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閱讀
顛覆過去,四位藝術家共同獲頒「透納獎」

顛覆過去,四位藝術家共同獲頒「透納獎」

在頒獎典禮上,卡姆莫克代表四位獲獎者朗讀他們的聯合聲明。在聲明當中,他們提及透納獎原是針對英國工作的英國藝術家而設立的獎項,但如今試圖擴大「英國人」(British)的意義,表示彼此作品皆設法以「傳達凝聚的象徵姿態」(symbolic gesture of cohesion),表達反對孤立、排斥敵對的立場。
2019年透納獎(Turner Prize)於周二晚(3)公布得獎結果,並在英國馬蓋特(Margate)舉辦典禮。這次首度由四位入圍者共同獲獎,平分4萬英鎊的獎金。創下這個歷史首例的關鍵,起因在於入圍的約旦藝術家勞倫斯・阿布・哈姆丹(Lawrence Abu Hamdan)、倫敦藝術家海倫.卡姆莫克(Helen Cammock)和泰.莎妮(Tai Shani)及哥倫比亞藝術家奧斯卡.穆里略(Oscar Murillo)共同呼籲,希望評審能理解基於「共通、多樣且團結一致。」(commonality, multiplicity and solidarity)的理由,因此促成最終四位入圍者共同得獎的協議。
透納獎(Turner Prize)首度由四位入圍者共同獲獎。(©getty images)
即便四位藝術家素昧平生,但因入圍透納獎而有了聯結。在頒獎典禮上,卡姆莫克代表四位獲獎者朗讀他們的聯合聲明。在聲明當中,他們提及透納獎原是針對英國工作的英國藝術家而設立的獎項,但如今試圖擴大「英國人」(British)的意義,表示彼此作品皆設法以「傳達凝聚的象徵姿態」(symbolic gesture of cohesion),表達反對孤立、排斥敵對的立場。而今年的透納獎確實也是政治意味最濃的一屆,四位入圍者作品主題探討移民、父權體制、嚴刑虐待及公民權等議題。
海倫.卡姆莫克《The Long Note》,2018 。藝術家以影音作為創作媒材,關注少數族群的發聲,以女性身份重新省思歷史書寫,藉由聲音、文字及圖像的挪用,展現不同的觀點及文本。(©Helen Cammock)
2019年,奧斯卡.穆里略(Oscar Murillo)在上海chi K11美術館舉辦個展。其創作包含繪畫、裝置及行為藝術等多元媒介。重視全球資本主義運作下,物件與觀念流通的交織關係,曾以原生國哥倫比亞的文化符號及作物為創作沃土及隱喻象徵,探索闡釋勞工、移民、社群及貿易等世界問題。(©the artist and chi K11 art museum)
入圍後四位藝術家向評審寫信表達訴求,不希望各方議題相牴觸而受到忽略。而在獲知共同得獎之後,其聯合聲明中再次強調:「我們各自處理與面對迥然不同的政治面向,因此若因得獎而議題相互對立,引發什麼議題比較重要、值得被優先關注等的聯想,我們認為這會是個問題。」他們也期望以此行動,表現對國際社會的期許:「此時的英國及世界各地皆有政治危機,許多人和社群都被分裂而孤立,我們希望積極利用這個得獎機會,共同發表感言,傳達藝術和社會一樣,需要更多共通性及多樣性,並且團結一致。」
約旦藝術家勞倫斯・阿布・哈姆丹《Earwitness Inventory》於 Chisenhale Gallery展出場景,2018。曾受國際特赦組織及「法醫建築」(Forensic Architecture)之委託,藝術家採訪了敘利亞賽德納亞軍事監獄(Saydnaya)囚犯。他運用「回聲分析」的技術,形塑犯人藉由聽覺所理解的監獄場域。作品現正參加2019年58屆威尼斯雙年展。(©the artist and Chisenhale Gallery,London. Photo by Andy Keate)
泰.莎妮《DC Semiramis》,2018。她作為跨界實踐的藝術家,具作家、導演、影像創作者及雕塑家等多重身份,其作品運用影像及裝置的形式討論女權主義。(© the artist,Photo by Keith Hunter)
泰德美術館(Tate Britain)館長亞歷克斯.法爾哈森(Alex Farquharson)認為藝術家們透過自發性訴求提供了評審們一次震撼思考。因四位藝術家各自以參與式創作反映他們對於政治的深刻關注,也造就了這個有著35年歷史的獎項,首見有集體獲獎的結果。
ARTouch編輯部( 1323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