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閱讀
躍然紙上的工筆仕女 態濃意遠淑且真

躍然紙上的工筆仕女 態濃意遠淑且真

綜觀當代水墨,以人物畫為專攻者相當罕見。人物的描繪極為不易,開臉的細膩、軀體的量感皆是功課。大觀藝術空間在20…
綜觀當代水墨,以人物畫為專攻者相當罕見。人物的描繪極為不易,開臉的細膩、軀體的量感皆是功課。大觀藝術空間在2017年新春,呈獻「意態淑真─王意評個展」,2月11日開幕當天,特別邀請了任教於國立中央大學藝術學研究所的周芳美教授進行講座,她由藝術史的角度出發,由古來「成教化,助人倫」的人物畫談起,延續至當代仕女畫的創作。學術圈對於仕女畫常見的議題討論之一,便是畫中女性是否臣服於男性畫家筆下,成為被觀賞狎玩的對象?然而,現場展示作品的氛圍,卻讓人感受不到一絲異樣眼光,觀眾們投注的,俱是對美的欣賞以及讚嘆。王意評畫中仕女多鵝蛋臉,面容飽滿圓潤;蛾眉淡掃,雙瞳靈動;細直的鼻樑與微勾唇角組合出易於親近的氣質。穠纖合度的身形、落落大方的姿態表現出女性柔中帶剛的個性:她們是美麗卻不張揚、柔軟卻不柔弱的理想化身。她筆下的女性俱是美的化身,為觀眾傳遞普世皆同的美麗信念。
大觀藝術空間「意態淑真─王意評個展」展覽現場。圖/大觀藝術空間
國立中央大學藝術學研究所的周芳美教授(左)與藝術家王意評合影。圖/大觀藝術空間
人物畫中的背景、用具雖為陪襯,卻需要大量功夫表現。王意評作品中最讓人印象深刻之處,便是此二。人物之美,不僅是面容姣好、身段窈窕,其氣質內涵最難表現。王意評的仕女姿態嫺雅,面容端莊秀美,氣質溫婉平和,人物或是身著明清服飾的古代大家閨秀,或身著現代旗袍的摩登仕女,不變的是典雅煦人的畫面氛圍。她們的行事及所處環境,亦是形塑其氣質的要點之一。年輕畫家極為重視衣著及背景細節,畫中仕女由其衣著可粗分為古代仕女及摩登女郎,各自處於相呼應的環境中。《桐陰覓句》中仕女坐於石桌前,身著淡雅褙子及深紅內裳,臂上藕色披帛上細緻地描繪花樣,腕上通透的玉鐲、耳上懸著的玉珠以及髮間珠翠,表現出舊時代富有才情的名媛閨秀。《花陰倚欄》則以兩位著旗袍的女性為主角,透過圓窗,觀者可見白裳女子憑欄遠眺,豆綠女子持書翻閱,兩人眉目之間的平和、唇邊的一抹微笑,傳遞出歲月靜好的恬適氣氛。近年來,「女力」成為顯學,女性的力量或許便如同畫中,是一抹柔軟微笑下的優雅與堅持。
王意評《桐陰覓句》。圖/大觀藝術空間
大觀藝術空間( 3篇 )

Copyright © 2021 Artouch Inc. 保留一切權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