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閱讀
致命的錯誤示範 —「蘭陽博物館」是藝術品嗎?!

致命的錯誤示範 —「蘭陽博物館」是藝術品嗎?!

「蘭陽博物館」是藝術品嗎?!如果只看建築,答案是肯定的,但若與周遭環境加總,是致命破壞,美感大大打了折扣。 趕…
「蘭陽博物館」是藝術品嗎?!如果只看建築,答案是肯定的,但若與周遭環境加總,是致命破壞,美感大大打了折扣。
趕在「520」政黨輪替之前,文化部公共藝術審查委員會快馬加鞭,審查「蘭陽博物館」建築物,確定為「合法藝術品」,總算結案放行,讓拖衍5年多的陳年老案與話題,嘎然而止。
高聳私人建築-29層的摩天大廈,簡直叫我們瞠目結舌。
文化部曾於2008年修正「公共藝術設置辦法」第6條,「蘭陽博物館」建築則引用該法,以「藝術性」、「公共性」,以及「與環境融合」的整體性面向特殊為由,要求省卻1%建築經費,不比照一般建築物附設公共藝術作品,撙節移用該經費,作為博物館的藝文推廣。經過多年的攻防、運籌帷幄後,最後得以獲文化部「無異意通過」而結案,成為繼伊東豊雄建築師設計的「台灣大學社會科學院圖書館」建築後,榮為台灣第2個免增設公共藝術的特殊案例,知名建築師姚仁喜,也因此夢想實現,挑戰法規成功。
為了親炙南陽建築之美,17日我陪同北京前中央美院潘公凱院長與台灣馬勒協會長邵柏勳建築師,驅車赴宜蘭,一探究竟。
邵柏勳本業就是建築,永遠以專業眼光評斷建築;擔任過杭州中國美院5年院長、中央美院13年院長的潘公凱,任期趕上中國經濟的起飛,美術高等教大步向前,中央政府大手筆要錢給錢,要地給地,幾乎是各大美院圈地擴校最積極的時期。潘公凱多才多藝,除了行政校務拿手外,他能畫能寫,尤其對建築䅁更具本事。近些年甚至越俎代庖,自己也為許多建築案繪製建築圖。這趟台灣私人行,他想看看台灣的新建築,因此,我們為他選擇了姚仁喜建築師的2座高知名度代表作,嘉義「故宮南院」,以及宜蘭「蘭陽博物館」,果然都讓潘公凱印象深刻。
「蘭陽博物館」是一座建造在歷史遺跡旁的博物館,其建築概念,打著由自然出發,融合地景,使博物館成為環境的一部分。
也就是說,該博物館採取幾何造型與單面山地景融合,屋頂與地面呈夾角20度,尖端牆面與地面呈70度的三角,構成建築基本造型。建築垂直切割成10個量體,東西、上下分別錯位,其中4個量體,以玻璃覆蓋為「虛量體」,虛實交錯,隱喻著礁石因風化產生的碎裂縫隙。特殊造型,佇立在空曠的蘭陽平原裡,確實美侖美奐、詩意十足。
蘭陽博物館內部
我們抵達蘭陽博物館約十點鐘,已經艶陽高照,和著遠山近水,成片綠地,煞是好看。雖然林木依舊矮小,但未來的綠意盎然是可以被期待的。
除了姣好詩性外觀外,博物館內採光明亮,空氣川流良好,我們入內,乘坐電抉梯登頂,再拾級而下,以蘭陽發展山、地、海的歷史為訴求,深入淺出,也很雅俗共賞,適合作為地方的溯源追根,同時展望未來。
趕著重要會議的蘭陽博物館長陳碧琳親自下樓迎接我們,並找來資深導覧員蘇美如一路解說,讓我們受益匪淺。對於該座造價7.65億元的建議,覺得物超所值。
然而,當我們享受完宜蘭豆花與抹茶冰淇淋,準備離開時,迎面而來,目力所及是周邊新建案的不協調。高聳私人建築-29層的摩天大廈,簡直叫我們瞠目結舌。
本來,為了要杜絕公共藝術的濫宇充數,同時鼓勵建築師作出完美建築,才有公共藝術法第6條的增修訂。然而,趕走了建築物旁的可能的醜陋公共藝術,迎面而來的卻是量體更大,破壞力更直接的高聳大怪獸建築,韋瓦第的《四季》簡直唱不下去。
如果為了城市美學與發展,不能忍受不入流的公共藝術作品,但何以縱容建商的濫墾濫蓋,以及建照核發主管單位,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叫人心寒與扼腕。
宜蘭因為「蘭陽博物館」成為台灣文化指標型重鎮,但因為把關無力,在典雅蘭陽博物館旁,出現怪獸建築物,幾乎扼殺了所有的靈巧美好,以及意味創意源頭的奇發異想。
雖然證照已發,生米煮成熟飯,但我還是要大聲地說,一個城市的美麗與傳大,需要方方面面的堅持與配合。宜蘭,作了最錯誤、致命的環境示範!!
簡秀枝 (Katy Shiu-Chih Chieh)( 225篇 )

典藏藝術家庭社長

Copyright © 2021 Artouch Inc. 保留一切權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