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w Reading
【簡秀枝專欄.透視全球畫廊主】阿拉里奧集團金昌一:「三位一體」的藝術家、收藏家和企業家
Dark Light
Dark Light

【簡秀枝專欄.透視全球畫廊主】阿拉里奧集團金昌一:「三位一體」的藝術家、收藏家和企業家

阿拉里奧畫廊(Arario Gallery)外觀一景。(簡秀枝提供) 韓國阿拉里奧畫廊(Arario Gall…
阿拉里奧畫廊(Arario Gallery)外觀一景。(簡秀枝提供)
韓國阿拉里奧畫廊(Arario Gallery)老闆金昌一,也是藝術家!?
我一向不喜歡畫廊老闆,一面經營畫廊,一面自己當起藝術家,總覺得角色錯亂,撈過了界。但日前到韓國參觀阿拉里奧集團總部,行經畫廊、美術館與企業大樓時,親眼見識金昌一的藝術作品與偌大畫室,讓我的觀念大幅改變。
金昌一(Ci Kim)於其工作室一景。(簡秀枝提供)
4月25日,當我信步走在位在韓國首都天安鬧區的百貨公司廣場前,親炙大型現代裝置藝術,包括知名的英國當代藝術明星達米恩.赫斯特(Damien Hirst)開腸破肚的人型雕塑,高聳入雲,周邊散置多件國際藝術家作品,像中國雕塑家隋建國等。鬧區商圈,用大型藝術烘托,整個區塊生動了起來,饒富興味,為藝術公共性、藝術融入生活,提供了最直接的見證。
阿拉里奧集團(Arario)負責人金昌一(Ci Kim)與達米恩.赫斯特(Damien Hirst)的大型雕塑作品《Hymn》。(簡秀枝提供)
在群雄並起的廣場空間裡,金昌一也有一件作品入列。是放大版的紅色皮包,赫然在目,也栩栩如生。
「大皮包,也可以叫藝術品!?」觀者不解。
「是的,當代藝術無所不在。」金昌一說。
金昌一(Ci Kim)的作品《Image II》。(簡秀枝提供)
為當代藝術的特性,提供非常通俗化見解,真正的讓藝術生活化分享普羅大眾。其實,金昌一不只是該百貨分公司老闆,他更是阿拉里奧的創辦人,旗下事業版圖擴及高速公路汽車站、百貨商場、餐廳、影院與藝術產業。其中,他是畫廊和美術館負責人,也是重要收藏家,更是持續投身創作的藝術家。他是《ARTnews》年度百大收藏家的「常客」、《Art Review》全球藝術權力榜顯具影響力的一員、德國《Monopol》雜誌也將他列入收藏德國當代藝術最重要的100位收藏家之一,名滿藝術界。同時,他擁有四間畫廊、五間美術館,還有超過3,700件的收藏,在國際上享有盛譽。
金昌一(Ci Kim)介紹阿拉里奧畫廊(Arario Gallery)的作品。(簡秀枝提供)
他的理想遠大、目光獨到,頗多先見之舉,已經在韓國藝術領域內泛起波瀾。自從1978年藏購了由韓國藝術家創作的風景畫後,便逐步走向藝術收藏之路。2000年左右,金昌一開始收藏英國年輕藝術家(Young British Artists)的作品,以及德國新萊比錫畫派(New Leipzig School)藝術。2005年進入中國之後,更開始收藏中國偏向實驗性的藝術。
阿拉里奧畫廊(Arario Gallery)外的大型裝置作品。(簡秀枝提供)
對於藝術家和作品的選擇,他更多還是依靠自己的直覺。他自嘲,運動員打球時,不需要別人告訴他該怎麼發球,他們的球技是經過訓練的。他對美的感知,是他從年幼時在和自然之美對話的過程中所建立的。因為事業經營的關係,他需要去紐約、倫敦、柏林等很多國外城市出差。只要時間允許,他就會去美術館看展覽,回來酒店再憑著記憶,將展覽是怎樣策劃、怎麼佈置,全都畫下來,這些經驗都在他個人的藝術收藏路上,以及美術館畫廊的展覽中,得以發揮作用。尤其個人創作,自不例外。
阿拉里奧畫廊(Arario Gallery)的作品。(簡秀枝提供)
金昌一的作品,基本上不賣的,他舉辦過一次個展,在天安阿拉里奧畫廊開幕,展覽名為「㯎」,是一個中國漢字,有「愚痴」的意思。意指他熱愛藝術,如痴如狂,無可救藥。有幸參觀金昌一在辦公室附近的大畫室,有種專業入味到令人瞠目結舌的地步。舉凡油彩顏料、工具、棄置廢棄物……,通通是他加注創意,轉化為藝術品的場域。金昌一說,他真的愛藝成痴,每天清晨,一定到畫室畫上幾筆或組裝些成品,才進辦公室上班。在在展現他的時間管理與創意發想的無所不在。
而向大自然汲取靈感,一直是他保持自己暢通思考的關鍵。金昌一回憶道,其某種意義上是一種自我狀態的表達,早在他孩提的時期,他就不太和別的小孩玩,反而對花朵、石頭和雲彩等自然之物更感興趣。雖然那個時候,父母也很擔心,如果是這樣的性格長大之後怎麼辦,但這樣的性格也給了他和自然萬物建立更好關係的機會,並直接牽引他到藝術領域去。
金昌一(Ci Kim)於其工作室一景。(簡秀枝提供)
另方面,金昌一的作品中,還是呈現了他這些年一直關心的對象,尤其是被丟棄的日常用品如何讓它們煥發新的生命意義。比如說個展展出的作品中,取材於他的商場中日常所見的塑料人形模特,這些人形模特在日常中會被極盡打扮,穿戴最時髦的服飾,光彩亮麗。但超過其使用壽命後便被丟棄,成為垃圾,他覺得很可惜,便希望將垃圾進過彼之手變成為藝術作品,給予它們新的生命。
金昌一愛屋及烏,一一將其擬人化,給他們帶上人們穿戴的帽子等,搖身一變就是藝術作品。打從29歲開始,從母親手中接下車站雜貨店舖子,逐步深入耕耘,乃至多角化發展。如今在商業上建樹良多,許多人覺得他是位成功的商人,連在藝術收藏上,也是成果斐然,早在2009年《ARTnews》就推選他為亞洲收藏家的Top 20。
金昌一(Ci Kim)於其工作室一景。(簡秀枝提供)
問起金昌一在藝術家、收藏家和企業家之間,他自己比較喜歡的身分是什麼?
「三位一體」,他不假思索的回答。
但如果藝術家、收藏家和企業家的三個身分,分開來看待呢?
「假如那個部分不在的話,另外的部分也不在。這三種身分也在不斷地互相影響!」他解釋,站在商業的立場,他學會從客戶的角度出發;身為美術館館長的時候,他也從觀眾的角度作考量;看到一件藝術品的時候,他更會回到欣賞者的角度。但毫無疑問,面對三選一問題的時候,他最喜歡的仍是做為藝術家,因為身為藝術家,不必考慮作品的銷售,他完全可以回到最樸真赤裸的自己,對著畫布和物件,大鳴大放,為所欲為。
阿拉里奧集團(Arario)負責人金昌一(Ci Kim,左)與典藏藝術家庭社長簡秀枝(右)合影。(簡秀枝提供)
簡秀枝 (Katy Shiu-Chih Chieh)( 210篇 )

典藏藝術家庭社長

Copyright © 2021 Artouch Inc. 保留一切權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