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大千

從「大千世界」與「千年敦煌」談敦煌研究院與法國遠東學院
因應21世紀的多元發展,今日的敦煌研究院設立了許多專責機構:包括世界文化遺產敦煌莫高窟的科研文教機構、古代壁畫與土遺址保...
清代惲壽平《花卉冊》人民幣7475萬元破紀錄,北京保利千萬級書畫風雲!
6月3日、4日,北京保利夜場燦爛,古代、近現代書畫相繼舉槌,締造出22件千萬佳作(古代六件、近現代16件)。惲壽平168...
近代中國美術史三講:柯律格系列演講紀要
2019年4月最令人興奮的活動之一,莫過於藝術史學者柯律格(Craig Clunas)的系列講座。過往我們熟知的柯律格教...
從張大千的一封信談起——紙想告訴你:鳳梨紙、羅紋宣、 羅紋箋、魚子箋的故事
國立故宮博物院於今年4月1日至6月25日隆重推出「巨匠剪影─張大千120歲紀念大展」,展出其生平代表作及常用印章,可以略...
千萬毛中揀一毫:從張大千山馬、牛耳毫筆論毫料的冒名頂替
國立故宮博物院於今年4月1日至6月25日隆重推出「巨匠的剪影─張大千120歲紀念大展」中,展出〈集黃山谷辛稼軒聯軸〉就見...
台灣法院如何審理、認定偽作?從張大千《千山秋赭圖》偽作法律爭議談起
在藝術收藏領域,偽作或贗品的爭議存在已久。對於畫廊、收藏家或藝術投資人來講,他們其實關心的重點不是什麼著作權或民法姓名權...
大千「筆」蹤在日本:聽東京筆墨莊玉川堂、喜屋話當年
大千一生與筆墨為伍,對於用筆極為講究,曾說:「就外行的眼光看來,書法家隨便用什麼筆,也寫得出漂亮的字,但這只是皮相的看法...
青城回夢舊林丘: 張大千工筆花鳥畫的全盛期
國畫大師張大千為避日寇的侵擾,曾多次進出成都郊外的青城山,與家人一起寄住位於青城第一峰上的上清宮。上清宮被峰巒圍繞、環境...
吳文隆真心推薦,一起來迷「大千學」!
把握專訪張大千文獻收藏家吳文隆的機會,典藏團隊邀請他介紹手邊收藏,並且為讀者開出研究大千學的「夢幻書單」!
典藏深度直擊:張大千文獻收藏家吳文隆
文獻資料收藏家吳文隆,再加上知名的書畫收藏家林百里,臺灣二人已站上全球重量級張大千粉絲之表率雙峰,大千的世界愈趨完整。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