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閱讀
「2022台北當代藝術博覽會」的一級市場壓軸主力:十件中高階價位作品精選(10-30萬美元)

「2022台北當代藝術博覽會」的一級市場壓軸主力:十件中高階價位作品精選(10-30萬美元)

High-net-worth Collectors’ Expenditure Range at Taipei Dangdai: A List of 10 Collected Artworks Between US$100,000 and 300,000

相對於小而甜的消費型藝術市場,10-30萬美元價格居間作品比例的多寡,反映的是畫廊在推測這場藝博會是否有能力引起足夠的專業級藏家,值得觀察的角度之一。而在「2022台北當代藝術博覽會」中,這些價格級距的作品,象徵著該場藝博會的市場中堅主力與品味方向等,究竟落點何處。

作品價格的級距,是藝術界不少專業受眾在觀察藝術市場以及藝博會時的關鍵依據之一。相對於小而甜的消費型藝術市場,10-30萬美元價格居間作品比例的多寡,反映的是畫廊在推測這場藝博會是否有能力引起足夠的專業級藏家,值得觀察的角度之一。而在「2022台北當代藝術博覽會」(簡稱「台北當代」)中,這些價格級距的作品,象徵著該場藝博會的市場中堅主力與品味方向等,究竟落點何處。因此,《典藏ARTouch》編輯團隊特別精選出十件位於此價格區間的作品,以此觀看台北當代參展畫廊此次匯集的市場策略與品味特色。

「2022台北當代藝術博覽會」展覽現場。(本刊資料室)

A10|大未來林舍畫廊|趙趙,《桃子》,2021

中國八〇後藝術家趙趙的作品一直帶有其特殊的批判性與矛盾衝突。無論是畫自畫像、惡人,父子、嬰兒、壽星、桃⋯⋯,均非單純對人與物的描繪,除了有其一貫的思考脈絡與創作系統的延續性,更重要的是背後可能產生的隱喻與敘述空間。於是,傳統繪畫中隱喻長生不老的壽桃,在趙趙筆下同時碩滿欲滴充滿慾望的象徵。2020年左右發展的「桃」,原本的尺幅大多為30、40公分,卻在近期發展為高達200公分的巨幅。在一貫細膩、溫暖、連邊框都刻意訂製的層層粉色中,兩撇清綠為畫面帶來穩定的力量。

趙趙,《桃子》,油彩、畫布,200×150 cm,2021。(大未來林舍畫廊提供)

B05|David Zwirner 卓納畫廊|保羅·克利(Paul Klee),《纏結》(Besessen (Possessed)),1939

現代主義先驅保羅.克利畢生不斷探索色彩在視覺與藝術性上的特質,在常被認為與表現主義、立體主義和超現實主義關係密切的同時,也始終具備難以歸類的獨特風格,探索並拓展前衛藝術的疆域。1930年代,克利先後離開包浩斯前往杜塞道夫,又很快在政治壓迫下回到瑞士;從1935年起,克利便飽受疾病困擾,但在當時社會政治動蕩的歷史背景下,他的創作依舊充滿活力與創新意識。此次出現在卓納畫廊展位上的晚期作品《纏結》作於藝術家離世前一年,描繪一個簡約而面具般的臉,其中蘊藏著克利對線條、形狀、色彩等組成元素如何互動而結構為具體形態,所作出的實驗典範。

保羅.克利(Paul Klee),《纏結》(Besessen (Possessed) ),紙本水彩、蛋彩及鉛筆,覆於硬紙板,1939。(卓納畫廊提供)

B06|尊彩藝術中心|朱為白,《標》,1996

「東方畫會」大家朱為白畢生於繪畫上探索實驗性的媒材與表現形式,將生活所見、對東方哲理的體悟以及對西方現代藝術的探究,融會於長期的抽象繪畫創作中,作品富含音韻,兼具溫潤簡明的禪意與破舊立新的格局,多元豐富而自成一家。1980年代之後,朱為白更展開新的創作歷程,結合家族的裁縫淵源,開啟一系列棉布複合媒材、冊頁紙雕與晚期的春耕系列布線作品,呈現「刀剪精神」的東方空間主義美學,及整個藝術創作之中亦道亦禪的生命哲學。尊彩藝術中心此次呈現的1996年作品《標》,是朱為白以布質切割剪裁的創作風格達至高峰時期的代表作之一,此作以多層棉布重疊後,銳利切開成紅與黑的立體剪裁造型,也呼應裁縫文化中的「千層底」,更以造型表達出「標」的涵義。

朱為白,《標》,複合媒材、棉布,130×163 cm,1996。(尊彩藝術中心提供)

C05|Esther Schipper 施博爾藝廊|托馬斯・德曼(Thomas Demand),《後院》(Backyard),2014

托馬斯・德曼被譽為德國的觀念攝影大師,是當代最有影響力的藝術家之一,並將於臺北市立美術館舉辦大型個展。作品多半取材自歷史或社會事件,引用各大媒體留下的紀錄照片或影片,使用色紙和紙箱還元出原寸模型後,再重新拍攝。《後院》描繪了波士頓馬拉松爆炸案犯嫌和其妻小居住的建築物庭院。雖然圍繞爆炸的新聞報導中出現而廣為流傳的元影像(2013年5月的《紐約時報》上)中,會看到包括兇嫌Tsarnaev的妻子從後院出口離開建築物的身影,但藝術家使其在創作中刻意缺席。除了通向建築物側門的混凝土樓梯外,觀眾可以辨認出散落在院子裡的雜物:藍色防水布、綠色塑料蓋、木板、小桌子的框架。在背景中,一棵盛開的櫻花樹與略顯破敗的院子形成鮮明對比,其鮮豔的粉紅色花朵成為構圖的中心焦點。

畫廊表示,托馬斯.德曼的作品都沒有個性化的標記(例如人的存在、書寫或磨損的跡象) 。身兼攝影與雕塑訓練的他,重新創建的圖像中特意不出現任何文字與訊息,以此去除新聞影像中的潛移默化與暗示,並在創作完成後,即銷毀真人大小的模型。除此之外,《庭院》也是德曼專注於粉紅色櫻花裝置的起始作品。

托馬斯・德曼(Thomas Demand)《後院》(Backyard)於「2022台北當代藝術博覽會現場」。(本刊資料室)

D03|耿畫廊|蘇笑柏,《一夕之間》,2018

蘇笑柏作品有著一貫靜謐的反思氣質,乘載著人的精神性、形而上領地的構築。作品材質以油彩、大漆、麻布為建構的主體,大漆是中國的特產,承載了東方家具、飾物的源遠歷史。蘇笑柏相較以符號直白的對比東西文化的表達方式,回到中西文化媒材應用的差異,並置西方油彩的流淌與張力,和東方材質水墨的滲透、渲染感,交織出文化對話深沉的細節,重新演繹這古典材質與當代和歷史的對話光譜。

《一夕之間》看似由兩色構成,但從作品細節來看,一直在有限的色相裡達到多元的探尋。無論是光影結構和色彩、邊緣殘破的形式和凹凸的肌理,也都在漆色與麻布的結合中找到了韻律。墨綠色在分離狀態時的運動、漂浮、裂變,重的漆彩在流動時被漆刷漆力拖曳,透露出鮮豔的斑痕和沉澱,充滿激情與溫厚的擺盪。

蘇笑柏《一夕之間》於「2022台北當代藝術博覽會現場」。(本刊資料室)

D04|SCAI the Bathhouse 洗澡堂畫廊|李禹煥,《Dialogue》,2020

李禹煥《Dialogue》定價超過30萬美金,他曾針對新冠疫情與作品創作時提及,「這種病毒的存在教會我們的,正是全球環境的同步性、生命的團結性以及所有有機和無機生物的中介。 」《Dialogue》暗指世界生態,旨在創造出空無、卻充滿冥想的空間,李禹煥將共鳴空界的力道壓縮到極致,在塗了底色的畫布右、下部僅有兩道筆觸,右側顏色從淺棕漸變至深棕,下部由多種顏色組成,突顯其創作時的肢體動作,體現李禹煥對這種充滿生活力的藝術形式不斷探索的精神——藝術從而成為連結人工與自然、我和他者、有為和無為、完成和未完等對應元素的媒介或通道。

李禹煥,《Dialogue》,壓克力顏料、畫布,162x 130.3×6 cm,2020。(洗澡堂畫廊提供)

D06|PTT SPACE 八大畫廊|席德進,《中年男子》,1961

台北PTT SPACE畫廊帶來了在藝博會上少見的席德進早期人物油畫《中年男子》。1960年代初期是藝術家形塑藝術技法與內涵的重要時期,此件作品則是在他赴法之前參加美國新聞處的「當代中國藝術家聯展」的同年作品之一,他在該年發表了自己對於中國現代畫的演講,奠定他在繪畫實踐中關注中國性與民間藝術的信念。

此件《中年男子》,據聞描繪的是一位美國軍官將領,他坐在中式木椅、在閱讀手中紙本的過程中望向它處沈思,藝術家捕捉了對象溫潤老成的面容,而在衣領與髮絲的細節處透露了他的稜角。從色彩的運用與筆觸線條,都可發現藝術家創作脈絡中正在轉變中的思考。

席德進《中年男子》於「2022台北當代藝術博覽會」展覽現場。(本刊資料室)

D14|Galerie EIGEN + ART Leipzig/Berlin 艾根畫廊|提姆・埃特(Tim Eitel),《Railing》,2017

簡約、素淨的畫面,冷峻而精準的建築空間線條與窗景,襯上那靜謐中冷冷的身影,提姆.埃特的畫中世界總令我們自然地回想起可能感受過的孤單、寂寥。而這些看似鄰近卻又遙遠的身影,正像是當代城市裡每一個親近卻又遙遠的身影——他們總是匆匆走過你的生命片刻,可能在某一刻捕捉了你的眼神,卻又在下一個片刻遠離。在《Railing》中,埃特刻意讓巨大的牆面霸佔畫面,人物身處陰暗處,暗示空間的不真實與藝術家特殊的視角,在明與暗、抽象和寫實間,表現人的渺小與孤寂。該作除了經典呈現埃特的創作特質,更擁有德國萊比錫視覺美術館與韓國大邱美術館藝術家個展展品的良好展歷。

提姆・埃特(Tim Eitel),《Railing》,油彩、畫布,185×240 cm,2017。(艾根畫廊提供)

D15|誠品畫廊|刁德謙,《躲著》,2000

刁德謙的創作人生軌跡具有著強烈的歷史代表性,有著四川、香港、美國跨地理與歷史的生長經驗。他的藝術創作,深受紐約抽象繪畫的影響,反映了當時的藝術風格,包括包浩斯、構成主義、波普等元素,並結合個人經歷的自主敘述,逐步發展出極具個人風格的、融合東西方語彙的符號化特徵,成為其同時代華人藝術家的藝術表現具識別的風格之一。

本次在誠品畫廊展出刁德謙的《躲著》,是其長期被識別的視覺語言表現之一,以著名的華人武打電影明星李小龍的經典形象置於顯眼的位置,黃紅表現出絹印印刷的質地。比起許多波普藝術家運用現成的商業圖像進行轉譯,刁德謙對於照片的選擇顯然透露出更多的分析和文化解構的意圖。李小龍的形像更不止一次出現在他的作品當中,包括1994 年的《請柬》、1999 年的《讀著》、2000 年的《躲著》均出現李小龍的同一個形象。刁德謙對於亞洲面孔在西方藝術界精英系統中的身分問題,抱有持續的叩問和思考,他並不服從於西方主流藝術機制對於華人的膚淺化定位。

刁德謙,《躲著》,壓克力顏料、絹印、畫布,183.5×122.5 cm,2000。(誠品畫廊提供)

2022台北當代藝術博覽會

展期|2022.05.20 – 2022.05.22
地點|台北世貿一館

延伸閱讀

「2022台北當代藝術博覽會」系列報導
V-Touch展覽|台北當代藝博會在台灣三年
典藏ARTouch「2022台北當代藝術博覽會」OVR線上展廳

ARTouch編輯部( 1188篇 )

© 2022 典藏藝術家庭股份有限公司保留一切權利。8f-2網頁設計和維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