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閱讀
祟病赫赫中墨灑宇宙:紹興博物館「畸人青藤─徐渭書畫作品」展

祟病赫赫中墨灑宇宙:紹興博物館「畸人青藤─徐渭書畫作品」展

Splashing the Universe with Ink in Sickness and in Health: Xu Wei’s Calligraphy and Painting Exhibition at Shaoxing Museum
2021年適逢徐渭誕辰500週年,紹興市特別舉辦紀念徐渭誕辰500週年「畸人青藤─徐渭書畫作品展」。展場共陳列100餘件徐渭書畫、碑拓、古籍,以及後學書畫藏品,全方位展現徐渭作為文學家、書家、畫家的多重身分。

2021年適逢徐渭誕辰500週年,紹興市特別舉辦紀念徐渭誕辰500週年系列活動。紹興博物館聯合中國境內諸如北京故宮博物院、上海博物館、南京博物院、廣東省博物館、吉林省博物院、寧波天一閣博物院、浙江圖書館等30多家文博以及古籍收藏單位,共同推出「畸人青藤─徐渭書畫作品展」。展場共陳列100餘件徐渭書畫、碑拓、古籍,以及後學書畫藏品,全方位展現徐渭作為文學家、書家、畫家的多重身分。

「畸人青藤─徐渭書畫作品」展場。(翻攝自線上展廳)

病與畸:徐渭生平概述

徐渭,初字文清,後改字文長,號青藤道士、天池山人、田水月等,山陰(今浙江紹興)人,為明朝嘉靖年間紹興名士,長於文學、書畫、戲曲和軍事。徐渭最為人樂道的傳奇事蹟,莫過於他八次應考鄉試皆鎩羽而歸,卻因出色的文學才華受聘進入抗倭名將胡宗憲幕府,成為胡氏的機要秘書,負責起草呈報朝廷政治、軍事等重要文書`。中年時,精神疾病發作,以「拔壁柱釘可三寸許,貫左耳竅中,顛於地,撞釘沒耳竅」的血腥殘暴方式自殺未死,後一年,再因精神失常殺妻入獄。七年獄中生活,徐渭除了專心研究道教丹鼎燒煉之術,又專心習畫、作畫。出獄之後,每遇生活寒蹇迫促,輒變賣書籍、為人題寫詩文書畫以維生計。晚年窮愁潦倒,情況艱難,如明末學者陶望齡在《徐文長傳》中所說:「有書數千卷,後斥賣殆盡。幬莞破弊,不能再易,至藉藳寢。年七十三卒。」(徐渭的精神疾病與自殺事件,與當時政治時局密切相關,詳細論述請參見《典藏.古美術》2021年8月號) 

綜觀徐渭生平,73歲寫下自傳《畸譜》,並以「畸」字作為自傳名稱、蓋棺論定自己一生是非功過時,與其說他想要藉「畸」之一字凸顯自己不同於流俗、鶴立獨造的率真性情,使用反說方式自我標榜、自我美譽。倒不如說,徐渭從小立下的功名志向,如果被視為是中國士大夫一生的「正道」與「常則」,那麼,「畸」之一字的命稱,正可以照見徐渭在貧病交加的晚年,回顧其一生淹蹇困頓的遭際時,所呈現之自我否定、消極毀棄的心靈狀態,在無可奈何的現實中,以自我戲嘲的方式嘗試消解心中寥落失意的孤寂心緒。就「立德」、「立功」、「立言」三不朽的志業追求而言,徐渭終其一生並未完成年輕時期立下的儒者志向,然而其內在充沛強大的精神力量和生命活力畢竟要求有所表現、有所宣發,最後,終是在書畫藝術領域開創新局,傳世流芳。

徐渭極富張力與戲劇變化的一生,加上生前潦倒,身後得享盛名,作品價格屢創新高的傳奇色彩,以及精神疾病與藝術才華的隱密抽象聯繫,總是誘發大眾無盡迷想,讓徐渭的書畫作品長期處於中國藝術話題的高峰熱點上,經久不衰。1919年,吳昌碩提出「大寫一派世不多見」,而徐渭正為「大寫一派」開山巨擘的見解之後,徐渭作為中國「潑墨大寫意畫派創始人」的歷史定位逐漸被20世紀中期以後的專家學者和一般大眾所接受。徐渭在中國繪畫史上的地位自此凌駕於他在中國文學史上的地位。這樣的結果應當是自評為「吾書第一,詩二,文三,畫四」的徐渭始料未及的。

「畸人青藤─徐渭書畫作品」展品選介

徐渭《魚蟹圖》卷分為兩段,第一段墨寫河蟹鉗夾蘆花之狀。畫家以濃淡有別的水墨表現出蟹殼堅硬厚實、螯爪透明晶潤的質感,並以細勁流利的筆觸快速勾畫蘆葦的莖幹與河蟹的足尖。由於不拘泥於物象上的形似,畫家筆下的蘆花與河蟹雙雙呈現出隨風飄搖、若危若安的動態之感。第二段圖像描繪一尾鯉魚奮力地躍出波面,頭部和尾端呈露水面,中段的身體則依然浸沒於翻騰的水浪之中。畫家在鯉魚周邊簇點星星墨色,用以表現鯉魚翻躍的飛騰之力和水花四濺的波浪湧動之感。兩段畫面看似各自獨立,但有細微的波紋橫流漫衍,暗示水面空間的同一和連續。

兩段圖像旁邊的款識分別是「鉗蘆何處去,輸與海中神」,以及「滿帋寒鯹吹鬣風,素鱗飛出墨池空。生憎浮世多肉眼,誰解凡粧是白龍」,前者喻指弱小卑微的生命受迫於海中強權,不知何處可去、何人可依;後者寫出畫家筆下墨寶沒有知音可鑑、滿腹文才武略不受當世所用的無限心事。「海中神」與「浮世肉眼」是畫家對於當朝政治與時局的批評,「憎」之一字則流露出他對這一現象憤懣不平、尖銳激烈的心緒。

徐渭《魚蟹圖》卷,紙本墨筆,29×79公分,天津博物館藏。圖版來源:《徐渭書畫全集.繪畫卷貳》,北京:故宮出版社,2015。(楊晉綺提供)

《墨筆雜畫冊》中《河蟹》一開的款識與《魚蟹圖》相同,皆作「鉗蘆何處去,輸與海中神」。此一畫冊塗繪杏、蘭、葛根、菖蒲、葡萄、榴花、河蟹與竹石。畫家在第八開款識中題「道人寫竹并枯叢,卻與禪家氣味同。大抵絕無花葉相,一團蒼老莫(暮)烟中」,既戲嘲也不無一點自傲地宣稱他以率寫之筆與潑墨之法表現出竹石虛幻飄渺、氤氳蒼老的禪家況味。仔細觀察畫冊其他開頁,可以看見畫家用筆或粗放或細緩,同時雜揉勾、點、挑、曳等運筆方式,兼染濃、重、淡、乾、濕等墨色,筆墨深富變化,風格剛勁中含有許多溫柔秀麗之態。

明末清初文學家張岱在鑑觀徐渭畫作後指出,他對於唐太宗品鑑知名諫臣魏徵性情「娬媚」一事,心中存疑很久,因為「崛強之與娬媚,天壤不同」;但是「今見青藤諸畫」,「離奇超脫,蒼勁中姿媚躍出」,一種剛柔並濟之感油然而生,於是斷言唐太宗對於魏徵的「娬媚」評價是為「不妄」。援用張岱「崛強與娬媚」、「蒼勁中姿媚躍出」二語作為徐渭此一畫冊的評箋註解,貼切而適宜。

徐渭《墨筆雜畫冊》,紙本墨筆,共8開,各開30.4×35公分,北京故宮博物院藏。圖版來源:《徐渭書畫全集.繪畫卷壹》,北京:故宮出版社,2015。(楊晉綺提供)

《寫生圖》卷繪人物、魚蟹與各種折枝花卉;一圖搭配一詩,整幅畫卷由12段圖文交織而成。牡丹、水仙、荷花、葡萄、螃蟹與放鳶等景物,畫家或用白描,或以潑墨,時而單用一法,時而兩相錯陳,墨色秀潤,筆法波磔有致,簡易數筆中,蓬勃的大自然生機與清麗雅緻的氣質、神韻煥然而生,正是畫家一再強調之「不求形似求生韻」藝術觀念的筆墨實踐。每一幅景物右側配有畫家自題詩句,詩旁鈐有「天池山人」、「文長」、「青藤道士」等白文方印。 

圖中自題詩作的內容或是以物擬人,或是借物詠懷,皆在抒發花草自在華燦又紛紛謝落的漫漫時光裡,藝術家是唯一惜花、知音之人。通過紙上揮墨,畫家意圖留住花物的麗姿倩影與無限春光,也嘆怨自身韶華輕度與懷才不遇。其中「鯉魚」一圖的配詩與《魚蟹圖》中的詩作內容相同,但是「河蟹」一圖,圖樣雖然同於《魚蟹圖》,墨繪成鉗夾蘆花之狀,配詩卻更改為「郭索郭索,不用草縛。秋月煙消,沙水夜落」。季節更替、河潮退去的靜謐夜晚,脫開草繩束縛的河蟹自在地郭索爬行、徜徉嬉遊於滿布月華秋色的汀洲沙渚上。當寄情水墨的畫家行筆終卷,決心解放河蟹於一片寧靜的沙洲之際,也正將滿心抑鬱的自己從政治場域的渴念與失落之中解脫出來,暫得一宿清輝明月。月華雖然短暫,卻無住無相。在卷末一方「秋月煙消」裡,畫家心緒逐漸平和,與筆下的春花秋蟹一起沒入亙久而綿長的藝術時空長河中。

徐渭《寫生圖》卷,約1591,紙本筆墨,32.5×795.5公分,北京故宮博物院藏。圖版來源:《徐渭書畫全集.繪畫卷壹》。(楊晉綺提供)

《梅竹圖》軸以寫書之法圖寫折枝梅竹,筆意飄灑,風致雅麗。或老健或新生的梅幹與勁長的竹枝左欹右展,張合有致。畫家圖寫竹枝竹葉時,水墨乾濕濃淡看似隨意而發,然則竹葉向背宛然可辨,葉隙之間彷彿有光穿行流瀉,竹葉欣然伸舒,各有姿態。梅花花瓣施以桃紅顏彩,輕點暈染之間,深紅淺紅清灰濃黑之色相互烘托,輝映成趣。款題「一妹提紅拂,三丰下白鸞」二句詩作,以近似竹葉大小的筆畫,醒目地題寫在畫幅左上方。徐渭以物擬人,將桃紅色的梅花喻擬為手執紅色拂塵的紅拂女,風塵三俠為唐朝立下赫赫戰功的傳奇事蹟與俠客形象躍然紙上。文學故實與圖畫內容交互關聯,不僅令梅竹之姿更添颯爽風韻,畫家難忘功名、滿腹經綸卻一生飄零淹蹇的身世之感也隱隱然流布其中。由於書款字體碩大,書與圖幾乎平分畫幅,共同成為畫作的視覺焦點。題款與圖畫之間的主次關係由此別開生面,對於後起之揚州八怪在字款畫樣等形式布局上的屢創新變深有啟發。

徐渭《梅竹圖》軸,紙本水墨設色,116.5×32公分,廣東省博物館藏。圖版來源:《徐渭書畫全集.繪畫卷貳》。(楊晉綺提供)

徐渭繪畫的價值,直到明朝覆滅,改朝換代之後,才逐步得到遺民畫家諸如八大山人、石濤的認可,稍後,揚州八怪繼之發揚光大。蔣寶齡在咸豐2年(1852)刊行《墨林今話》中敘記,咸豐年間,文人、禪僧之間,師法徐渭繪畫似乎已經成為一種風尚。由於徐渭真蹟不易獲得,因此清代中葉以後,時人多有探索八怪以為門徑,進而認識徐渭繪畫者;即見徐渭繪畫贋品,也多有人認為贋品出自八怪之手。隨著徐渭聲名日大,偽作亦充斥市場,例如王端淑在順治17年(1660)題跋徐渭〈墨荷圖〉軸說:「明珠魚目,何分真偽。」咸豐時期,湯貽汾指出:「傖父紛紛直取鬧,大書青藤名敢盜。」潘曾瑩亦說:「予見青藤墨跡甚果,真贋各半。」清末民初,經由吳昌碩與齊白石的推崇、揄揚,徐渭水墨寫意花鳥畫的源流得以繼續綿延流長。

畸人青藤─徐渭書畫作品

時間│2021.05.19-2021.08.19
地點│浙江紹興博物館(線上展廳


本篇圖文節錄自《典藏.古美術》347期(2021年8月號),〈祟病赫赫中墨灑宇宙:紹興博物館「畸人青藤─徐渭書畫作品」展〉,作者:楊晉綺(臺灣師範大學國文研究所博士,英國倫敦大學亞非學院藝術史與考古學系博士)。

欲知徐渭精神疾病及其自殺事件詳細論述,以及更多「畸人青藤─徐渭書畫作品」展品深入賞析,請參見本期雜誌。

本篇圖文節錄自《典藏.古美術》347期(2021年8月號)楊晉綺〈祟病赫赫中墨灑宇宙──紹興博物館「畸人青藤─徐渭書畫作品」展〉。

【雜誌購買連結】

典藏官網

蝦皮賣場

博客來

UDN電子雜誌

樂天kobo電子雜誌

【更多古美術最新消息】

典藏.古美術FaceBook

楊晉綺( 1篇 )

臺灣師範大學國文研究所博士,英國倫敦大學亞非學院藝術史與考古學系博士。

查看評論 (0)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Copyright © 2021 Artouch Inc. 保留一切權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