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閱讀
質量、品相與來源 藝術市場的硬實力:專訪佳士得二十/二十一世紀藝術部高級副總裁暨國際總監何杏淇

質量、品相與來源 藝術市場的硬實力:專訪佳士得二十/二十一世紀藝術部高級副總裁暨國際總監何杏淇

Quality, Condition, and Provenance – Art Market Hard Skills: Interview with Elaine Holt, Senior Deputy Chairman, International Director of 20th & 21st Century Art
2020年的動盪令全球拍賣時程經歷巨大的不確定性,然而憑藉快速的應變能力,拍賣公司可謂藝術產業中最快穩住步伐,回歸昔日運作頻率。三月份,英國倫敦春拍即將如期開拍,一幀梵谷所繪的紙上肖像也將於紐約上拍,並預計將成為梵谷最高價紙上作品。因此,ARTouch編輯部特別訪問佳士得二十/二十一世紀藝術部高級副總裁暨國際總監何杏淇(Elaine Holt),除了請她與我們分享印象派及現代藝術相關市場訊息,同時探討動盪環境下,拍賣公司對藝術市場的思考。

典藏ARTouch(以下簡稱典):即將於3月1日舉行的「家族珍藏:梵高到佛洛伊德的紙上作品」據聞來自英國的收藏者,而3月1日也是倫敦「現代英國藝術晚間拍賣」等拍賣相繼展開的時刻。為何特意選擇在紐約而非倫敦拍賣?兩場拍賣在時間上的接力,是否與佳士得自「ONE:現當代全球聯合夜拍」以來跨洲、接力式的拍賣規劃有關?您又如何觀察佳士得在此類接力拍賣方式的優勢?

何杏淇(以下簡稱何):過去一年,佳士得靈活變化做出一系列策略上和形式上的改變以適應這個不平凡的時期。我們也打破了傳統的拍賣模式,銳意創新,破天荒地以多個城市接力的形式實時直播。此次「家族珍藏:梵高到佛洛伊德的紙上作品」就將於倫敦的現代英國藝術晚間拍賣後,於紐約矚目登場。這種接力拍賣的創新模式提供藏家跨區域購藏高品質藝術品的絕佳契機,也提供了一個機會可以讓藏家縱覽佳士得全球重要拍場,透過各地專家通力合作,為廣大藏家展示傑出的藝術珍品。

盧西安.佛洛伊德(Lucian Freud)的珍罕自畫像。(佳士得提供)

典:此次「家族珍藏:梵高到佛洛伊德的紙上作品」中,最引人注目的莫過於估價700萬至1,000萬美元,有望成為梵谷最高價紙上作品的《莫斯梅半身像》(La Mousmé)。整體而言,在亞洲似乎較難接受如此高價的紙上作品。就拍賣專業的角度,您如何看待紙本收藏的價值與意義?


何:亞洲藏家一直以來品味都相當多元,對高質量的藏品,無論是油畫還是紙上作品都十分關注。比如於2018年佳士得秋季拍賣中稀有的蘇軾《木石圖》就以逾4.6億港幣成交,為中國古代書畫的第一高價。而梵高這張《莫斯梅半身像》同樣相當罕見,是博物館級別的佳作。這張作品創作於1888年,是梵高藝術生涯的巔峰時期。他用蘆葦筆繪成3張紙本作品,本作是唯一一張完成度較高、還在私人收藏中的作品。另外兩張分別珍藏於普希金國立藝術博物館和巴黎奧賽美術館。作品由現任藏家購入後,其後將近40年未在市場上出現過。高質量的作品仍舊是考量的主因。


典:每年倫敦在印象與現代拍賣之外都會特別推出「超現實主義藝術晚間拍賣」項目,想請問為何在現代藝術項目下,只有超現實會額外成為專拍項目?您又如何觀察超現實主義藝術市場在亞洲的發展或接受度?

何:佳士得於2002年首次設立該領域專拍,至今已經19年,全球藏家對於這一開創性藝術運動作品的需求越來越強勁。無論是收藏古典大師的藏家,亦或是收藏當代藝術的藏家,都對超現實主義藝術有廣泛關注。

超現實主義藝術家如達利、馬格利特及米羅等人都是亞洲藏家耳熟能詳的藝術家,也有不少藏家已經開始涉獵超現實主義藝術領域。並且亞洲藏家對西方藝術品關注和介入的趨勢,反映了藏家需求的多元化,所以無論是畫廊或是拍賣行都不斷嘗試引入更多西方代表性拍品。在佳士得於2020年7月舉辦的四大城市接力拍賣「ONE:現當代聯合夜拍」中,四分之一的拍品由亞洲藏家收入囊中,足見區內買家對西方藝術珍品的關注和熱忱。

梵谷《莫斯梅半身像》(La Mousmé)估價來到700萬至1,000萬美元,有望在佳士得紐約春拍上成為藝術家最貴紙上作品。(佳士得提供)


典:在一個不確定的時期,您認為什麼樣的收藏是更值得被關注或收藏的?作為拍賣公司,您更傾向徵集什麼樣的作品?


何:作品的質量、品相及來源永遠是最重要的。作品的品相直接影響價值,不論購自何處,需留意藝術品是否保存良好。因此佳士得專家團隊憑藉專業知識,為藏家精選品質一流的藝術佳作,并可提供狀況報告。在徵件上,作為國際拍賣行,我們的拍品徵集相當多樣,我們的首要目標是為藏家推薦符合其預算的最佳作品。我們有不同年齡層、不同喜好的藏家,所以拍品涵蓋範圍也會更加廣泛。佳士得也矢志創新,不斷引領市場潮流與發展趨勢。


我們應該注意作品的來源或作品背後的歷史性。來源對價值影響甚大。佳士得於2018年有幸隆重推出洛克菲勒家族珍藏世紀專拍,見證我們為藏家呈獻來源顯赫藝術珍品的高超能力。這張梵高的《莫斯梅半身像》同樣也具有十分珍貴的歷史價值,其第一任藏家是梵高好友約翰.羅素(John Russel)。1888年夏天梵高先創作同名油畫《莫斯梅》(現藏於華盛頓特區國家藝術博物館),隨後畫了3張紙本作品,以供潛在買家挑選。他精心挑選了這張蘆葦筆作的紙本以及其他紙本,共12張作品,寄給了約翰.羅素並期待他購買自己的油畫。此後約翰.羅素一直珍藏此作至1920年才在巴黎杜魯酒店拍賣。其後作品轉手幾次,值得一提的是在二戰期間作品曾在納粹佔領荷蘭時被掠奪,自1943年起一直存放在阿姆斯特丹市立博物館,最終於1956年被歸還予赫希蘭德(Hirschland)家族。1983年,現任藏家從赫希蘭德家族購得此作,其後將近40年未在市場上出現過。如此可靠的來源會為作品顯著增加收藏價值。

怎樣定義藝術家在藝術史上的重要性呢?他們必須是在某一個時代中,具有超越同一時代的美學創作風格,具有承先啓后的表現,且被美術館、畫廊、收藏家所廣泛認同。藝術家具有帶動藝術潮流的支配地位,也具有跨區域市場及跨文化欣賞的可能性,以及國際市場的交流性。同時,他們的作品、不論在一級或二級市場均保持穩定的流通及活躍的交易,而且價位穩定成長。另外,這些藝術家的作品交易數量具透明度及活躍性,大多有完整紀錄存檔。時間越長受眾群越增長,越符合資產的定義。

能具備以上種種特性的藝術家作品,經過時間沉澱,價值只會不斷成長。簡而言之,我們建議藏家挑選藝術品入藏時,首要關注自己真正喜愛並欣賞的作品,同時亦考慮作品的品相和質量,以及其來源歷史。

雷內.馬格利特(René Magritte)之《私人日記》(1954)。(佳士得提供)

典:在英國正式脫歐與美中貿易戰下,您如何觀察全球藝術市場的轉變?

何:佳士得成立於1766年,至今已逾250年,在漫長歷史變遷中,我們不斷適應各地的政治、法律及文化方面的變化。而作為一家全球性大企業,我們對於非歐盟國家的寄售人(賣家)及買家的運輸及稅務問題的流程十分熟悉。隨著作品數量的增加,我們預計外部供應鏈(例如運輸)可能會出現一些問題,佳士得相關團隊與供應商均已做好相關的應對措施。再者,倫敦拍賣是一場全球性的拍賣。在2020年的《藝術巴塞爾與瑞銀集團環球市場報告》中指出,英國藝術市場80%的銷售額都來自非歐盟地區。同時我們仍然相信倫敦將繼續保持全球藝術市場的中心地位。儘管目前形式仍然充滿不確定性,但也帶來了機遇和挑戰,這也是一個要求我們的業務更符合全球客戶需求和加速創新的機會。歷史證明,藝術市場有著自然的恢復和適應能力,藏家們對來源有序、估價合理的藝術品一直以來都興趣濃厚。這影響著藝術圈的每一個人,所以我們必須通力合作,以塑造一個良好的藝術市場及藝術生態系統。


典:近年可見畫廊從事二級市場的交易,拍賣公司也直接涉及一級市場的買賣。就您觀察,未來是否沒有明確一級與二級市場的差異?您認為同樣做一級或二級市場,畫廊跟拍賣公司彼此之間的差異何在?


何:自去年新型冠狀病毒疫情(COVID-19)以來,市場形勢不斷地演變,而競爭也無處不在,這也要求我們拓寬思路,迎接更多的合作,包括畫廊與畫廊之間,拍賣行之間(如佳士得與嘉德的合作)以及拍賣行和畫廊間的合作。合作可以有效結合各自優勢,發展為成功的營運模式——不僅在短期內奏效,長遠而言亦可作為互惠方案,為市場不同層面提供協助。同時,拍賣行亦可發掘可能暫未被一級市場代理的潛力藝術家,為藝術市場注入活力,開創百花齊放的局面。

朱貽安( 47篇 )

Copyright © 2021 Artouch Inc. 保留一切權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