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族主義

新時代的分而治之?以《這不是個大使館》為例
本劇所創造的邊界地帶,確實暫時鬆綁了人們連日常生活都無法逃避的表態律令;本地觀眾熱切的廣大反響,也無非是對此一律令的反叛...
【絕地大反攻-解殖與後殖】涉水前行:黑人靈魂裡的臭味與淤泥
淤泥是生活的真實處境,也是靈魂深處的隱喻。當雙腳長時間陷落在黏稠的髒污裡,淤泥便彷彿一點一滴滲透進血液與肌肉,再怎麼洗也...
【高千惠專欄—文化刨丁5】—藝術公海的「地方國際展」之迷思
以地方的角度觀看國際,以及以國際的角度關注地方,這兩者有何不同?若國族主義和國際主義皆被視為普世價值,那又為何存在主觀上...
43年之後,朱沅芷如何「在台灣」?兼論「海外華人藝術家」論述框架,與重建臺灣藝術史之未竟
在觀看耿畫廊策劃的「旅途中:朱沅芷」後,我心中忍不住產生一個問題:像他這樣在各國移居創作的藝術家,至今所在多有。他們會是...
二二八事件理論性的重新檢視:國家,國族主義和消失的女性
或許男性移民將他們開墾的土地加以女性化與性別化是一脈相承的。然而,我希望指出某些不容忽視的事情:二二八論述與當代台灣國族...
【高森信男專欄】從文明開化到國族想像:穿著正裝的亞裔
透過亞、非的比較,我們或許可以藉由西裝這個簡單的概念,了解雙方在面對歐洲殖民的物質文化時,回應方法上的異、同之處。
【高森信男專欄】建國前夕的藝術辯證:奈及利亞學院藝術及解殖藝術的緣起(上)
奈及利亞現代美術的關鍵發展期主要集中於1950年代至1960年代初。換句話說,奈及利亞美術的現代主義源流本身就和解殖以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