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閱讀
收藏最後一哩路,果糖大王石允文的教育志業

收藏最後一哩路,果糖大王石允文的教育志業

石允文是台灣糖王,豐年果糖的老闆,也是藝術圈收藏近現代書畫最知名的收藏家之一。他,從企業老闆、教授、收藏家等名銜,變成了學生的心靈導師,還身兼風水師與命理師。這樣的糖王人生,豈不快哉?身為億萬富豪,坐擁上萬件中國近現代書畫收藏,是清翫雅集裡與林百里齊名的書畫收藏大家,他為什麼要開畫廊?為什麼去當教授?石允文正在走一條獨特的收藏人生。
石允文。(攝影/陳弘岱)
收藏世界最知名的華人收藏「清翫雅集」(簡稱清翫),本月正進行「換屆」。接任第14屆副理事長的石允文,是知名的書畫收藏家。這位收藏家,就像其它清翫藏家一樣,經營事業有成,也透過不同的管道贊助、支持藝術。石允文的贊助之路,除了開設畫廊空間,他還是長榮大學的客座教授,在書畫藝術系教授學生,傳授他真正從收藏世界裡淬煉而出的心得。石允文,台灣糖王,海派收藏大家,讓我們重新回味他。
他是台灣糖王,豐年果糖的老闆,也是藝術圈收藏近現代書畫最知名的收藏家之一,石允文。從2010年到2016年的這六年來,他幾乎閉關不出,因為他在長榮大學書畫藝術系擔任客座教授,進行教學研究與實驗,幾乎翻騰整個書畫藝術創作教學體系!他,從企業老闆、教授、收藏家等名銜,變成了學生的心靈導師,還身兼風水師與命理師。這樣的糖王人生,豈不快哉?
2016年10月15日,台北大直多了一家畫廊「大觀藝術空間」,前故宮博物院院長石守謙等學術泰斗,到「清翫雅集」藏友的蔡一鳴、洪三雄、翁明顯、潘文華、林木和和張威儀等都來了,聽他分享這座「石教授的奇幻教育基地」。這裡是石允文最新的基地,他稱之為:「藝術收藏路上的最後一哩路。」身為億萬富豪,坐擁上萬件中國近現代書畫收藏,是清翫裡與林百里齊名的書畫收藏大家,他為什麼要開畫廊?為什麼去當教授?石允文正在走一條獨特的收藏人生。
大觀藝術空間全新揭幕,「石允文教授收藏書畫精品展」現場嘉賓雲集。(攝影/陳弘岱)
從石老闆到石教授
石允文開始透過藝術回饋鄉里,就像是一位武功大成的高手,見不慣年輕學子在江湖上連混一口飯吃都難的窘境,他開始思索,如何將他這一生習得的收藏知識與市場智慧,傳承給下一代。因此,在長榮大學的美術課程,宛如掀起書畫教育圈的新革命。用石允文自己的話說,「簡直是離經叛道,整個學校都鬧翻了。」
石教授務實,他要學生先吃飽,再談理想。一貫以來,要成為一位優秀藝術家,就必須擁有觀察社會、培養自身獨特觀點,而後創作出自己風格的作品,這是藝術學子受到的最核心薰陶。但石允文不然,他要學生觀察市場、了解市場、迎合市場,站穩腳步後,自己擁有一定的社經地位與發言權後,之後才能愛怎麼創作,就怎麼創作!但這之前,必須解決「吃飽飯」的問題。
「藝術家不是人嗎?先吃飽飯再說。教育是什麼?是讓學生畢業後有飯吃!」石允文明白地點出,國內書畫創作教育目前的侷限,讓眾多學子畢業後,難以靠藝術創作維生。身為收藏大家,他決心改變這一點。因此,他從糖王,化身為石教授,開始一點一滴完善他的教育革新。「如果你畫裸女,你爸媽會讓你在家裡掛出來嗎?不會的。但如果你們家有張大千的裸女,有帕布洛.畢卡索(Pablo Picasso)的裸女呢?有了高度,你才有發言權。」
大觀藝術空間新家的首檔展覽「石允文教授收藏書畫精品展」,展出的皆是石允文帶到學校讓學生上手研究的作品,因此,正確題名應是「教材展」。一幅幅近現代書畫,讓學生實際上手研究。這恐怕只有半世紀之前的中國書畫私塾教育,以及當時書畫家身兼收藏家的條件下,才能讓學生如此近距離觀摩。這,還不是石允文教學的大絕招。在大直的新空間成立之前,石教授其實已在台北忠孝東路開設「大觀藝術空間」,在這幾年,忠孝東路空間是他的實驗場地,透過展覽讓學校的研究生進入空間擔任行政人員,第一線接觸上門的收藏家,了解如何應對藏家,直接面對收藏家的真正需求。而今,他用嶄新的「大觀藝術空間」,宣示之前的實驗將邁入下一個階段:大觀藝術空間,將開始正式展覽、代理年輕藝術家!因此,第一檔是石教授的「教材展」,接著第二檔將是石教授的「成果展」,將規畫展出在長榮大學接觸「石氏教學法」而今在市場小有名聲的年輕藝術家之作。
大觀藝術空間由日本知名設計師豐田啟介(Keisuke Toyoda)設計。(攝影/陳弘岱)
引領學子深入市場
在長榮大學的教學裡,石允文一一把市場實戰經驗付諸實踐。有一堂課,他要學生蒐集所有裝潢的書籍,找出裡面能夠掛畫的照片,這樣才知道什麼樣的畫作,才符合當代居家空間的設計。他考學生花鳥魚蟲,例如牡丹與芍藥的區別,這樣才能畫得出花鳥工筆。他要學生假日逛畫廊,理解畫廊主展出作品的銷售邏輯,那些題材的畫作好賣,那些作品收藏家會喜歡。他帶學生參加拍賣會,還自掏腰包讓成績優秀者一起參加香港蘇富比拍賣會,讓學生親眼看什麼樣的作品,在拍賣會深受歡迎;他設立獎學金,每年帶學生到中橫,到洛陽、到黃山采風。最核心的改變,就是他要學生研究收藏家的喜好,先針對市場需求而創作。這,是他引發的最大變革。石允文甚至在學校裡,每學期舉辦「小品展」,讓學生每人可以送一到三張畫展覽,每張畫不超過1才,定價不超過1,000元,讓學生第一次接受市場的考驗。「為什麼買他的?每個人都能藉機深刻檢討。」
石教授絞盡腦汁,嘗試不同的教學方法,讓考進書畫藝術系的學生不會畢業即失業。「每個人都覺得前途茫茫,甚至怎麼賣自己的畫都不知道。我問他們,學長姐畢業都在那裡展覽?絕大部分在地方文化中心。我說,那是讓你自我感覺良好的地方。誰會去文化中心買畫呢?再怎麼樣都要到畫廊辦!就算畫廊給你的條件再差再爛,都要想辦法進去。」因為這樣,才能真正體會市場真正所要。石允文的課程裡,同樣有如何與畫廊簽約,仔細探究藝術家與畫廊契約方方面面需注意之事。
觀眾欣賞的石允文藏品,每一件都是他帶到學校讓學生上手的教材。(攝影/陳弘岱)
此外,石允文找教學新方法,但傳統教學裡的關鍵部分,他同樣堅持。他希望學生傳承詩書畫的文人畫家底蘊,學生要會寫對子,要認得書畫題跋款識。石允文相較其它教師的優勢,在於自身擁有龐大的收藏,能讓學生上手研究。但其實,現在的博物館展覽多,教師可以帶著學生看展研究的機會非常多,學生門票更是免費。但石允文很感慨:「曾經在一個聚會上,我問諸位老師,你們最近去過故宮嗎?更狠的一句是,在場教美術的老師,你們今年去故宮了嗎?全場靜默,這是誤人子弟嘛!」他慨然教學並沒有與時俱進,並沒有善用西式教育與傳統教育的優點,他憤然這半紀來的美術教育裡,沒有教出一位世人認可的大藝術家,於是,糖王收藏家石允文,自己下海教學。
石允文與前故宮博物院院長石守謙(右)。一位是書畫收藏大家,一位是學術界的泰山北斗,都有著極重的份量。(攝影/陳弘岱)
他帶著學生作品推薦周遭友人:一位畫荔枝畫極好的學生陳仁倩作品。石允文這樣推薦:「財務部要掛荔枝畫,財務部經理的牆上,更要掛一枝荔枝樹,因為叫一本萬利!」「這就跟以前馬上封侯的概念是一樣的,無形中,我變成風水師;要幫學生看畫什麼才有前途,變成命理師了。」石允文笑說。他帶著學生,深入研究中國書畫裡的寓意,信手拈來都是學問。例如石允文指著展出的揚州八怪之一李方膺作品《墨梅》:「這枝梅是倒垂著,在市場上賣不好,因為倒楣嘛,這才被我低價買到。」指著陳樹人《貓頭鷹》畫作說,藝術家很少畫貓頭鷹,偶爾有一作人們就會驚豔。石允文舉例,「如果今天麥可.傑克森(Michael Jackson)的演唱會,你會希望他一直唱〈望春風〉嗎?不會的,你會希望他唱〈Billie Jean〉等成名曲,中間插一首〈望春風〉就很驚喜。台灣學生就要畫蘇花公路這種景,畫別人沒有的,找出自身的特色。」石允文的研究所學生顏安立說,「石老師總是要大家根據自身的才情,針對市場的需求分析,找出最有利的創作方向,像自己就還在硺磨是往山水還是工筆畫發展。」
知名藝術史學者,也是開幕展策展人沈揆一評析,「近百年來的中國美術教育歷史,是以西方教育體制為主,但從成果上,可以說美術教育至今沒有太成功的結果,也就是少了世人認可的大藝術家。而石允文收藏的很大一批藝術家,恰是他們在1930年代重新振興中國繪畫,而1930年代中國繪畫復興的這段時間,都是從傳統的師徒教育體制出來的。從這點上,石先生看到西式美術教育體制,並沒有培養出更好的畫家出來,於是從當初的師徒制截長補短。」從藏品到教學息息相關,只能說石允文與中國書畫的緣分之深。
知名學者沈揆一,是石允文相交逾20年的好友,特別擔綱「石允文教授收藏書畫精品展」策展人。(攝影/陳弘岱)
就在這六年的實驗教學下,石允文小有成果,兩位研究生陳仁倩與王意評,開始有作品上拍香港蘇富比,陳仁倩1984年次,王意評1987年次,成為香港蘇富比書畫專場裡最年輕的藝術家!陳仁倩《翠竹鳥語》一作,春拍估價3萬到5萬港元,成交價達16萬港元;王意評《桐蔭消暑》一作,春拍估價4萬到6萬港元,成交價近12萬港元。消息傳回學校,全校轟動!
如今,石允文的大觀藝術空間嶄新落成大直,就是要拋磚引玉,讓更多有才的年輕藝術家被市場看到,完成他藝術收藏的最後一哩路,奉獻收藏經驗、傳承給年輕學子。因為,他受惠前輩大師無私的傳授,自要接棒延續。就讀台南一中高三時的石允文,因緣際會在歷史博物館看展結織老輩畫家金勤伯,金老師欣賞這小青年對書畫的熱愛,視他為子姪,開始帶他進入書畫圈結交友人,這些老畫家都將石允文視為小老弟。因此,石允文在黃君壁的畫室裡是坐著的,而黃君壁弟子劉墉是站著的。跟著老先生開畫、收畫,學習鑑賞,讓石允文感念不已。因此,石允文透過他萬件的藏品,為所藏藝術家著書立著,撰寫出版近現代的繪畫史,包括《中國近代繪畫清末篇》、《中國近代繪畫民初篇》、《中國近代繪畫專刊系列叢書》等,所有畫冊皆親自撰文、攝影。而今,他從研究階段更進一步到落實教學,開設空間進行年輕學子的銷售實踐,從當代書畫到當代藝術,都是未來的展覽可能,完成他藝術收藏的最後一哩路。
大觀藝術空間的全新揭幕,會為書畫藝術乃至當代藝術教育產生什麼影響?石允文,他在池塘裡丟下了一顆隕石,走出一條不一樣的收藏路。
林亞偉 (lin Ya-Wei)( 100篇 )

Copyright © 2021 Artouch Inc. 保留一切權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