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閱讀
疫後大進擊,佩斯畫廊總裁馬克.格里姆徹的全球據點新布局

疫後大進擊,佩斯畫廊總裁馬克.格里姆徹的全球據點新布局

Post-pandemic Great Strides: Marc Glimcher CEO of Pace Gallery Making New Arrangements for Worldwide Locations

佩斯畫廊總裁兼首席執行長馬克.格里姆徹在疫情期間陸續盤點與重整全球據點的營運方向,在今年(2022年)9月位於紐約的總部大樓落成啟用之際,他暢談畫廊的布局戰略,從空間規格升級、跨領域合作計畫以及針對不同藏家打造專屬服務等,皆扣合與時俱進的全盤考量。

佩斯畫廊(Pace)斥資1億美元、打造位於紐約西區25街的八層樓新總部大樓,已經陸續啓用,為疫後重生的藍圖,全力衝刺。

佩斯總裁兼首席執行長馬克.格里姆徹(Marc Glimcher,1963年出生)於9月14日中午接受典藏團隊訪問,宣布了各界鵠立企盼多時的嶄新大樓,正式對外開放。15日下午包括安東尼.塔皮埃斯(Antoni Tàpies,1924-2012)等多檔展覽,同時開幕,霸氣十足。訪談會以簡單午餐會形式進行,馬克.格里姆徹邊吃著生菜沙拉,邊分享他的疫後重生,以及面對瞬息萬變未來的布局大戰略。

佩斯於紐約總部空間展出安東尼.塔皮埃斯展覽「Antoni Tàpies Transmaterial」展場一景。© Fundació Antoni Tàpies / Artists Rights Society (ARS), New York / VEGAP, Madrid, courtesy Pace Gallery.

疫後新生,大舉重整營運方向

曾在2020年新冠肺炎(Covid -19)從亞洲外傳到全球時,忙於社交的馬克.格里姆徹還沒有意識到防疫時就確診,當時大家驚恐不已。這位1985年畢業於哈佛大學,獲得生物人類學學位,1989年至1991年在約翰霍普金斯大學學習生物化學和免疫學的畫廊主人也不能免於疫情侵襲,首批病毒頑抗令他在病榻上足足和疫毒對抗了40天才得以復原。經過生命交關的震撼體驗,當時馬克.格里姆徹對未來有些悲觀,重返畫廊後,面對大紐約愁雲慘霧,許多公立博物館、美術館都閉門謝客、民間畫廊的展覽活動,不是取消就是後延,佩斯為因應突如其來的災難,成為第一波裁員瘦身的國際一線畫廊,格里姆徹當時的大動作,被視為國際藝術產業界的第一顆超級震撼彈,倍受關注。沒想到,疫情並不像2003年的SARS來得急,去的也快,肆虐半年就落幕,截至目前還是餘波蕩漾,不過逐漸走上流感化。紐約街頭,路上戴口罩的,已經不到一成。

佩斯總裁兼首席執行長馬克.格里姆徹。photographer: Kevin Sturman, courtesy Pace Gallery.

馬克.格里姆徹比別人多了一份抗體,他在確定未來有很長的時間,必須和病毒共處,於是他180度改變態度,把佩斯重新站上擴充狀態,危險正是轉機,他善用危機中出手的利基,國際布局、招募優秀藝術家,跨域跨界引進科技藝術、沈浸、分眾。其步伐動作與速度,超過同儕,打造疫情重生的佩斯帝國。馬克.格里姆徹用「Nimble」來強調他此時此刻的經營態度。「順應時局,時機拿捏必須恰到好處。太快太急,客戶與團隊跟不上,先驅者必然成為烈士;但如果動作太慢,客戶市場被搶占,跳入紅海市場,必將帶來無盡的壓力和焦點。」

「公共性(Communal)、創造性(Innovative)、快速回應當下(Responsive to surroundings),尤其與社群的所有成員共享資源(Communal-shared by all members of a community)」馬克.格里姆徹胸有成竹,一吐為快。這些因素,一直都是佩斯品牌的特性,也是在疫後重生中的重要方向。

近年,在 ArtReview 國際藝術界最具影響力「Power 100」排行中,名列前茅的第二代畫廊主馬克.格里姆徹,展現了務實又前瞻的視野。首先,他盤點佩斯據點,紐約、倫敦、日內瓦、首爾、香港,美國境內就有加州洛杉磯、東漢普頓、佛羅里達州棕櫚灘。

據點規格持續升級

有老據點、新建設,例如切爾西畫廊區(Chelsea gallery district)中心黃金地段的兩個據點:麥吉爾在東57街32號維持其獨立空間;自1983年以來打造的橋頭堡,則與佩斯在西25街540號的總部合併,斥資1億美元,由 Bonetti / Kozerski 建築事務所設計,打造全新的紐約西區25街、八層樓新總部大樓。除了多展廳的展覽之外,該建築還設有「Pace Live」——包含音樂、舞蹈、電影和對話的多領域平台,並開啟「Pace X」計畫,推動藝術與科技的結合,由全職策展總監掌舵。

延伸閱讀|佩斯畫廊新紐約總部開幕,走向學術及市場兼具的未來

佩斯位於紐約的總部。Photography by Thomas Loof, courtesy Pace Gallery

全新的紐約總部,相較於過去的畫廊增加了一倍以上的空間。為了呈現最為完整的視覺體驗,建築師以寬敞、無柱式大樓作為設計概念。在約7萬5,000平方英呎的全新空間中,配置由燈光設計師陳仕芳(Arnold Chan)所設計的照明系統,依據展覽與作品需求,隨時進行更為靈活的配置與呈現。果然這座建築,已經被《建築文摘》(Architectural Digest)選為2019年最值得期待的建築之一。新空間的功能,包含藝術品倉庫、表演體驗空間,以及一整層的公共圖書館——藏書超過1萬冊,包含佩斯過去的出版物與藝術家相關讀物與研究,可作為研究者與公眾,對於畫廊認知的升級。

義大利建築師 Enrico Bonetti 和英國建築師 Dominic Kozerski,於 2000 年在紐約創立工作室,為佩斯總部建築操刀。「低調奢華」是基本美學概念,他們的建築風格平靜而溫暖,讓無樑柱空間與自然光線微妙互動,靜謐氛圍中有著滿滿的當代感。

佩斯位於紐約的總部。Photography by Thomas Loof, courtesy Pace Gallery

去年(2021),把倫敦前哨據點遷到梅菲爾的漢諾威廣場5號,那是前知名畫廊 Blain Southern 的舊址,並聘請 Jamie Fobert 對 8,600 平方英尺(約 800 平方公尺)的空間進行翻新。而全新項目空間「125 紐伯里」(Gallery 125 Newbury)也將於今秋正式啓幕。另外,值得一提的是,在比佛利山莊的畫廊,特別邀請建築師 Charles Gwathmey 設計,迎合高級多金的頂級收藏家,1995 年到 1999 年 Pace Wildenstein 也在該據點營運。

「PaceX」藝術結合科技的新維度

早在新空間正式開放前,佩斯就公布了一項名為「PaceX」的新計畫,旨在推動藝術與科技的合作項目。為了這項雄心勃勃的計畫,聘請了克莉絲蒂.麥克莉爾(Christy MacLear)擔任計畫主持人。

麥克莉爾過去曾於蘇富比拍賣行(Sotheby’s)旗下的部門「藝術中介,合作夥伴」(Art Agency, Partners),負責為藝術家提供藝術遺產與基金會業務等方面的諮詢服務,並於去年離開此崗位,而此次「PaceX」的任命也宣告了她職涯上的另一次轉向。本次職務任命中,亦宣布原為佩斯聯合創始人的策展人莫利.登特-布羅克勒赫斯特(Mollie Dent-Brocklehurst),將晉升為「PaceX」的首席創意總監。

PaceX 推出「Superblue Project」。 A.A. Murakami, Silent Fall, 2021. Installation view of Superblue London, 12 Oct 2021 – Summer 2022. © A.A. Murakami. Courtesy of Superblue. Photo: Alessandra Kila

另外,凱瑟琳.福德(Kathleen Forde)則擔任首位策展人,她也是長期關注藝術與科技整合領域中的知名策展人。未來「PaceX」將主力推進那些鮮少獲得商業畫廊支持的實驗性計畫,從中挹注更多具有開創性的藝術實踐。「『PaceX』的計畫將朝向諸如氣候變遷、社會正義等議題的討論推進,具有大膽、實驗的性質,將藝術家推向全新的媒材與創作實驗。」

在全球一線畫廊中,佩斯朝向科技領域邁進的腳步,顯然比其他畫廊走得更加前進。除了他們所代理的兩個知名科技藝術團體 teamLab蘭登國際(Random International)之外,過去幾年間佩斯發展出「快閃空間」,在矽谷設置永久展示間,以及2016年發起的佩斯藝術+科技(Pace Art + Technology)計畫,該項目為發展跨學科藝術團體的合作。

此次的「PaceX」是過去計畫的2.0版本更新項目。在著手打造全新紐約總部的同時,佩斯同步將藝術與科技結合的項目,推至全新維度。這些具有野心的高額投資,也顯示了畫廊產業仍保有一定的蓬勃與發展空間。

延伸閱讀|佩斯畫廊斥資1億美元打造全新紐約總部,同步宣布開啟PaceX計畫

PaceX 推出「Superblue Project」。 A.A. Murakami, Silent Fall, 2021. Installation view of Superblue London, 12 Oct 2021 – Summer 2022. © A.A. Murakami. Courtesy of Superblue. Photo: Alessandra Kila

依藏家屬性策劃專屬內容

馬克.格里姆徹以分眾經營,將經典、專業、雅緻,以及純欣賞藝術人士作了區分。對人口比例不高的專業資深收藏客戶,完全以款待、禮遇,知識分享的方式經營,例如,馬克.格里姆徹在洛杉磯比佛利山莊附近找到一處空間並精心打造,針對老收藏家的需求,採一對一接待,作諮詢、建議,滿足他們收藏需求,牢牢抓住客戶的心。

近年受限於疫情影響而減少旅行開銷,使藏家有更多財力轉至購藏藝術品。「如何建立互信」是畫廊非常重要的工作,有了互信關係,忠誠度也跟著建立,因此畫廊為他們量身訂製的收藏款項,很容易被「照單全收」。例如,於帕洛阿爾托空間展出的大衛.霍克尼(David Hockney)「The Yosemite Suite」展覽現場,即十分受歡迎。

佩斯於加州的帕洛阿爾托空間展出大衛.霍克尼個展「David Hockney: The Yosemite Suite」展場一景。© David Hockney, courtesy Pace Gallery

而對於新世代買家的崛起,馬克.格里姆徹亦相當重視這個區塊。所以在畫廊的展覽中,出現了許多為迎合年輕世代而開發的新型態展覽以及新鋭藝術家。年輕人喜愛新鮮、動感、色彩亮麗,佩斯在這一方面做得非常徹底,尤其疫情之後,對於關不住的年輕人,逛畫廊是一個好去處。這類族群,也是許多新興畫廊想攻佔的族群,佩斯目前手上代理藝術家名單多達上百位,品項的覆蓋面甚大,在價位上更具競爭優勢。此外,佩斯也有專門經營版畫塊面,例如,奈良美智等等,都很受年輕族群歡迎。

至於,佔人口最大比例、還未進場收藏的一般藝術愛好者,馬克.格里姆徹開玩笑地說,「不買畫作,就買門票!」他認為現在社會大眾願意買票去欣賞、體驗藝術是很大的進步,也是好現象。例如,teamLab 的推廣,就是普羅大眾堆疊出來的盛況。介於科技、藝術與娛樂的新形態,很受一般大眾歡迎。這類的品項推展,收門票、收權利金,一年可以為佩斯帶來千萬美元收入。

「teamLab: Massless Suns」於2022年9-10月在佩斯首爾據點展出。Photography courtesy Pace Gallery

在全球 7 個城市設立 9 個空間的佩斯,廣泛與包含錄像藝術家米歇.魯芙娜(Michael Rovner)、聲音藝術家尼可萊(Carsten Nicolai)在內的當代藝術家合作;於2016年啟動的公共藝術品牌「未來佩斯」(Future Pace),代表其在「無圍牆的畫廊」概念下,進一步開拓公共領域中與藝術家合作、介入城市地景的新模式。

而在今年(2022)6月,佩斯也與 NFT 平台 Art Blocks 合作,目的是讓每個組織都可以訪問彼此的收藏家基地。對馬克.格里姆徹來說,NFT 就是一種媒介,他樂見不同族群,選擇不同的媒介。虛擬貨幣也是一樣,就像藝術的交易也帶有賭博性質——由少數人決定價錢,去中心思想,依市場供需操作。佩斯在這個領域巧妙運用、彈性自如,也因此開發出不少客群。

對於未來的布局,馬克.格里姆徹說,「人」是最重要因素,找對了伙伴,發展就無可限量。他相當自豪的例子是韓國首爾據點的打造,從一個聯絡處開始,現在首爾的交易量名列前三大,讓他喜出望外。佩斯首爾的總監李英朱(Youngjoo Lee)是成功關鍵。她於 2015 年加入佩斯香港,曾就任於韓國阿拉里奧畫廊(Arario Gallery),有著豐富的藏家資源及專業的項目運營經驗。2017 年進駐首爾開設的第一個空間只有 86 平方公尺,後來擴展至漢南洞區的 790 平方公尺空間,作為「藝術綜合體」。開幕展出了 10 位國際著名藝術家的作品,把佩斯豐富的藝術家資源成功帶到韓國。據傳某大集團藝術收藏有 7 成是佩斯提供的,成績斐然。

佩斯於2017年進駐首爾開設據點。Photographer: Sangtae Kim, courtesy Pace Gallery

對於目前暫時撤出中國的據點,是因為目前對當地許多法規、文化現象、市場規則,需要再作觀察。長久以來的經驗告訴馬克.格里姆徹:「國際經營」一定要量身訂做,沒有哪一個城市可以替代另一個城市。至於新據點,人是最優先考量,可以找到好的人才來經營,將佩斯文化向外宣揚,把在地資源人脈帶給佩斯,就會有新展店的考量。

香港,目前的零稅率還是友善,進出也很自由,會持續維持該據點。對於明年新加坡藝術博覽會(Art stage Singapore)、台北當代藝術博覽會(Taipei Dangdai Art & Ideas),佩斯都不會缺席。

簡秀枝 (Katy Shiu-Chih Chieh)( 269篇 )

典藏藝術家庭社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