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閱讀
從LOVE到HOPE:符號藝術家羅伯特.印第安納

從LOVE到HOPE:符號藝術家羅伯特.印第安納

我屬於轉向種種瑣碎、微小養分之年輕畫家的一員:可口可樂、蘇打汽水、超市、高速公路看板。他們眼神貪婪熱切,他們噴…
我屬於轉向種種瑣碎、微小養分之年輕畫家的一員:可口可樂、蘇打汽水、超市、高速公路看板。他們眼神貪婪熱切,他們噴發炸裂(they pop)。──羅伯特.印第安納,1963
從LOVE到HOPE:符號藝術家羅伯特.印第安納
於今年5月過世,享壽89歲的羅伯特.印地安納(Robert Indiana),往往被人形容為詞彙、數字藝術家。單詞與數字,當然還有物件、幾何形象,共同組構出這個自詡為「美國符號藝術家」的造型語彙。
1928年出生於印第安納州紐卡斯爾,本名為羅伯特.克拉克,藝術家為了向出生地致敬,遂改以羅伯特.印第安納為名。他在那裡度過了幸福的童年,而童年的標記即是馬不停蹄跟著父母公路旅行(在他17歲之前共搬家了21次)。印第安納曾短暫服役於美國空軍,而其藝術養成則從1949年進入芝加哥藝術學院開始,隨後他遠赴英國愛丁堡藝術學院深造、遊歷歐洲,並於1954年回到美國,但卻沒有選擇芝加哥,而是決定在紐約落腳。
他參與了普普藝術的誕生─面對抽象表現主義的盛行,這是另一股決裂性的藝術風潮,由安迪.沃荷(Andy Warhol)、湯姆.威塞曼(Tom Wesselmann)、克萊斯.歐登伯格(Claes Oldenburg)、詹姆士.羅森奎斯特(James Rosenquist)或李奇登斯坦(Roy Lichtenstein)發揚光大。懷著美國夢的印第安納從大眾文化、廣告影像以及交通號誌、路標等(童年記憶與公路旅行使他對這一切並不陌生)汲取其創作題材。他探索美國身分認同,抽絲剝繭其中的語彙,並在作品中注入政治維度與詩性氛圍。即使他離開了,那四個字母組成的標誌─不斷在公私領域傳播、在拍場上遊走的LOVE─光采依舊不減。
從LOVE到HOPE:符號藝術家羅伯特.印第安納
LOVE作為象徵標誌
字母O像蹺蹺板傾向一邊,印第安納風靡世界的LOVE不但成為普普藝術的標誌,更如病毒般蔓延全球,彷彿是一道指令、一個象徵、一聲集合的呼喊,正如同藝術家本身的期待。LOVE是一件文字設計作品,LO座落在VE上方。印第安納在這麼簡單的一個字裡,藏放了多層的意義,兼具自傳性與政治性。原始的三種顏色(藍、綠、紅),是對其父親直接的致敬─其父在1930年代美國大蕭條時期任職於phillips 66的一個加油站。至於LOVE,「愛」這個字,呼應的脈絡是他童年時期接觸的宗教信仰。當年他與母親常去的基督科學教堂裡,飾有一句話「God is Love」(上帝即愛),而我們的藝術家則將之轉換為「Love is God」(愛即上帝)。
如今,印第安納的LOVE在世界上已然流傳超過半個世紀。一切就從1965年,他為著名的紐約現代美術館設計的那張大量印製的賀卡開始。次年,LOVE系列於紐約史塔波畫廊(Stable Gallery)展出,並進入美國當代藝術市場。很快地,這件作品榮登20世紀藝術最受歡迎的作品之列,並成為整個反越戰世代的象徵(Peace & Love)。1970年,它仍受到廣泛運用,出現在艾立克.席格(Erich Segal)《愛的故事》小說封面。1973年的情人節,LOVE化身美國郵票,賣出超過3億張,造成前所未有的轟動。從郵票變成紀念碑式雕塑,這件作品在其創作者的手裡變化出無限分身,亦在各種語言、不同國家裡出現無數仿作。印第安納期待透過如此縈繞不休的反覆,讓世界被這個符號所淹沒,從而喚醒愛。
有些人認為,由於LOVE一作的大量衍生與流行,使得印第安納其他作品的鋒芒被埋沒,實在令人惋惜。的確,以拍賣場上的反應而言,市場主要著眼的還是這件作品。2018年的上半年,印第安納出現在拍賣場上、涵蓋各種主題的創作裡,有著LOVE印記的作品就佔掉一半,共有60件。財力最雄厚的藏家已備妥超過200萬美元,打算買下LOVE系列畫作或是雕塑。比如2011年5月12日在紐約佳士得的拍場上,一件共3個版數鋁製彩繪之《愛,紅與藍》(Love Red-Blue)即創下落槌價超過400萬美元的紀錄。不過,多樣的媒材載體與各式版本使得最平凡的藏家亦有機會入手LOVE系列作:一件總版數200的簽名絹版畫,價格約落在4千到6千美元之間;而沒有簽名、大量印製的絹版畫則300美元左右便能擁有。LOVE持續在世界各地的拍場上流轉,從美國到英國,路經土耳其、法國、比利時、奧地利、義大利抑或德國,人們對愛的渴求彷彿永不停歇。
從LOVE到HOPE:符號藝術家羅伯特.印第安納
從LOVE到HOPE:符號藝術家羅伯特.印第安納
話說回來,羅伯特.印第安納並未真正從這件家喻戶曉、在市場上成績亮眼的LOVE作品中獲得好處。由於在法律上沒有受到適當的保護,LOVE郵票雖賣出了超過3億張,但身為影像創作者的他,僅從中獲益1千美元;更別說許多人還搭著LOVE的順風車非法牟利。此外,藝術圈對他早期作品的忽略,也使得印第安納逕自提早退休,他在1978年離開紐約,定居於緬因州維諾爾海文島。不過在他八十大壽之前,他又在藝術舞台露臉,沿用LOVE的排版方式創作了HOPE,用以支持歐巴馬的首次競選。《希望》是一件不鏽鋼雕塑,於民主黨全國黨代表大會時,出現在百事中心(Pepsi Center)會場外,隨後永久設置在紐約時代廣場,是位於紐約55街及第六大道交叉口的紀念碑式雕塑《愛》的姐妹作─這可說是觀光客最為絡繹不絕的人行道口了,眾人排隊等著自拍、上傳到instagram,LOVE身為普普藝術的象徵標誌,它的環遊世界之旅,不曾休止。
artprice.譯|陳文瑤( 6篇 )
查看評論 (0)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Copyright © 2021 Artouch Inc. 保留一切權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