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閱讀
松的美麗與哀愁

松的美麗與哀愁

台灣設計師打造的「松美術館」,卻沒有半張台灣藝術家作品被典藏⋯,些許遺憾。松美術館,王中軍讓人驚豔的私人美術館…
台灣設計師打造的「松美術館」,卻沒有半張台灣藝術家作品被典藏⋯,些許遺憾。松美術館,王中軍讓人驚豔的私人美術館。
台灣之光周光明
如果「松美術館」是件藝術品,被華誼兄弟董事長王中軍收藏,那是台灣之光,因為一手設計打造的設計師來自台灣的設計新秀周光明,雋秀優雅的白色量體,在古松成林,綠色如茵的空間裡,真是沉靜脱俗,讓我打從內心深處,引以為傲。
然而隨著人群,步入展間,「從梵谷到中國當代藝術」,竟然沒有一幅作品是來自台灣的,剎那之間,悵然若失⋯。
「松美術館」於9月24日下午,隆重開幕,位於北京非常郊區的溫榆河邊上順義一帶,接近機場航道,時時可見飛機盤旋起落,道路兩旁白樺樹挺立,非常富有鄉野之樸。
松美術館主人王中軍開幕致詞。右為學術主持、中央美院院長范迪安,左為保利拍賣執行董事趙旭。圖片提供:簡秀枝
一字排開的中國當代藝術明星藝術家。圖片提供:簡秀枝
合影藝術明星中,戴墨鏡的王中軍與黃玄龍。圖片提供:簡秀枝
王中軍說,該地區是他以低價買來作為馬場,現在馬不騎,受到航道管制限制,無法起高樓,索性回到藝術收藏偏好,興起打造私人美術館念頭。他深信,只要藝術品夠好,策展有力道,再偏遠都會有人慕名而來。
24日下午,秋陽普照,白色建築與綠草松林,相映成趣。王中軍事業有成,想進園參加開幕與餐會還真不少人,大門口工作人員嚴格把關。北京保利、嘉德兩拍賣巨頭掛名贊助,又有中央美院院長范迪安擔任學術主持,常天鵠策展,企業界、拍賣圈、藝術家們⋯都出席盛會,大家在戶外草坪上,高舉香檳杯中,恭賀王中軍的藝術大豐收。
有松則靈 往來無白丁
當在開幕典禮一字排開的中國當代藝術家,和王中軍一起合影,不乏大名頭的市場明星,令人印象深刻。就在星光熠熠的明星隊伍中,除了台北松翦閣主人黃玄龍,我遍尋不著台灣藝術圈臉譜。
開幕現場盛況。圖片提供:簡秀枝
藝術家劉小東、典藏社長簡秀枝、中央美院院長范迪安合影(由左至右)。圖片提供:簡秀枝
中國嘉德拍賣總裁胡妍妍(右二)的嘉德團隊,與典藏社長簡秀枝合影。圖片提供:簡秀枝
開幕之後,在王中軍與范迪安親自導覽中,進入嶄新美術館,高聳極簡的設計風格,完全把風光留給牆上藝術作品,這是來自台灣的周光明設計師,在設計過程中,用心良苦,希望為王中軍「去娛樂大亨色彩」,僅留下闖盪江湖之後,返璞歸真的單純初心,這個定位,十分貼切誠懇,很容易引起共鳴。
評覽展件,果然從梵谷到中國當代藝術作品,應有盡有,以收藏時間不過十多個年頭、2200平方米的私人美術館來說,算是差強人意,已經很難得了。
禮讚西方現代藝術大師之作
從梵谷(Van Gogh, 1853-1890)過世那一年的作品《雛菊與罌粟花》,色彩繽紛,彷彿是大師隕落前的命運絕唱,令人神往。畢卡索(Picasso,1881-1973)創作於1848年的《盤髮髻女子坐像》,展現大師探索空間的恆定特色,瑰麗亮彩,吸睛不已。法國大師魯奧(Rouault,1871-1958)的《教堂內部》,是十足的冥想世界,讓情感從聖殿穿透對外,現實與精神合而為一。
莫迪里亞尼(Modigliani,1884-1920)的雙面畫《讓.亞力山大》及《靜坐祼女》,是大師初到法國的藝術探索作品,融合立體與表現主義,初具個人風格,不減的是,畫中人物,淡淡的憂傷,令人動容。
松美術館,畢卡索作品《盤髮髻女子坐像》。圖片提供:簡秀枝
松美術館,蘇丁作品。圖片提供:簡秀枝
柴姆.蘇丁(Chaim Soutine,1894-1943)作品《香格里拉波蘭舞曲》、《午間風景》,都是二戰期間,那一代俄國藝術家經歷猶太人飄泊流離下的心神回眸,強烈視覺效果,令人不忍卒讀。莫蘭迪(Morandi,1890-1964)的《靜物》作品,總是呈現澄徹聖潔氣息,反映了充滿精神危機的當今世界,大師筆下,孜孜矻矻,孤獨中留住超脫與人性尊嚴,令人不寒而慄。
巴爾蒂斯(Balthus,1908-2001)《打牌》及《穿亞馬遜服飾的女孩》展現大師特立獨行風格,他的創作,在借助古典寫實、構圖、用色的同時,刻意回避透視法、明暗法⋯等用以偽裝深度的方式,建構屬於他自己的超現實世界,將其對現代工業文明的深惡痛絕,以及時代中普遍的信仰缺失,作了深刻反思,失望無奈之情,力透畫背。
法蘭西斯.培根(Francis Bacon,1909-1992)的30號作品《抬手的男人》,靜立展場,成為大家熱議的話題。有如硬邊的畫面分割效果,中央猙獰扭曲又模糊臉譜中,彷彿裸男在詭異的黒色縫隙中,露面窺探,令人遐想。看法蘭西斯.培根畫作,始終給人那種壓抑不安,也透露了不確定時代中,人性的陰暗與精神危機⋯。
松美術館,培根作品《抬手的男人》。圖片提供:簡秀枝
松美術館,賈克梅蒂雕塑《蒂亞戈雕像》。圖片提供:簡秀枝
賈克梅蒂(Giacometti)、亨利.摩兒(Henry Moore)、馬約爾(Maillol)與波特羅(Fernando Botero,1932-)是該美術館中,呈現的4件雕塑作品。其中位於獨立空間的賈科梅蒂作品,雖然只是63公分高的半身鑄銅塑像《蒂亞戈雕像》,鬼魅枯槁,彷彿歷經戰火燒焦的容顏,油然而生的恐懼焦躁情緒,把西方現代主義精神,展露無遺,這是哲學意味與精神感染力並存的經典,令人靜思默想,吟詠再三⋯。
完整豐富的中國現當代藝術
接著是中國現當代藝術的呈現。王中軍收藏2幅常玉作品,一是1931年創作的《白瓶粉紅菊》,35號,是典型常玉早期花卉作品,白底粉紅邊,黑筆觸鈎勒雛菊,淡雅清新。另一幅20號的《草原上的馬群》,是極少見的綠中偏藍的底色,刮繪出的5匹駿馬,有回頭嘶嘯,有蓄勢待發,也有俯地覓草,栩栩如生。潘玉良、趙無極、吳大羽、吳冠中、羅爾純、靳尚誼、朱乃正、陳逸飛、楊飛雲、王沂東、龍力游、李貴君、娟子、羅中立、程欉林、陳丹青、艾軒、何多苓、尚揚、王廣義、張曉剛、方力鈞、岳敏君、劉小東、冷軍、劉煒、周春芽、曾梵志、張恩利、毛焰、劉野、閻平、丁乙、王光樂、謝東明⋯,琳琅滿目,多元豐富。
松美術館,常玉作品《草原上的馬群》。圖片提供:簡秀枝
松美術館,陳丹青作品。圖片提供:簡秀枝
松美術館,羅中立作品。圖片提供:簡秀枝
松美術館,李貴君作品。圖片提供:簡秀枝
松美術館,冷軍作品。圖片提供:簡秀枝
這些大都是拍賣上的作品,看得出王中軍近年在拍場上,一擲千萬金,著力甚深。但對於一個立足台灣的藝術媒體來說,竟然沒有看到一件藏品是與台灣有關的藝術家。
聊可寬慰的是,整座「松美術館」,就像一座藝術品,是由台灣設計師周光明一手打造的。不只王中軍信賴周光明的設計品味,周光明還設計了不少中國大陸名流巨賈的宅邸或辦公空間,名氣不小。換句話說,台灣的設計創意,在中國被看到、被應用了,但台灣滿山遍野前輩、中青藝術家被視而不見,整個世代與區塊都消失不見了。
些許感傷落寞的情緒,一路伴我踏上歸途⋯。
簡秀枝 (Katy Shiu-Chih Chieh)( 287篇 )

典藏藝術家庭社長

查看評論 (0)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