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為:徐冰與繪畫之非感知的生命
父親坐在桌前,男孩走到父親身邊,給父親看一張寫有四個漢字的紙,並讓父親教他學這幾個漢字。父親說,「啊,象形字」。這四個字...
徐冰談《背後的故事》創作開端
「……最終,觀眾所看到的是隱藏在這些優美畫面背後的東西。我們是會被事物的表面現象所蒙蔽,特別是美的東西。只有在努力找尋隱...
劇本寫作中的對白與衝突:角色動機真難搞!
有一項存在已久的劇本寫作守則是:每一句對白都應該要揭露角色的特質、推動故事的發展,或是博得觀眾的笑聲。如果你寫的台詞無法...
林宏璋《策展詩學》序言:策展是實現諸眾的詩學
當代藝術策展實踐在於開放公眾關係其中的民主價值,晚近提出「教育轉向」策展的自我技術,是將藝術展演本身作為啟發智性之公共行...
吉塔.威廉斯談《如何書寫當代藝術》:藝術書寫,哪有「最好」的寫法?
好的藝術書寫,第一個原則是必須有心,誠懇地傳述作品的意義,使人心領神會,超越我們原有的期待,讓生命和藝術更深刻更美好。
【書評】《人造地獄》:關係前後,你的參與不保證我的政治
作者畢莎普清楚質疑「關係美學」中參與政治性的成分:到底誰來參與(誰不能來)?參與了什麼?如何參與?又是誰發動了參與等等?...
文化理念的碰撞—從賈克朗談黃光男新作《樓外青山》
黃光男先生學人兼藝術家從政,現職政務委員原係文化決策與文化規劃的關鍵職位,在文化視野與專業見識有賈克朗的功力與修持,於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