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閱讀
與常玉《花毯上的側臥裸女》重逢

與常玉《花毯上的側臥裸女》重逢

A Reencounter with Sanyu's "Nude on Tapestry"

2023佳士得香港秋拍「二十及二十一世紀藝術」晚間拍賣,將以常玉創作於1929年的《花毯上的側臥裸女》領銜。此畫或許可謂常玉情愛圖譜中最是表現出單純、真摯且情意綿綿的作品。誠如收藏家姚謙所云:「…關於Kiki…很多藝術家都曾邀請她做模特兒,她的形象在許多畫家的作品中都有呈現。Kiki在畫壇上可謂傳奇女子,她的形象在這些畫家筆下各有不同,這反映出每個人的審美觀、價值觀和知識深度。」常玉畫面上的Kiki,猶如一位嬌羞的少女般,臉紅回眸,恰是這神情與姿態讓作品有別於其他粉紅時期的裸女,那充滿著慾望凝視與線條研究,以致於較少細膩地勾勒女子的容顏表情。

如果人生分四季,那麼四十三歲(1938)以前的常玉便一直活在春天緋紅的叢花裡。愛情與生活兩愜意的1920年代末期至1930年代初期,恰是那芳菲正濃豔的美好時節,讓常玉在畫布上,通過柔媚的粉紅與妖嬈的裸女,描繪出猶如李後主〈菩薩蠻〉「花明月暗籠輕霧……奴為出來難,教君恣意憐。」抑或〈一斛珠〉中,「曉妝初過……暫引櫻桃破……繡床斜憑嬌無那。」般,勾勒青春情愛的美好詩意。

常玉,《花毯上的側臥裸女》,油彩畫布,80×130 cm,1929。預估價:HK$100,000,000-150,000,000(佳士得提供)

藝術家的粉紅裸女系列,見證了常玉在花都巴黎那穿梭於雲鬢花顏女子間的流金歲月,見證了他那「魂迷春夢中」的風華歲月,勾勒出藝術家那「留待舞人歸」的快意生活。在這粉紅的裸女中,藝術家1929年《花毯上的側臥裸女》或許可以是常玉情愛圖譜中最是表現出單純、真摯且情意綿綿的作品。誠如收藏家姚謙所云:「……關於Kiki……很多藝術家都曾邀請她做模特兒,她的形象在許多畫家的作品中都有呈現。Kiki在畫壇上可謂傳奇女子,她的形象在這些畫家筆下各有不同,這反映出每個人的審美觀、價值觀和知識深度。」常玉畫面上的Kiki,猶如一位嬌羞的少女般,臉紅回眸,恰是這神情與姿態讓作品有別於其他粉紅時期的裸女,那充滿著慾望凝視與線條研究,以致於較少細膩地勾勒女子的容顏表情。

1929年《花毯上的側臥裸女》最吸引觀者凝視的,恰恰是那畫作中背向畫家又羞赧回眸的粉嫩臉龐與眼神。那宛若李後主在〈更漏子〉中:「……紅粉面,花裏暫時相見。知我意,感君憐,此情須問天。」對小周后那充滿愛意神態的描寫。畫面裡那側臥於花毯上的粉紅裸女,見證了藝術家生命中的浪漫詩篇,少女對藝術家的孺慕情愛,藝術家對少女的迷戀,全在常玉的畫筆下清晰描繪出來。不禁引人想像那藝術家與模特兒之間霎那而生轉瞬而逝的愛戀時刻。

《花毯上的側臥裸女》細膩描繪出女子羞赧的臉龐與眼神最吸引觀者凝視。(佳士得提供)

值得注意的是,若從李後主的詞回望常玉此一時其畫作上的花布,那麼似乎可以更深一層地去理解藝術家筆下的花、草、馬等等花毯圖像以及花毯與粉紅裸女之間的意象關係。諸如〈浣溪紗〉的「……紅錦地衣隨步皺……」,〈玉樓春〉的「……待踏馬蹄清夜月……」,乃至於〈喜遷鶯〉中「……啼鶯散,餘花亂……」等等以自然動植物來隱喻愛情裡的種種心緒。常玉本是南方佳公子或許亦同樣孺慕南方佳公子的李後主其藝術造詣與才氣,也因此,藝術家通過畫筆以粉紅時期的花毯與裸女來比肩李後主那恣意風流的年少芳華。當凝視作品《花毯上的側臥裸女》時,觀者或可以想像常玉一如李後主般:「臉慢笑盈盈,相看無限情。」地凝視著眼前那位女子。

《花毯上的側臥裸女》的花毯圖像細節。(佳士得提供)

一直深受常玉作品吸引,姚謙於受訪時表示,自己一直很喜歡常玉早期作品中簡單的造型與色彩,但隨著年紀增長,自己的閱讀視野也隨之變化,進而發現:「……他的作品與宋畫有很大的關聯。這點是隨著我近些年對古典畫作,無論是西方還是東方,有了更深的瞭解之後才明白的。我發現他借鏡宋畫,以及西方繪畫的手法都融合得非常好。我總覺得常玉是一位女性的歌頌者。他用非常文藝、詩意的方式來描繪女性,甚至他畫的水果、花蓓,都隱含著一些女性的暗示;女性的線條呈現在他的水果、靜物作品中。……」這細膩且深刻的觀察,晚唐、五代至兩宋那追求「詩中有畫;畫中有詩」的藝術意識,確實深刻構造了華人審美意識裡的基本主軸,而常玉絕對是深諳其美學精髓的箇中翹楚。觀察常玉不同時期的裸女,姚謙也認為中年之後,常玉的裸女擁有更多書法性的線條,更像是利用女性形體的線條進行山水畫的構圖,這對他而言是常玉非常獨特的表現。到了晚年,常玉畫中的女性形象減少,相較於「性」,更多的是晚景的孤獨。深受粉紅色時期吸引的姚謙也認為,《花毯上的側臥裸女》除了成熟、篤定、完整,也是其個人認為更能代表常玉裸女的畫作,既是對女性的歌頌,也是其人生有些領悟時期的創作。

常玉《花毯上的側臥裸女》於上海預展現場揭幕亮相之際。(佳士得提供)

若是人生有四季,那麼1929年的常玉恰是在春天芳菲最深的濃豔處。《花毯上的側臥裸女》見證了藝術家的年少風華,卻又靜靜地在時間裡隱去了蹤跡。作品完成後的半個世紀,1978年,新婚的法國音樂製作人赫蓮娜與弗朗西斯.德雷福斯(Hélène and Francis Dreyfus)成為了《花毯上的側臥裸女》的新主人,作品再一次見證了另一個愛情故事。而後,又過了將近半個世紀,《花毯上的側臥裸女》再次出現在世人眼前,等待著見證下一個深情摯愛的傳奇。姚謙認為,《花毯上的側臥裸女》無論是進入其經紀人亨利—皮爾.侯謝(Henri-Pierre Roché)、尚.克勞德.希耶戴(Jean-Claude Riedel)的收藏,或是之後由德雷福斯夫婦收藏,都是在一個相對無名的狀態,換言之,收藏的眼光正是建立在是否擁有自己的觀點、見解與閱讀,而非隨波逐流的名聲追逐。

電影《一代宗師》裡宮若梅對著葉問說:「世間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別重逢。」那是愛情的遺憾與喟嘆,然而,或許「相遇」真的都是「重逢」。在將近半個世紀後,《花毯上的側臥裸女》靜靜等待著與另一樁情愛「相遇」,並且與自己的故事「重逢」。

2023佳士得香港二十世紀及二十一世紀藝術秋季拍賣

預展時間:2023.11.25-11.28,10:30–18:30
千禧後晚間拍賣:2023.11.28,18:00
二十及二十一世紀藝術晚間拍賣:2023.11.28,19:00
二十世紀藝術日間拍賣:2023.11.29,14:00
二十一世紀藝術日間拍賣:2023.11.29,17:00
地點:香港會議展覽中心,灣仔港灣道1號

朱貽安( 98篇 )

大學學習西班牙文,後修讀中國藝術史,有感於前生應流有鬥牛士的血液,遂復研習拉丁美洲現代藝術。誤打誤撞進入藝術市場,從事當代藝術編輯工作。曾任《典藏投資》編輯、《典藏.今藝術&投資》企劃主編,現為典藏雜誌社(《典藏.今藝術&投資》、典藏ARTouch)副總編輯。

查看評論 (0)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