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閱讀
十年一瞬‧盛世之巔 專訪北京保利拍賣總經理李達

十年一瞬‧盛世之巔 專訪北京保利拍賣總經理李達

典 北京保利從最開始的第一場拍賣,到如今成為中國首屈一指的拍賣行,這十年來的艱辛過程不足為外人道。可否請您分享…
典 北京保利從最開始的第一場拍賣,到如今成為中國首屈一指的拍賣行,這十年來的艱辛過程不足為外人道。可否請您分享不同階段的成長歷程?
 北京保利拍賣在2005年成立,剛好是2004年SARS威脅的結束。那時,近現代書畫藝術的熱度迅速地衝起來,直到2006年聲勢下滑,因此在2005年的時候,對我們而言是一個波折,同年11月的首場秋拍有5.6億元(人民幣,以下幣值同)的成交金額,正好趕上近現代書畫藝術最後一波高峰的尾聲。而在2006年,近現代書畫熱度下滑,我認為這時候北京保利在進行徵集作品的敏感度特別強烈,選擇把油畫作為主力。
雖然在2005年就已經有一些好的油畫,我們也察覺到了市場上的風向,只是那時還沒有特別明確的想法要如何進行,而在2006年確實找了些不錯的作品,在2007年就有了跨越性地增長。那時候的保利還沒有專設古董、古代書畫、古籍的拍賣作品,只有近現代書畫,但是我們已掌握了油畫的發展。
到了2007年,中國當代油畫在國際拍賣市場上遍地開花,我們便抓準這個時機點,舉辦了在中國的首場夜拍。那時候的中國當代藝術家與作品,大多都還待在中國,這股熱度達到了巔峰,一直維持至2008年受到金融海嘯影響才減退。
北京保利設計家具專場。
典 北京保利2005年秋拍,也是首先在中國推出徐悲鴻的油畫作品,以《珍妮小姐》上拍?
 對呀,當時的成交價是2200萬元,不但打破徐悲鴻個人拍賣紀錄,也創新了中國油畫拍賣紀錄。
典 您認為北京保利成長至當前的規模,關鍵的節點是?中國藝術市場面臨景氣榮枯,有高有低,比方說2008年的金融海嘯,又是怎麼跨越過來的呢?
 雖然北京保利拍賣成立的時間比較晚,但時間點剛好落於中國政府推行十一五計畫、十二五計畫,在中國人經濟成長、積攢財力、有了資本的最佳時機,也就是所謂的「天時」。所以,藝術市場也在這時注入活水,而水漲船高;北京保利在這時刻誕生,可以說從沒有喪失過每個契機,也積極地學習國際間優秀的典範,在中國藝術拍賣界開創許多新作法。
2007年到2008年上半年,油畫的成交金額占了我們拍賣成果的半壁江山,而在同一期間,我們也加快培養古畫與古董等品項的質量,到了2010年,古畫、古董以及善本已經有穩健的成長,而後油畫熱度下跌、近現代書畫又走高。
因此,我認為北京保利在成立初期碰到了幾波市場大動盪,但都剛好搭在浪潮上,也的確都有好好發揮。最主要的當然還是心態與團隊,因為大環境造成的困難,並不單單只有我們會遇到,大家都同樣要面對。只要是以健康的心態認真做好每件工作、出自真心的替客戶提供服務;而專業度也決定了一間公司未來的發展,能否取得客戶的信服。所以我們始終在練內功、是一個學習型的企業。
2009年,保利拍出尤倫斯收藏的宋徽宗《寫生珍禽圖卷》,成交價為6171萬人民幣。(局部)
典 北京保利規模迅速成長,這當中對於內部管理的統御非常重要,可否分享公司的領導特色以及企業文化,是如何考量?與同性質公司不同之處在於?
 北京保利在公司管理上,可說是採取扁平式的管理:每個人在必要時都是一位獨當一面的負責人,後勤行政單位的財務、庫房等都可以全力地支援。也就是說中間並沒有太多繁複階層的官僚式制度,不需要耗時地逐層向上級報告,而可以有效率地施展作為。這樣的管理文化,也是我們保利與同性質公司在經營上的最大差別,因為可以及時把握更多機會。
比方說,2009年與重量級中國藝術品藏家尤倫斯男爵(Guy Ullens)的合作拍賣,就可以說是當時的前三大拍賣公司拱手把機會讓給我們;2008年金融危機使全球經濟局勢哀鴻遍野,也造成這些大拍賣行在評估利弊時趨於保守。北京保利身為一個年輕的拍賣行,思考的角度與他們並不同,我們看到當中的轉機比危機來得大,一旦錯過或許就再也沒有機會看到這麼多好作品。也因而在2009年秋拍的「尤倫斯夫婦藏重要中國書畫」夜場以降,使我們自此能與這些大拍賣行比肩並行,一舉建立起的聲勢也維持到現在,因為我們藉此開啟了中國古代書畫的億元時代,例如:曾鞏的《局事帖》以1.08億元成交、吳彬的《十八應真圖卷》以1.69億元成交,都創下中國書畫作品的輝煌紀錄。
這時候,整個局勢都是往上走的,中國在2009年的四萬億投資計畫使得池子裡的水(資金)更多了,每個人都有大筆的資金,也就提高了買賣的意願,作品在多人競逐下價格也隨之升高,北京保利那一年的成交金額也到了大約120多億元。那時候,藝術市場是一瞬間被大筆資金推到浪潮頂上,價格交易並不處在正常的狀態下。要扣除掉這種最高與最低的數值,才可以歸結出一個合理的市場價格;可視2011年為最高峰、而 2005年則是最低潮。
2010年,保利拍出黃庭堅《砥柱銘》,成交價為4億3680萬人民幣。(局部)
典 北京保利不斷擴大各個拍場與拍賣主題,都成為中國拍賣業的創新者之一,從珠寶、酒類到其他奢侈品的拍賣,乃至於設計家具。能否分享是如何準確地掌握動向與經營市場?
 其實中國的藝術拍賣市場也差不多是在這十年才活絡起來,雖然有一些成立了20年的拍賣行,但那時民眾都在攢錢、投入藝術市場的資金還沒到位;所以可以說這些拍賣行的前期都在挖坑種樹,潛心培養市場。到近十年來,藝術拍賣市場才明確地顯現出當中的作品價值與資金波動,大動作地熱絡起來。
而我們在主要以拍賣油畫獲利的時候,就已經在擴充其他藝術品項的版塊,像是古董、古畫,坦白說一開始都賠錢,因為當時品牌資歷輕,比較難收到精品與發掘客戶。
另一方面,我們也積極在市場中投入教育活動,並不單單把北京保利設定為一個只進行商業行為的拍賣公司,所以大規模地辦理展覽,讓客戶透過欣賞與學習,提高眼界,而能夠真正理解藝術品的意涵與價值。從2005年到現在已辦了上百場的展覽,並有專設展覽部門在策畫以培育藏家的品味,像是2014年每個月都舉辦2場,就有整整24場。這種公益性質的初心,也確實讓我們得到很高的回報。外界都在驚訝為什麼北京保利能在這麼短的十年內竄升至中國拍賣市場的高峰?實際上是我們在這當中下了非常多的苦心與功夫:教育市場、培育藏家、不厭其煩地去推廣藝術品的價值,甚至還提供了金融服務。
2005年秋拍徐悲鴻《珍妮小姐》,成交價是2200萬人民幣,在當時不但打破徐悲鴻個人拍賣紀錄,也創新了中國油畫拍賣紀錄。
典 北京保利有極為龐大的客戶群在支持著,那麼是如何看待、維繫與客戶之間的密切關係?
 這些年來,北京保利一直致力於與客戶建立互信的長久關係。我們與客戶彼此間產生了黏性,形成一種互相依存的生態鏈;只要一進入北京保利,他們就捨不得離開,因為會不斷地接收到最新的展覽資訊,客戶不自主地會被吸引來參加,也因此能夠不斷地累積。從2005年首場拍賣的幾百位客戶,到現在已積累積了2萬多位客戶,拍賣網站點擊率是以上億次的計算,反映出客戶對我們品牌的認可。這幾年,北京保利也建置了專屬的APP、微信、電商,讓客戶可以隨時接收到最新的信息,無論是想要看作品、買作品、賣作品,都能夠滿足其需求。
除此之外,我們還與其他藝術單位建立合作與補助關係,像是:李可染藝術基金會、黃冑美術基金會等,並與北大光華管理學院合作成立藝術管理研究中心,培植藝術管理人才,希望全面地建立資源。
2009年北京保利全體成員與尤倫斯合照。
典 您是如何回顧北京保利一路走來的十年歷程,對未來又有什麼樣的期許?
 北京保利的成果可以說是水到渠成,我們盡可能提供了多元的服務,這些渠是一道一道建立來的,而客戶好比水,是自然而然流動過來的,更不會硬被圈住的。大家都可以在北京保利這個平台上得到自己想要的,我們也得到了客戶的支持,深受他們信賴因而不斷締造拍賣佳績。這樣緊密的關係並不會在雙方互相得利後就終止,這也才是從事藝術工作的專業與理想,出自於對藝術作品的真心喜愛,並想讓它健康而良性的發展,而北京保利未來依舊會秉持這樣的理念持續邁進。管子說:「一年樹谷,十年樹木,百年樹人。」我們期許,北京保利能成為百年樹人。
台上一分鐘,台下十年功。
2015年,北京保利拍賣迎來成立十周年盛事,作為中國拍賣市場雙雄之一,年輕的北京保利不啻是個令人欽羨的傳奇。但成功,絕非偶然,更不是一蹴可幾。《典藏投資》邀訪北京保利拍賣總經理李達女士,身為中國最大拍賣行的開路先鋒,分享北京保利創辦歷程的點滴與思維。北保團隊,如何打造十年迅猛崛起的江山神話。
北京保利拍賣總經理李達。
林亞偉 (lin Ya-Wei)( 100篇 )

Copyright © 2021 Artouch Inc. 保留一切權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