。根據魯格夫的展覽論述中描述,這個諺語般的句子出自1930年晚期英國政治家奧斯汀.張伯倫(Austen Chamberlain)的一場演說中。而這句諺語的出處與含意也耐人尋味,在看似祝福的語句「有趣的」背後所隱含著「動盪、不安」意味的內裡,口蜜腹劍的意味也被多方揣測為一種中式詛咒。雖然,這百年來的曲折揣想已被證實是一種對於東方風情的附加修辭。但據魯格夫所述「無庸置疑,這詛咒已經降臨在我們身上。我們好不容易度過一個危機,卻又面臨下一個。當下的我們亦不斷地承受一個接一個的動亂和衝擊。」值得一提的是,香港作家董啟章也在去年據此句為文,梳理這句話的來源並破除其是一句「來自中國的詛咒」的長久誤讀,但透過這之間的來回思索,也讓我們從中產生了一種具複雜疊加性的思考。
第58屆威尼斯雙年展「願你生活在有趣的時代」展覽現場。(本刊資料室)
然而,再回歸討論到魯格夫的展覽主旨所描述,並借用這句寓意複雜刁鑽的話語,回應當今世界所充斥的假訊息、假新聞混戰的情狀,這樣的修辭歷程也提醒了我們這似乎與當今社會動盪的局勢不謀而合。這些魯格夫所謂的「另類事實」(alternative facts)正混淆與摧毀著我們一直以來所仰賴對於政治、社會與訊息的信任感。針對這項策展人提出的主題,藝術家克里斯坦.馬克雷(Christian Marclay)藉由2019年的錄像作品《48 Wars Movies》,透過現成的物件、影像與聲音的蒙太奇(Montage)手法,剪輯出一部多重切割畫面的嶄新敘事,直面地回應差異視角與影像的複雜可能。而甫入圍泰納獎(Turner Prize)的約旦藝術家勞倫斯.阿布.哈姆丹(Lawrence Abu Hamdan)則展出《This whole times there were no land mines》,以一台發現於2011年戈蘭.高地(Golan Heights)的手機追蹤訊息與錄製聲音為主軸,並藉此述及抗爭事件當時所打破的不僅僅是自1967年以來敘利亞和以色列間的軍事邊界,還有跨越的聲響和來自巴勒斯坦的抗爭者。透過聲音與影像裝置回應至今仍無法消弭的複雜情勢。
勞倫斯.阿布.哈姆丹(Lawrence Abu Hamdan)《This whole times there were no land mines》。(本刊資料室)
克里斯坦.馬克雷(Christian Marclay)《48 Wars Movies》。(本刊資料室)
在這次的主題展中,為了呼應當今全球社會的分裂歧異、財富不均和氣候因人為而急遽變遷等事實,策展人魯格夫在開展前即宣告將將受邀的79位/組藝術家分別在軍械庫及綠園城堡兩個展區展示截然不同的作品,亦即將主題展切分成兩個獨立展覽。魯格夫曾在展前表示,「他挑選的作品皆有著『複雜且富含曖昧性、並且充滿悖論與矛盾』質地,並期望觀眾能以不同方式瞭解這些藝術家的作品。」並且,出於一是回應社會中日益加劇的分裂觀點,人們仿若生活在平行時空的訊息環境,並以極端化的姿態接收甚至再生產,透過這直接地策展方式,策展人試圖呈現的便是透過藝術家不同的工作方式喚起人們對於藝術實踐的多樣性的思考。在訊息接收的視野看似日益狹隘的今日,藉此正向地擁抱模糊曖昧的差異特性。美國藝術家艾德.阿特金(Ed Atkins)的裝置作品《Old Food》以現成物、3D影像構建出一個詭異奇境,老人與青年的哭泣臉龐與由人體、血肉、骨骸包夾的漢堡,在古舊的傳統歌劇戲服間揉雜出具有歷史性、憂鬱氣質和愚昧質地的自傳性作品,在個人經驗式的擷取中似乎隱喻著當今世界中的不和諧與失序。而兩位年輕的泰國藝術家寇拉克里.阿讓諾度查(Korakrit Arunanondchai)和亞歷克斯.喬維奇(Alex Gvojic)合作的三頻道錄像裝置系列《No history in a room filled with people with funny names 5 》,內容以一虛構的泰國畫家作為核心人物,廣泛地囊跨泰國的傳統信仰、自然環境、科技發展、政治與文化的變遷。藉由圖像、表演、虛構敘事和新聞事件的融合,敏銳地建構出奇幻複合的特殊敘事,並聚焦在泰北一帶的灰色地域所發生的神秘傳說。
艾德.阿特金(Ed Atkins)《Old Food》,以現成物、3D影像構建出一個詭異奇境。(本刊資料室)
寇拉克里.阿讓諾度查(Korakrit Arunanondchai)和亞歷克斯.喬維奇(Alex Gvojic)合作的三頻道錄像裝置系列《No history in a room filled with people with funny names 5 》。(本刊資料室)
當我們進入主題展之一的軍械庫展區時,迎面而來的是喬治.康多(George Condo)的大尺幅畫作《Double Elvis》,抽象的單色筆觸中彷彿也點出了這次複數的展呈形式。穿過軍械庫約300公尺的綿長矩形展覽空間,據策展人的說法是「如同穿過消化道」般的,依續而來的是密度頗高的作品,平均地配置在被切割的展道兩側,在裝置、錄像、繪畫與攝影等多樣的當代藝術形式間輪替,作品多有著奇異詭譎的特性,回應著策展人所標舉的展題中,透過時空曲折下的多重修辭,描述當今社會的分裂、極端與各種替代性訊息的展示和呼喚。其中,多明妮克.岡薩雷斯-福斯特(Dominique Gonzalez-Foerster)的VR(虛擬實境)裝置《Endodrome》是由宏達電旗下VIVE Arts部門所支持,在如同降神會的五人圓桌劇場情境中,藝術家試圖展開的是靈性與心靈尺度的追索,邀請參與觀眾藉由科技從內心深處探索、並接觸另一層次的意識狀態。同樣的在於心靈情境的深入探索,一直以來有著強烈敘事語言的阿比查邦.韋拉斯塔古(Apichatpong Weerasethakul)這次與久門剛史(Tsuyoshi Hisakado)合作的影像裝置作品《Synchronicity》,藉由其擅長的夢境,敘事營造探討泰國當今現況,以影像、燈光交會出一種殊異、迷離的情境。
喬治.康多(George Condo)《Double Elvis》。(本刊資料室)
多明妮克.岡薩雷斯-福斯特(Dominique Gonzalez-Foerster)《Endodrome》。(本刊資料室)
阿比查邦.韋拉斯塔古(Apichatpong Weerasethakul)、久門剛史(Tsuyoshi Hisakado)《Synchronicity》。(本刊資料室)
第58屆威尼斯雙年展「願你生活在有趣的時代」展覽現場。(本刊資料室)
在詭奇的作品擇選中,展覽內容觸及了包含政治、種族、戰爭、性別、環境等,可以說是無所不包的視野,貫穿著主題展區的作品,提供了觀者們不僅是視覺語彙上的奇異經驗,更是在差異的敘事方法上,創造出如同他所一再強調的「有趣、複雜且矛盾的」感知與思考探索。而魯格夫也表示,有趣的藝術其真實目的絕非提供結論、並非一定能藉此解決實質的政治關係,它們反映出的是絕大多數是實存的不穩定當下,並透過各種藝術實踐提供預料之外的愉悅感知和令人驚喜的不確定性。他認為觀者已經可以停下對於個別作品瞭解與否的迴圈,而去擁抱那些複雜的作品敘事,進而思考如何生活在這「有趣的時代」。
(本刊資料室)
(本刊資料室)

第58屆威尼斯雙年展──願你生活在有趣的時代

展期:2019.05.11-11.24
地點:綠園城堡、軍械庫

 

王萱 ( 30篇 )

© 2020 Artou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