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閱讀
回望藝術征途的起點,中國美術學院美術館「大道無極—趙無極百年回顧特展」盛大揭幕

回望藝術征途的起點,中國美術學院美術館「大道無極—趙無極百年回顧特展」盛大揭幕

Looking Back at the Beginning of His Art Journey: “The Way Is Infinite: Centennial Retrospective Exhibition of Zao Wou-Ki” Opens at Art Museum of China Academy of Art

在中國美術學院美術館展出的「大道無極—趙無極百年回顧特展」,於9月20日揭幕,匯集全球美術館、基金會與藏家,呈現上百幅油畫、200多件作品與相關文獻,可謂亞洲最大規模的回顧展。時逢趙無極(1920-2013)逝世十周年,擇在其藝術啟蒙學校杭州藝專(中國美術學院前身)呈現此檔特展,爬梳其藝術生涯與輝煌成就,更特別展出以杭州為主題的作品,別具紀念意義。

中國美術學院美術館於趙無極基金會聯合策劃的「大道無極—趙無極百年回顧特展」,自今(20)日正式揭幕至展明年2月20日為止,為期長達五個月。趙無極(1920-2013)作為學術與市場高度兼具的華人藝術家,在國際間更享有極高知名度,作品至少獲全球150多個重要博物館及美術館典藏,如:法國龐畢度藝術中心、美國大都會藝術博物館以及英國泰德現代美術館等。

中國美術學院。(photo credit: 郭東杰)
「大道無極—趙無極百年回顧特展」展場一景。(佳士得提供 All works by Zao Wou-Ki : ⓒ Zao Wou-Ki – ProLitteris, Zurich.)

「大道無極—趙無極百年回顧特展」接連在9月19日、20日舉辦的開幕論壇,講者陣容包括:中國美術院院長高世名、中國美術院美術館館長余旭鴻、中國文聯副主席許江、北京大學燕京學堂院長董強、趙無極基金會藝術總監揚.亨德根(Yann Hendgen)、前法國總理多明尼克.德維勒班(Dominique de Villepin)以及法國邦索大學藝術史博士蘇珊.鮑爾(Susan Power)等人,分別以不同角度解析趙無極藝術的豐碩面向,為這檔眾所矚目的展覽作了相當札實的學術暖身,接著將於9月26日正式對公眾開放。

「大道無極—趙無極百年回顧特展」開幕現場。(photo credit: 張丁元)

這檔特展不僅被視為杭州亞運會的重要文化項目、2024年中法文化旅遊年項目、中法建交六十週年誌慶等指標性質。於趙無極個人而言,杭州作為藝術生涯的起點,在逝世十週年之際於此舉辦大型回顧展,爬梳其藝術生涯與輝煌成就,更別具意義。在展覽中以杭州為主題的作品就包括:《我在杭州的家》、《我父親的花園》以及三聯作《向我的朋友亨利.米修致敬》、《向弗朗索瓦致敬》,雙聯作《向塞尚致敬》等代表之作。

趙無極,《我在杭州的家》,布面油畫,65×80.7 cm,1947。私人收藏 (佳士得提供 ⓒ Zao Wou-Ki – ProLitteris, Zurich)
趙無極,《我父親的花園》,布面油畫,38×46 cm,1955。私人收藏 (佳士得提供 ⓒ Zao Wou-Ki – ProLitteris, Zurich)

展品匯集自法國龐畢度藝術中心、法國國家造形藝術中心、法國賽努奇博物館、新加坡國家美術館、中華藝術宮、蘇州博物館、香港M+博物館、香港藝術館、德基美術館、中國美術學院美術館等藝術機構,趙無極夫人弗朗索瓦.馬爾凱(Francoise Marquet)以及全球私人藏家等,並且由法國駐華大使館、中國駐法國大使館、中國駐瑞士大使館特別支援,以及法國駐上海總領事館、法國文化中心、佳士得協辦。展覽呈現129件油畫,以及水彩、水墨、版畫、瓷繪作品與相關文獻共200多件,以「兩個傳統」、「融會共生」、「如鏡他山」、「無限生機」、「如詩如畫」以及「成為無極」等六大主題,串連起趙無極在不同階段的探索與實踐,可謂亞洲目前最大規模的趙無極回顧展,也體現中法文化交流的成果。

佳士得亞太區現代及當代藝術部主席張丁元於9月19日論壇首日進行展品導覽。(張丁元提供)

趙無極出身於書香世家,父親趙漢生為上海恆生銀行股東亦會以繪畫自娛,其家族擁有不少字畫收藏,包括像是趙孟頫與米符的真跡,因此趙無極自幼便受藝術薰陶,更獲得家人支持而在1935年考入國立杭州藝專(中國美術學院前身),師從校長林風眠以及吳大羽等革新派,為其藝術啟蒙奠定札實而開放的創作觀念,在學期皆已接觸西方現代藝術名家塞尚(Paul Cézanne)、馬蒂斯(Henri Matisse)、畢卡索(Pablo Picasso)等創作觀念。1941年,趙無極在林風眠推薦下留校擔任助教,並於重慶舉辦生平首次個展。而後,趙無極在父親的資助下,於1948年偕妻子趙景蘭赴當時的藝術中心法國持續深造,1949年便於克勒茲畫廊舉辦在法國的第一次個展,並首度參與「五月沙龍」直至1978年為止。

1939年,趙無極(前排左二)與同學在雲南昆明安江村國立藝術專科學校教室前合影。(中國美術學院美術館藏,許鐵生家屬捐贈)

在1950年代初期,趙無極在日內瓦舉辦版畫展覽,因緣際會下看見保羅.克利(Paul Klee)的繪畫深受震撼與啟發,他選以中國甲骨文與青銅器銘文為創作符號,開創出具有中國水墨意境的抒情抽象油畫,可謂他於藝術生涯所展開的第一個特殊風格。然而,趙無極在1950年代中期則因婚變而陷入低潮,不過,危機也為轉機,他在1957年與皮耶・蘇拉吉(Pierre Soulages)同赴紐約,受到當時美國抽象表現主義畫家弗朗茲・克萊恩(Franz Kline)、菲利普・加斯頓(Philip Guston)等人的作品啟發,趙無極有意增大畫作尺幅、風格也邁向磅礡雄偉而展開了長達十三年的「狂草時期」。在1958年與第二任妻子陳美琴結婚,自同年起他不再為作品命名,皆僅以完成日期為題,逐步奠定抽象創作的大師地位。在1960年代,趙無極毅然從符號的刻劃掙脫而出,以抽象表現主義的揮灑揉合中國草書的走筆章法,建構起風格獨具的抽象山水意象。

趙無極,《紅太陽》,石版畫,48×34 cm,1950。中國美術學院收藏 (佳士得提供 ⓒ Zao Wou-Ki – ProLitteris, Zurich)
「大道無極—趙無極百年回顧特展」展場一景。(佳士得提供 All works by Zao Wou-Ki : ⓒ Zao Wou-Ki – ProLitteris, Zurich.)

然而,當陳美琴於1972年逝世時,大受打擊的趙無極一度無法創作,而後揮灑了九米巨秩《紀念美琴–10.03.72》以表思念,此作獲龐畢度藝術中心所藏。而為了排解喪妻的鬱悶讓他決定返回中國探視家人,這也是趙無極在出國後首次返鄉,期間造訪許多名勝古蹟也觸動中國文化根源對他的創作影響。同時,趙無極在詩人朋友亨利.米修(Henri Michaux)的鼓勵下,重拾水墨創作並特別注意線條的運用以及留白的經營,並轉化至油畫創作當中,此後的風格已不見先前的強勁凌厲,而推進至另一種心境的「空靈時期」。1977年,趙無極與第三任法籍妻子弗朗索瓦.馬爾凱(Francoise Marquet)結婚,作品調性也更顯輕盈。

「大道無極—趙無極百年回顧特展」展場一景。(佳士得提供 All works by Zao Wou-Ki : ⓒ Zao Wou-Ki – ProLitteris, Zurich.)

早在1980年代,趙無極已憑藉獨到而豐碩的創作力,在國際藝壇確立其無可取代的一席之地。1984年,趙無極獲法國文化部長賈克・朗(Jack Mathieu Émile Lang)提名,授予法國榮譽軍團頒授軍官勳章。1993年,趙無極獲法國總統密特朗(François Mitterrand)頒贈榮譽勛位、2002年再獲頒法蘭西藝術院終身院士。此外,在1994年,趙無極也獲日本皇家頒發高松宮殿下記念世界文化賞(繪畫)。

「大道無極—趙無極百年回顧特展」展場一景。(佳士得提供 All works by Zao Wou-Ki : ⓒ Zao Wou-Ki – ProLitteris, Zurich.)

回顧趙無極的創作,不難發現他經常引用傳統中國水墨畫作裡面的意象及詩歌入畫。對此,趙無極曾表示詩歌與繪畫互為交匯最吸引他的地方在於:「我覺得在實體上,兩種藝術表現形式的本質是一樣的。無論是以畫筆在畫布上揮毫,還是用手在紙上寫字,都是生命氣息的流露。它們不需實形也能透露隱義,關於宇宙的隱義……詩最叫我喜歡的,是那遊逸在字裡行間裡,一種自由的感覺。」

趙無極,《錫耶納廣場》,布面油畫,50×45.5 cm,1951。趙善美女士捐贈,香港M+博物館藏 (佳士得提供 ⓒ Zao Wou-Ki – ProLitteris, Zurich)

而在個人繪畫成就之外,趙無極對於跨越國族的藝文交流亦貢獻良多。他與貝聿銘於1950年代初期在巴黎結識並成為好友,並在1982年將貝聿銘介紹給法國文化部長埃米爾・比亞西尼(Émile Biasini),也促成了在1989年貝聿銘為羅浮宮設計玻璃金字塔的契機。而在2006年,貝聿銘提議以展覽「黑白夢」作為他所設計的蘇州博物館新館開幕展,同場展出趙無極與中國藝術家徐冰及蔡國強作品,創造連結不同世代的藝術對話空間。此外,趙無極亦曾在1997陪同法國總統席哈克(Jacques René Chirac)搭乘總統專機訪中,會晤中國國家主席江澤民、1998年中國國務院總理朱鎔基訪法,席哈克也贈與趙無極的畫作。這些事蹟都顯見趙無極是受到中外藝壇共同認可的藝術家,就如席哈克所言:「趙無極洞徹我們兩大民族的天性,集兩者於一身,既屬中華又屬法蘭西。」而極為欣賞趙無極繪畫的席哈克,更曾為趙無極於1998年在上海舉辦的首個大型回顧展圖錄作序。

1985年,趙無極於繪畫講習班。(佳士得提供)

趙無極曾在1985年受中國文化部之邀,返回杭州的母校(現為中國美術學院)舉辦為期一個月的繪畫講習班,27名學員為中國各地美術院校的教師,包括曾任中國美術學院院長的許江也是親炙趙無極授課的學員之一。課程期間,趙無極大方傳授藝術觀念與繪畫技巧,他甚至還請法籍妻子充當模特兒供學員練習速寫,而講學的錄音內容在之後亦被彙整成書《趙無極中國講學筆錄》,影響深遠。除了創作技法的指導,趙無極更強調身為藝術家要具備自主創造的意識,「我到這兒來,是要告訴你們我的感受、我的知識,讓你們在我走後知道如何走自己的路。」

1983年,趙無極(前排右五)與浙江美術學院(現中國美術學院)師生合影。(中國美術學院美術館藏,趙無宣捐贈)

勇於嘗試與融會各種創作語彙的趙無極,不僅實踐多元的藝術面貌,也是深受收藏市場支持的超級明星,屢屢刷新拍賣紀錄,使其成為亞洲繪畫拍賣紀錄的保持者,高度恐難有人企及。目前的最高拍賣紀錄,也是創作生涯最大尺幅的油畫作品《Juin-Octobre 1985》(1985年6月至10月),尺寸280×1,000公分、約為1300號的三聯屏恢宏巨作,是趙無極應貝聿銘之邀為新加坡萊佛士(Raffles)旅館所繪製,可謂再度見證傑出的抽象藝術家與建築師之間的情誼。此作在2018年9月香港蘇富比拍出成交價5億1,037萬港元(約合6,500萬美元),在當時除了刷新藝術家個人拍賣紀錄,也成為香港拍賣史最高成交額畫作,更寫下亞洲油畫拍賣最高紀錄。而在更早之前是由原主新加坡萊佛士旅館釋出,在2005年香港佳士得春拍登場,當時由台灣藏家以低預估價1,600萬港元的出價競得、1,804萬港元(約合230萬美元)成交,就創下趙無極當時的拍賣紀錄,對比2018年的轉手價格顯見驚人報酬率。

趙無極最高價拍賣作品為2018年拍出的《Juin-Octobre 1985》,成交價達5億1,037萬港元。(本刊資料室)
ARTouch編輯部( 1588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