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閱讀
打造具永恆價值的建築:大衛・奇普菲爾德獲2023年普利兹克建築獎

打造具永恆價值的建築:大衛・奇普菲爾德獲2023年普利兹克建築獎

Creating Architecture with Timeless Value: David Chipperfield Awarded 2023 Pritzker Architecture Prize

與其他建築師不同,David Chipperfield創造的建築風格簡潔、低調、典雅,富有永恆美感,而非跟隨流行趨勢。在過度商業化、過度設計和過度誇張的時代,他總能達到平衡。重點建築項目包括多個博物館和博物館擴建案,如密蘇里州聖路易斯美術館的校園、英國特納當代美術館、墨西哥城Jumex博物館和瑞士蘇黎世藝術館,以及得梅因公共圖書館。

我非常激動地接受這個非凡的榮譽,並與之前的得獎者站在一起,他們都為這個行業帶來了諸多啟示。我將這個獎項視為一種鼓勵,繼續關注建築的實質和意義。作為建築師,我們可以在創建更美麗的世界的同時,也扮演更卓越和參與度更高的角色,創造更公平、更可永續的世界。我們必須迎接這個挑戰,幫助激勵下一代以遠見和勇氣擁抱這一責任。

——大衛・奇普菲爾德(David Chipperfield),2023年普利茲克建築獎得主。

大衛・奇普菲爾德(David Chipperfield)是普利茲克建築獎(Pritzker Architecture Prize)第45屆的最新得主,這個獎項對建築界來說具有非凡的指標意義,也曾頒發給著名的建築師像是弗蘭克・蓋瑞(Frank Gehry)、路易斯・巴拉干(Luis Barragán)、奧斯卡・尼馬耶(Oscar Niemeyer)和札哈・哈迪德(Zaha Hadid)等。本屆普利茲克建築獎頒獎典禮將於今年(2023)5月在希臘雅典舉行。

David Chipperfield建築,豬名川陵園禮堂和訪客中心(Inagawa Cemetery),©Keiko Sasaoka

David Chipperfield於1953年出生在倫敦,並在英格蘭西南部的農場長大,他對建築的第一印象是由穀倉和附屬建築物構成的環境所塑造的。1976年,他畢業於金士頓藝術學院,後來於1980年從倫敦建築協會建築學院畢業。他的建築師生涯始於為1999年為同是普利兹克建築奬得主的諾曼・福斯特(Norman Foster)和2007年得主理察・羅傑斯(Richard Rogers)工作。 1985年,他在倫敦創立了David Chipperfield Architects,並在之後的時期擴展到柏林(1998年)、上海(2005年)、米蘭(2006年)和聖地亞哥-德孔波斯特拉(2022年)等額外辦事處。

David Chipperfield創造的建築風格簡潔、低調、典雅,富有永恆美感,而非跟隨流行趨勢。圖為David Chipperfield,Courtesy The Hyatt Foundation,©The Pritzker Architecture Prize

與其他建築師不同,David Chipperfield創造的建築風格簡潔、低調、典雅,富有永恆美感,而非跟隨流行趨勢。在過度商業化、過度設計和過度誇張的時代,他總能達到平衡。重點建築項目包括BBC Scotland總部(英國,2007年)、Turner Contemporary(英國,2011年)、聖路易斯藝術博物館校園(美國,2013年)、Joachimstraße校園(柏林,2013年)、Jumex 博物館(墨西哥,2013年)、One Pancras Square(倫敦,2013年)、皇家藝術學院總體規劃(倫敦,2018年)、Hoxton Press(倫敦,2018年)和蘇黎世藝術博物館(蘇黎世,2020年)。Chipperfield也正在進行希臘雅典的國家考古博物館、2026年冬季奧運會的米蘭競技場以及比利時紐波特大酒店的修復計畫等等。

David Chipperfield重點建築項目包括多個博物館和博物館擴建案。圖為David Chipperfield建築,愛茉莉太平洋總部(Amorepacific Headquarters),© Noshe

普利茲克獎評委在評論中點出「我們在不同的城市看不到一座明顯可識別的David Chipperfield建築,但我們可以看到為每一個場合專門設計的不同的David Chipperfield建築。」其正式宣布的得獎聲明也提及他的建築是「融入現有元素,透過與時間和地方對話的設計、干預,創造能夠在物理和文化上持久存在的結構」。

建築教授梅貝爾・威爾遜也表示,David Chipperfield的建築物總是周到地融入其環境的。「它也是一座非常簡單精確的建築,不是一下子就突然出現在你面前的,而是非常謹慎地衡量的。我認為這種精確度描述了David Chipperfield的實踐方式。」

David Chipperfield的建築物總是周到地融入其環境的。圖為David Chipperfield建築,詹姆斯・西蒙美術館(James-Simon-Galerie),©Ute Zscharnt for David Chipperfield Architects

David Chipperfield在獲獎時表示「建築師的簽名已經成為一種過度誇張的野心。」其實早在2011年的TedX演講中,David Chipperfield就已透露同樣的觀點,他認為世界上充滿了醜陋的現代建築,譴責全球許多建築都承襲著糟糕現代建築的基因,而這歸咎於懷有玩世不恭態度的客戶、追求快速完成的建築業,以及不關心未來環境的建築師。

David Chipperfield譴責全球許多建築都承襲著糟糕現代建築的基因,而這歸咎於懷有玩世不恭態度的客戶、追求快速完成的建築業,以及不關心未來環境的建築師。圖為David Chipperfield建築,愛茉莉太平洋總部(Amorepacific Headquarters),© Noshe

對他而言,建築師的角色是促進改善人類生活和找到與環境共處的新方式,致力於將個別建築融入在地場域和當地文化。近年來,這個概念也擴大到不只侷限在建築本身,在他所謂第二故鄉的西班牙西北部的加利西亞地區,他將建築和環境專業知識運用在整體空間場域的設計上,融合該地區的景觀、農業、生態和土地傳統,保護與拓展在地的生態系統持續發展,以面對日漸嚴峻的氣候變遷。

近年來,這個概念也擴大到不只侷限在建築本身,在西班牙西北部的加利西亞地區,他將建築和環境專業知識運用在整體空間場域的設計上,融合該地區的景觀、農業、生態和土地傳統,保護與拓展在地的生態系統持續發展。圖為David Chipperfield建築,The Hepworth Wakefield,©Iwan Baan

David Chipperfield的建築,不論是在嚴謹性、完整性、永續性上,皆已經超越了傳統建築學領域的思維範疇,彰顯其對於社會改造和環境友善的精神,也不令人意外地獲得今年(2023)普利兹克建築獎的肯定。

ARTouch編輯部( 1597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