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閱讀
【台新藝術獎特別報導】寫屬於自己的故事,也不會是一件壞事

【台新藝術獎特別報導】寫屬於自己的故事,也不會是一件壞事

年度台新藝術大獎這屆頒給最年輕的入圍者許哲瑜,他在入圍致詞時提到作品其實有另一位文字合作者陳琬尹,兩人受訪首先…
年度台新藝術大獎這屆頒給最年輕的入圍者許哲瑜,他在入圍致詞時提到作品其實有另一位文字合作者陳琬尹,兩人受訪首先談到作品建構與生產的過程,最初由許哲瑜起草一個模糊的架構,他想拍攝朋友們的家庭故事,但需要一個文字敘事的視野來訴說、串聯這些不同時空下疊合的文本,因此添加文字合作者的視野是許哲瑜一開始便設定的,陳琬尹也成為作品的共同創作者。因此對於作品想像的誤差,也變成作品生產中最為冗長的過程,「當兩人對作品想像產生誤差會互相爭論,她會確認找她來寫的用意,這當中有很多創作者合作磨合的問題,她是文字,我是影像,我們是很陽春式的合作,也不是真正的團隊,通常我拍幾段或她寫幾段給我看,互相丟東西。有點像是共同編拍,把劇本與分鏡慢慢討論出來,是一種交織的生產。」
第14屆台新藝術大獎得主許哲瑜。圖│台新銀行文化藝術基金會
「麥克風試音─—許哲瑜個展」從合作模式、經驗、影像到記憶都充滿疊影的狀態,許哲瑜也剖析疊層形式於其作品中的意義,作品的第一個層面是許哲瑜身邊三位朋友的家庭故事,第二層是文字合作者陳琬尹的視角與她的記憶,最後再疊合文學家作品、身世與新聞事件。與其類比這些敘事的疊合為圖層,許哲瑜認為它們之間比較像是平行事件,但巧妙的是「這些故事雖然悲傷,卻帶有一種普遍性」。這些平行的敘事最終居然產生共鳴,差異、真實、虛構的死亡事件在個人性之下映照出廣泛的集體性,如同鏡像疊合出異常真實的實體。關於這件作品的影響與價值,陳琬尹補充雖然這次入圍者許哲瑜是最為資淺的,笑稱他如同一個屁孩出現在這場典禮,但這個展覽卻蠻能觸動與他們同年齡層的觀者,產生共感與共鳴,每個人的生命無論長短勢必都累積一定的故事,「我們不用刻意去挖掘深厚的議題,而是從身邊的人經驗、記憶探訪起,這未必只會產生薄淺的結果,這次的肯定或許也是訴說著:寫下屬於自己的故事,也不會是一件壞事。」頒獎典禮結束向許哲瑜道賀的台北市立美術館館長林平,除了回饋對於作品的感動,也提醒著初獲肯定的年輕創作者,「商業性的產出一定會跟著來,但務必要好好把握自己的步伐。」也許此刻的往後,對於許哲瑜來說更是藝術家生涯挑戰的開始。
【台新藝術獎特別報導】
1.彰顯社會價值的人文共識,明年獎項再次分類
2.屬於自己的故事,也不會是一件壞事
3.國際決選評審建議
4.國內決選評審建議
5.第15屆台新藝術獎將再次改制
張玉音(Yu-Yin Chang)( 310篇 )

文字女工與一位母親,與科技阿宅腦公的跨域聯姻,對於解析科技、科學與藝術等解疆界議題特別熱衷,並致力催化美感教育相關議題報導,與實踐藝術媒體數位轉型的可能。策畫專題〈為何我們逃不出過勞?藝術行政職災自救手冊〉曾獲金鼎獎專題報導獎,並擔任文化部、交通部觀光局指導的「台灣藝術指南」專冊、「台灣藝術指南TAIWAN ART GUIDE」APP研發計畫主持,以及Podcast節目「ARTbience藝術環境音」製作統籌。曾任《典藏.今藝術》企畫編輯、副主編、社團法人台灣視覺藝術協會理事,現為藝術新媒體「典藏ARTouch」總編輯。

© 2022 典藏藝術家庭股份有限公司保留一切權利。8f-2網頁設計和維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