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閱讀
和之美,思文閣的世界觀:六月大入札會名品賞

和之美,思文閣的世界觀:六月大入札會名品賞

Beauty of Japan, Shibunkaku’s World View: Artworks from Shibunkaku Art Auction in June

思文閣入札會自2008年起每年定期舉辦,為藏家提供了一個開放交流的平臺,為美術品找到下一個歸屬,也讓好的作品以及作品背後的歷史、文化等得以傳承。本次入札會為6月5日至12日,共計234件作品。

在五月底甫落幕的2022臺北當代藝術博覽會,海量藝術品中總有能吸引目光駐足者,惟繫於觀者審美品味與學養目力。一位藝術史教授攝影井上有一的書法並刊於個人臉書,「喜歡這張」,簡短的文字表露最直接的感受。眾強中營造出一方雋永的和式美學,脫穎得青睞者,為來自日本的「思文閣」。

思文閣京都本社空間。(思文閣提供)

一間畫廊,85年故事。創立於昭和12年(1937)的思文閣,源於藏書家田中新於京都成立的古籍書店,現任社長田中大為第三代經營者,篳路藍縷幾十載,發展為總部座落京都,東京銀座設有分店的格局。以古籍為起點,專注近現代日本繪畫、書法乃至茶道文物,以及戰後和當代藝術領域。思文閣在深耕日本國內市場的同時,也具備廣闊的國際視野,是一家罕見的、頗具活力的資深藝廊。除臺北當代之外,思文閣亦常參展TEFAF、Frieze Masters、香港巴塞爾、上海西岸等頂級藝術博覽會,去年也有於巴黎OGATA舉辦聯展。

具備深厚歷史且沒有窠臼包袱的經營,實有賴於現任社長田中先生的開拓。他在24歲加入思文閣,肩負家學使命且具備留學海外的經驗,歷經數度危機的磨練革新後,深根基礎且更積極地面向世界。現年58歲的他,可謂日本家喻戶曉的書畫古籍鑑定名人,曾任知名節目「開運鑑定團」鑑定員,以手帕摀嘴屏氣凝神的鑑賞方式,而有「京都手帕王子」的綽號。

「『思文閣』一名由彼時京都帝國大學著名歷史學者中村直勝命名,除讀音、文字容易記憶的考量,亦包含著祖父創業時的初衷及願景─『思文閣』將不止步於古籍買賣,而是希冀能透過擴大經營範疇,比如史料編纂、書籍出版等等成為文化推廣及傳承者的角色。」田中先生從堂號談起,這85年來的初衷,致力培育、傳承、推廣優秀日本文化,希冀向世界介紹歷久彌新的日式審美哲學,持續傳遞感動與豐富文化內涵。

再細說其經營哲思核心,「『和之美』是思文閣的世界觀。『和』字在意為『倭』,即日本的同時,亦有『調和、混合、和睦相處』的含義。在據信有八百萬神靈居住的這片土地,與大自然及神靈共存的日本文化,有著接受各種不同事物的寬廣胸懷。思文閣世界觀中的『和之美』,正如『和』字字義,是對世間各種美的理解、接受、提煉並使之昇華。 從這個意義上來說,『和之美』不只限於日本和日本美術。

再說『美』,一言以蔽之,是『感動』。見到作品的一刻心動與否,是否能產生感動之情,這是我們選擇作品的基準。無問時代、形式與流派,為了幫助動人心弦的作品流傳後世,思文閣將上下求索,朝夕不倦。」

且不免俗地刺問,在這資本至上的藝術品交易世界,群雄逐鹿的國際藝廊間,為何要選擇思文閣?「思文閣的優勢在於:創業至今通過經手大量古籍而培養出的審美眼光與專業性,並貫徹始終以古書畫為中心的日本美術,之後延展至日本戰後藝術和當代藝術領域。在貨源與銷售方面,思文閣的關係網遍布海內外,與著名美術機構、收藏家以及美術業界長期保持良好互動。正因如此,我司才得以獨立持續舉辦高品質的入札會。」第三代展現出厚實的專業自信,毋庸置疑。

「入札」,意指「投標」。思文閣入札會自2008年起每年定期舉辦,為藏家提供了一個開放交流的平臺,為美術品找到下一個歸屬,也讓好的作品以及作品背後的歷史、文化等得以傳承。於2016年起,更充實了入札會的內容,並重新設計圖錄,繼承著自昭和35年(1960)起便引領業界新潮的美術品郵購目錄的通號,將「和之美」更為具體呈現。本次舉辦期間為6月5日至12日,共計234件作品,從橫跨明治、大正、昭和時期的大師掛軸及框裝秀作,到江戶時代畫人僧侶之書畫;既有在茶事中可使用的茶器,到花入、餐具、酒器等陶瓷器,亦有蒔繪、木雕室內裝飾品等日常「和之美」物件。「優秀美術作品不受限於時代與類型,且不管在任何時空也可以感動人心。」以下推介精彩作品。

橫山大觀,《夕顏》,畫心117×50 公分。(思文閣提供)

橫山大觀《夕顏》,有別於對大觀(1868-1958)印象中其富士山景所象徵的氣宇軒昂、具有強烈精神力量的畫境;而是展現出對物象細緻入微的觀照,畫中三四個葫蘆雖小卻已初有形廓,提示出此為由夏入秋的季節變換之景。這不免令人想到松尾芭蕉的名句「夕顔や秋はいろいろの瓢かな」,展現妖豔之美的夕顏,到了秋天就化作詼諧的葫蘆瓢。據落款判斷,本幅應為明治42年(1909)大觀41歲前後的作品,曾著錄於美術年鑑社昭和60年(1985)出版之《歴史を築いた日本の巨匠 第一卷 橫山大観》。

竹內栖鳳,《柳鷺》,畫心136×43公分。(思文閣提供)

竹內栖鳳《柳鷺》,一鷺單腿立於柳樹,背對著右側吹來的風。隨風柳葉多以露鋒筆尖描繪;樹幹則以幾乎不著筆跡、渲染之法來表現。從畫風及落款的特徵推斷,本幅創作時間應為大正7年(1918),可作為栖鳳(1864-1942)約50歲常常運用之彩色法特徵代表作。一隻鷺的畫題寓意「一鷺通曉一路」,又因鷺鷥向天高飛之際高鳴,而有著「一路功名」之吉祥祝願,成為廣受歡迎的圖式。

黃檗木庵,《七絕偈六行》,畫心39×81公分。(思文閣提供)

黄檗木庵《七絕偈六行》,「清淨圓明體自如,無生無滅妙玄樞。苟能直下承當去,任運逍遙樂有餘。」木庵性瑫(1611-1684)是黃檗宗萬福寺第二代住持,善書法,與隱元隆琦(1592-1673)、即非如一(1616-1671)並稱為「黃檗三筆」。本幅書乃寬文6年(1666)木庵性瑫56歲時的書法。末尾書「示」字,與其說是寫給自己,不如說是懷著垂示後人的念頭寫就。

黃檗費隱,《放下不見要甚麼》,畫心96×25公分。(思文閣提供)

黄檗費隱《放下不見要甚麼》,一行書筆力沉雄、氣象恢廓。此種風格為彼時最新的「唐樣」(中國樣式),也為日本書法帶來莫大影響。黃檗費隱(通容,1593-1661)是活躍於明代末期的臨濟宗僧人,祖籍福建省福州府福清縣,有嗣法弟子64人,以隱元為首。該作附有江戶時代前期畫僧百拙元養題寫的鑑定證明書,側面印證了費隱書法歷來受到的珍視。

河井寬次郎,《辰砂碗》,14×7.4 公分。(思文閣提供)

河井寬次郎《辰砂碗》。寬次郎(1890-1966)是1920年代「民藝運動」的宣導者之一。民藝運動者們著眼於日常生活,相信在「手工」生產之物,才能見到自由健康的美。本品穩重又不加修飾的造型,有著只有手工製作才能產生的韻味。寬次郎自製作陶藝初期便喜用「辰砂」釉(一種銅被還原後呈現紅色的釉藥),本品紅色的發色狀態也唯有他才能完成。

北大路魯山人,《麥稭稈繪豬口(小磁酒杯)》六件一組,7.5×6 公分。(思文閣提供)

北大路魯山人《麥稭稈繪豬口(小磁酒杯)》六件一組。從這組小酒杯亦能感受到魯山人(1883-1959)所言:「食器是料理的霓裳。」以食器襯托出對料理的考究此一意念。「麥稭稈」乃指豎線條紋樣好似麥桿,本品細粗線交互掩映,其對比耐人尋味。除此紋樣,魯山人也喜歡在茶碗、向附、酒器等上畫類似有平紋和粗豎條紋的圖樣。作品箱盒由魯山人晚年指定的指物師前田友齋製作。此外,箱蓋題字是負責魯山人晚年展覽會的善田喜一郎所書。

鴨居玲,《巴士底日》,畫心46×61公分。(思文閣提供)

說起鴨居玲(1928-1985),腦海中便會浮現出在昏暗的畫面上描繪老婆婆和自畫像的作品吧。人氣畫家在創作上的苦惱,在其作品中展現出來。巴士底日是法國的建國紀念日,當天各地都會燃放煙花,舉行閱兵式。本幅畫面上方飄揚著三面象徵巴士底日的旗子。最右邊旗子的配色讓人想到法國國旗,有趣的是細看其顏色順序與現有法國國旗相反,從左到右為紅、白、藍。從鴨居移居到西班牙的1971年左右開始,其簽名從「Rei Kamoi」變成了「Rey Camoi」,本幅簽名為前者,推測當於1969年到70年在巴黎期間所創作。

藍玉琦( 187篇 )

© 2022 典藏藝術家庭股份有限公司保留一切權利。8f-2網頁設計和維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