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閱讀
奇幻動物森林 樋口裕子來臺首度海外個展——暗黑美學灌溉出的一貓一世界

奇幻動物森林 樋口裕子來臺首度海外個展——暗黑美學灌溉出的一貓一世界

樋口裕子以細膩筆觸與復古用色詮釋動物靈肉,並將其轉換成千件出展作品,手繪插畫、經典繪本、聯名創作、電影海報、毛氈玩偶、木偶屏風、自製動畫……都是她信手捻來地表現方式。藉由森林的綠意漸深,邀約你我鑽入藝術家腦內的萬千世界,也從詭譎與可愛間尋覓久違的童趣與療癒。

重啟國際交流的2024年,聯合數位文創於中正紀念堂重磅推出「奇幻動物森林 樋口裕子展」。這不僅是樋口裕子(ヒグチユウ、HIGUCHI YUKO)自2019年東京世田谷文學館舉辦「馬戲團」日本巡迴展後首度跨足海外的個展,也為臺灣量身打造全新主題、主視覺、6件作品與多種周邊商品,使眾多日本粉絲飛來臺灣共襄盛舉。

奇幻動物森林 樋口裕子展 主視覺。(圖片源自:聯合數位文創官網

樋口裕子以細膩筆觸與復古用色詮釋動物靈肉,並將其轉換成千件出展作品,手繪插畫、經典繪本、聯名創作、電影海報、毛氈玩偶、木偶屏風、自製動畫……都是她信手捻來地表現方式。藉由森林的綠意漸深,邀約你我鑽入藝術家腦內的萬千世界,也從詭譎與可愛間尋覓久違的童趣與療癒。

根據聯合數位文創總監鍾逸民所述,森林展場漸深的綠意變化,正是從白泉社《MOE》雜誌刊載的插圖進行圖層拆解、輸出而成。(攝影/鄭禹彤)

她從小寡言,使用2B鉛筆與代針筆勾勒世界的雛形。熱愛閱讀漫畫,卻不願被分鏡格線左右而走向繪畫創作,多摩美術大學畢業作品獲福澤一郎賞以來,備受關注。初期以女性人像為主題,但因模特兒身性羞赧、不願被公眾瞻看(註1),轉而發展日常動植物系列作品,結合過盛的想像力延伸暗黑卻不失溫馨的經典風格。活躍於東京,2018年在表參道建立BORIS雜貨店兼畫廊。筆下的貓咪、香菇、獨眼花朵⋯⋯不僅在29本繪本與作品集中活靈活現,GUCCI、UNIQLO、LAWSON、LADUREE、迪士尼、資生堂⋯⋯也爭相與她合作。儘管如此,依舊低調以鸚鵡頭像現身網路,身世背景成謎,甚至在臺灣開幕活動也在全程不露臉中完成。

對名牌不太感興趣的樋口裕子很欣賞GUCCI前任創意總監Alessandro Michele操刀的商品與秀場,此份合作案對她來說也十分愉快。(此為東京展場, 攝影/鄭禹彤)

展場一開始向我們介紹了樋口裕子20多年來創作的代表角色。多量的貓咪原形來自藝術家的家貓BORIS。BORIS的母親其實是被車碾身亡的,在母親拼死保護下存活使得BORIS更顯生命堅忍,也是隻過於元氣而頻繁出拳攻擊主人的貓(同註1)。

GUSTAVE。(攝影/鄭禹彤)

另一位貓頭、蛇手、章魚身的GUSTAVE,則是藝術家本人的化身。以不同編號、表情的GUSTAVE表現自己的多重性格,在展場末端的影片中,其他編號的化身不斷干擾專心繪圖的GUSTAVE,呈現毅力創作與偷懶玩耍的天人交戰。然而,貓只是因頻繁觀察而表現的題材,她也喜好近似血管的植物枝根與有鱗片的生物,多次繪畫鱷魚更是為了實現跟鱷魚共同生活的幻想。(註2)

ちくま雜誌封面創作展示風景。(攝影/鄭禹彤)
樋口裕子作品 展示風景。(攝影/鄭禹彤)

接下來則是樋口裕子的企業合作作品。比如:每當她的作品刊登即銷售一空之介紹繪本的《MOE》雜誌;一字排開創立一百多年的筑摩書房的出版品推廣誌《ちくま雜誌》,展示來自她親筆繪畫的多期封面;與Pokémon合作繪製的伊布;或將摩斯漢堡的漢堡化身生物,並與GUSTAVE變成好友⋯⋯。

樋口裕子與Pokémon合作繪製的多樣伊布。(攝影/鄭禹彤)
樋口裕子與摩斯漢堡聯名創作。(攝影/鄭禹彤)

縱使藝術家本身不曾表述,但她熱愛天地萬物、怪奇傳說的興趣似乎與日本人崇敬原始自然的天性有著密切關係。本次帶來的屏風、木偶、榻榻米坐墊也可見她將藝術用於常民生活的傾向,套用在昔日與今朝別無二致。

日本民俗木偶こけし作品 展示風景。(攝影/鄭禹彤)

在日本巡迴展中多次出現的屏風,改繪自17世紀琳派始祖俵屋宗達的《風神雷神圖》。《風神雷神圖》由京都最古老寺廟——建仁寺所有,目前則寄存在京都國立博物館。它絕妙之處在於,金箔背景上用深淺筆墨表現天空遠近,用中央留白對比兩神躍動。雖然樋口裕子的大量裝飾平面化了視覺感受,琳派不分長幼、貧富、貴賤的師承制度,仍與她普及於世的親近風格有所連結。

樋口裕子《風神雷神圖》。(攝影/鄭禹彤)

往裡頭走去,展出的是繪本的親筆原畫。在2011至2014年間,她因生育而減緩創作,並在2014年出版首本繪本《迷路的貓》(ふたりのねこ)。同時經營社群媒體,使知名度大幅提升。繪本故事源自藝術家兒子、灰色布偶與家貓的互動,比如:《迷路的貓》中,被遺棄的貓布偶與住在公園的流浪貓一起尋找小男孩主人;隔年發表的《世界上最棒的貓》(せかいいちのねこ)裡,布偶為了能讓小男孩更喜愛自己,四處尋找、吞食貓毛來變成貓咪,後因理解每隻貓的美好反觀自己,接納身為布偶才可以陪伴小男孩一輩子。

《世界上最棒的貓》展示風景。(攝影/鄭禹彤)

繪本對面一小區的系列作品,則是樋口裕子以《巴別塔》(BABEL)為本的改編創作。在《馬戲團》東京最終展場裡被陳列在入口處,可見其重要性。創作契機來自本展另一主辦單位朝日新聞社,曾在2017年將老彼得.布勒哲爾(Pieter Bruegel)代表作《巴別塔》借展至東京都美術館。作為活動一環,樋口裕子受邀在表參道藝文空間TOBICHI展示同名主題展,嚴選9張原作進行改繪。《巴別塔》講述古人為了通天而建立高塔,卻因貪婪野心觸怒天神而被迫講不同語言、四散各處,使高塔工程最終無法完成。雖然構圖與作品集印刷方式致敬布勒哲爾,卻可發現奔赴天堂與地獄的人皆脫去十字架,身陷地獄之人沈浸在愉悅之中。縱使失去警世意味,卻令人珍視當下的人事時地物。此案的另一份意義在於老彼得.布勒哲爾與樋口裕子的畫風都受16世紀荷蘭超現實藝術家耶羅尼米斯.波希(Hieronymus Bosch, 1450-1516)影響,可玩味東西方暗黑美學的演化殊同。

《巴別塔》展示風景。(攝影/鄭禹彤)

至於樋口裕子對暗黑美學的喜好,更可追溯到兒時對寺廟裡地獄畫的深感興趣。如此一來,我們也能毫不意外地理解她對恐怖片的喜愛,這些心思一一顯示在她自行再詮釋的恐怖電影海報。

恐怖電影海報再創作 展示風景。(攝影/鄭禹彤)

她在其他訪談中多次提及,受前輩好友兼恐怖漫畫大師伊藤潤二與其同業妻子石黒亜矢子的影響,兩人皆信:恐怖與喜悅並致存在,那是帶有惡意的愛,而哭與笑可以相提並論(註3)。筆者認為兩人的暗黑不從血腥暴力,而是藉想像力推導日常生活可能發展的詭譎,那麼即使登場主角真實樸拙,卻也讓可怕充滿力量。不同在於伊藤潤二將近乎神經質的敏銳、躁鬱極大化,而樋口裕子將情緒張力收斂成讓人共鳴、療癒的脆弱。這可以順帶提到她喜愛紅色與暗調顏色,那像是從側邊滲入的光線(註4),與過曝或闇黑相比更為出色,善、惡、污穢、純真都可以融在裡面。

恐怖電影海報再創作 展示風景。(攝影/鄭禹彤)

最後,不容錯過樋口裕子為臺灣創作的主視覺與6件作品。主視覺源於她眼中亞熱帶的繽紛與憂鬱。身穿類似客家花布的女子、耐陰卻與日本截然不同的蕨類植物、從外銷猖獗近轉而亟力保育的穿山甲、時不時出沒於臺日並象徵地震的皇帶魚、藝術家在中正紀念堂邂逅的蝸牛⋯⋯在主視覺中登場,為展覽獻上生機昂然的祝褔。6隻經典角色也換身華服出遊臺灣,以牠們為主角的周邊商品在開幕首週創下銷售佳績、好評如潮。

樋口裕子以臺灣為主題的新作。(攝影/鄭禹彤)

為使我們更沈浸於樋口裕子的奇幻森林,聯合數位文創經藝術家同意後,將作品放大輸出成展板,使觀者與作品間有更多互動可能。這也是藝術家首度感受自己作品被放大後構成世界令其耳目一新外,也考慮應用在後續展覽。

樋口裕子作品大圖輸出 展示風景。(攝影/鄭禹彤)

可愛氾濫的時代,悸動很難,然而樋口裕子的暗黑美學,於內,可以貫穿動物的內心細語和外表裝飾;於外,卻也可以理解陰鬱、認清自己、認真活著、懷有希望。那般細膩的祈願,回歸了藝術觸動人心的可貴。在日本漣漪波瀾後來到臺灣,期待你我共同體會。

樋口裕子作品 展示風景。(攝影/鄭禹彤)

奇幻動物森林 樋口裕子展

展期|2023.12.30–2024.04.07
地點|國立中正紀念堂2、3展廳
主辦單位|聯合數位文創、朝日新聞社


註釋

註1  FASHION PRESS〈【インタビュー】ダークファンタジーで女心掴む 人気画家ヒグチユウコとは?〉,2014發布。(2024.01.15閱覽)
註2 ほぼ日刊イトイ新聞,〈ヒグチユウコさんの世界-09会いたい人に、会っちゃう人〉,2017發布。(2024.01.15閱覽)
註3 迷誠品內容中心〈日本藝術家Higuchi Yuko:我很享受從小縫隙裡探勘自己未知的世界〉,2021發布。(2024.01.16閱覽)
註4 FUN’S PROJECT〈ヒグチユウコ対談-中川翔子のポップカルチャー・ラボ〉。(2024.01.15閱覽)

鄭禹彤( 23篇 )

畢業於日本武藏野美術大學,曾實習於東京國立近代美術館,現活躍於日台近現代藝術專文撰寫、旅遊導覽、翻譯經紀。用眼、耳、鼻、舌、身、意感知藝術的血肉笑淚,蛻變成字、普及於世。 合作邀約:chengyutungart@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