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閱讀
【簡秀枝專欄】毛骨悚然的生死探索,法國當代藝術家波爾坦斯基「憶所」在上海

【簡秀枝專欄】毛骨悚然的生死探索,法國當代藝術家波爾坦斯基「憶所」在上海

上海當代藝術博物館(Power Station of ART,PSA)舉辦克里斯蒂安.波爾坦斯基(Christ…
上海當代藝術博物館(Power Station of ART,PSA)舉辦克里斯蒂安.波爾坦斯基(Christian Boltanski)特展「憶所」(Storage Memory)。(簡秀枝提供)
6月下旬的上海,燠熱難耐的高溫30多度,然而,在上海當代藝術博物館(Power Station of ART,PSA)看克里斯蒂安.波爾坦斯基(Christian Boltanski)的展覽「憶所」(Storage Memory),卻讓人看出一身冷汗。
懷舊、死亡、隨機、命運等的命題,透過攝影、投影、集合,以及裝置,在在令人毛骨悚然。74歲法國藝術家波爾坦斯基,透過藝術創作,對於死亡與人類現況,反覆推敲,詰問思考。
波爾坦斯基出生於二戰尾聲,經歷了二戰後的猙獰,以及巴黎解放下的失序,他以童年際遇,對周遭的糾結質疑,提煉成創作素材,展開對生命中普世價值的遐想與辯證。
上海當代藝術博物館(Power Station of ART,PSA)舉辦克里斯蒂安.波爾坦斯基(Christian Boltanski)特展「憶所」(Storage Memory)。(簡秀枝提供)
早在4月下旬就聽說這個展覽很好,但遲遲無法成行。6月26日與「美術館之友」會長劉如容、「國藝會之友」前會長楊麗芬等,排出上海藝術朝聖之行,總算得以親炙現場體驗。
波爾坦斯基的展覽,不但視覺印象強烈,他一再對人類及自身存在的無盡詰問,看似簡單,卻發人深省,穿透人心。颼颼冷氣房,白布飄飄,幽幽燈火中,回望笑容可掬的黑白照片、成排黑衣搖晃,有如告別式祭壇,更像地下人間,陰森詭魅。我並不是個迷信的人,但看展的心情非常肅穆,彷彿一再與「阿飄」擦肩,處處充滿著亡者的聯想、亡者的味道,令人捏出冷汗來。《人類》(Humains)、《祭台》(Autel)、《紀念碑》(Monument)等,波爾坦斯基的想像力,實在太豐富,昏燈白幡、漫漫長廊、鬼影幢幢,讓人不寒而慄。
上海當代藝術博物館(Power Station of ART,PSA)舉辦克里斯蒂安.波爾坦斯基(Christian Boltanski)特展「憶所」(Storage Memory)。(簡秀枝提供)
上海當代藝術博物館(Power Station of ART,PSA)舉辦克里斯蒂安.波爾坦斯基(Christian Boltanski)特展「憶所」(Storage Memory)。(簡秀枝提供)
這個展覽的特殊性,從進入一樓大廳就能感受到。作品《無人》(Personnes),是20噸的衣服,堆積成小山,一台起重機,反覆抓勾,起重機的大手臂,有如巨獸的大魔掌,當魔掌垂吊而下,企圖抓走所有衣物,但真正被抓牢的衣物,卻相當有限,魔掌一拉高,就像入口的食物,受咀嚼而破碎,散出一大部分。
上海當代藝術博物館(Power Station of ART,PSA)舉辦克里斯蒂安.波爾坦斯基(Christian Boltanski)特展「憶所」(Storage Memory)。(簡秀枝提供)
藝術家選擇穿過的舊衣物,象徵芸芸眾生的軀體,一方面意味人走(死)衣留、死亡是帶不走任何身外物,另一方面,隨機抓握,好像是命運的圈選,總是幾家歡樂幾家愁,萬物如芻狗,天地不仁,就算是有心博愛天下的聖者,似乎也力不從心,永遠無法如願掌握。
這件作品的起重機,構成對命運的一種隱喻,作品自2010年巴黎大皇宮(Grand Palais)Monumenta首展迄今,一直受到重視與討論。
無獨有偶,命名為《機遇-命運之輪》(Chance-The Wheel of Fortune)的作品,也在探索生死、幸與不幸。
在高速旋轉系統設備驅動下,印有照片的「傳送帶」不停轉動。隨著電腦的控制,輸送帶經常隨機暫停,而機器會定格呈現某張嬰兒面孔,然後恢復運轉。一張張初生嬰兒,飛奔定格,反覆運作,有如命運與機遇,一再進行自我烤問。被選中的孩子,將來面對是何種命運?他們會成為明星?總統?還是小太保、流氓無賴?說機遇,不如稱天意,看似單純運氣,更多是宿命!
上海當代藝術博物館(Power Station of ART,PSA)舉辦克里斯蒂安.波爾坦斯基(Christian Boltanski)特展「憶所」(Storage Memory)。(簡秀枝提供)
的確,嬰兒從出生一刻起,身受種種限制與禁錮,好命不好命?幸福不幸福?果然,謀事在人,成事在天。這件作品,於2011年威尼斯雙年展(La Biennale di Venezia)法國館首展後,迭被追憶、討論,發人深省。
另一件作品《心》(Coeur),是以PSA的大煙囪內部,作為創作場域。若明若滅的燈泡,與藝術家本人心跳聲同頻率並閃爍,被無限放大的心跳,成為老舊空間的靈魂象徵,身處其間,聽著心跳,涼意撲身。不滅?永生?寓意深遠。
《影天使》(shadows)是藝術家利用陰影發想,透過光的照射,雕塑影子,投射在牆面上,包括骷髏舞、絞死者嘴臉、死亡天使、舞瘋至死,無一不暗示影射著死亡,絕美中見驚悚。
《聖地.智利》(Animitas)是波爾坦斯基在智利的阿塔卡瑪沙漠中,借助上百只小小的、綴于鈴蘭長莖枝頂的鈴鐺,重建大自然景象,藝術家利用打造出的廣袤周遭,製作13小時的影像。畫面唯美,有如當年林風眠筆下淒迷的風中蘆葦,饒富創意。
上海當代藝術博物館(Power Station of ART,PSA)舉辦克里斯蒂安.波爾坦斯基(Christian Boltanski)特展「憶所」(Storage Memory)。(簡秀枝提供)
另一個海邊作品《秘語》(Mysteries),拍攝於阿根廷帕塔哥尼亞,由三部連續影像構成,藝術家透過喇叭聲音與鯨魚進行溝通,並期待牠們的回應。在美洲印第安傳統中,鯨是可感知時間開端的生物。藝術家對未知領域的無盡追問,也是非常個性化的選題,令人難忘。
波爾坦斯基是位勇於面對生死的人,他的作品《最後一秒》(Last Seconds),正是以計數器精確紀錄他出生迄今所度過的秒數,這件作品有趣之處在於,作品一直未完成,直到他死亡。波爾坦斯基把作品和自己的生死,緊緊綁在一起,也見赤裸與真誠。
上海當代藝術博物館(Power Station of ART,PSA)舉辦克里斯蒂安.波爾坦斯基(Christian Boltanski)特展「憶所」(Storage Memory)。(簡秀枝提供)
很少遇到看展覽會冒冷汗的經驗,尤其30多度的溽暑中。波爾坦斯基令人肅然起敬。
上海當代藝術博物館(Power Station of ART,PSA)舉辦克里斯蒂安.波爾坦斯基(Christian Boltanski)特展「憶所」(Storage Memory)。(簡秀枝提供)
上海當代藝術博物館(Power Station of ART,PSA)舉辦克里斯蒂安.波爾坦斯基(Christian Boltanski)特展「憶所」(Storage Memory)。(簡秀枝提供)
克里斯蒂安.波爾坦斯基:憶所
展期|2018.04.25-07.08
地點|上海當代藝術博物館(Power Station of ART,PSA)
簡秀枝 (Katy Shiu-Chih Chieh)( 222篇 )

典藏藝術家庭社長

Copyright © 2021 Artouch Inc. 保留一切權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