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閱讀
趙無極買氣銳不可擋,2023佳士得上海拍賣十週年「二十及二十一世紀藝術晚拍」戰報

趙無極買氣銳不可擋,2023佳士得上海拍賣十週年「二十及二十一世紀藝術晚拍」戰報

Zao Wou-Ki’s Unstoppable Popularity: Reports from Christie’s 10th Shanghai Auction Anniversary 2023 20th/21st Century Art Evening Sale

2023年為佳士得上海拍賣十週年,在9月23日舉辦「二十及二十一世紀藝術晚拍」,拍品匯集東西方、現當代藝術名家,以跨越年代與地域的藝術對話,呈現中國市場的國際藝術視野與收藏潛力。42件拍品共售出40件,成交率達95%,成交總額逾1億2,400萬人民幣。前五高價拍品依序為:趙無極的《16.02.64》、趙無極的《蓮花》、草間彌生的《野》、愛因斯坦的手稿《新舊場論》、以及畢卡索的《男子頭像》。

2013年秋季,佳士得(Christie’s)在上海舉辦首場拍賣會敲響了外資拍賣行在中國的第一槌,宣告中國和全球藝術市場接軌的時代來臨。佳士得擘劃中國市場的時間軸若再往前拉,便是在1994年以第一家進駐中國的國際拍賣行之姿,插旗上海設立代表處,而後在2013年成為首家在中國取得拍賣業務執照的外資拍賣行,並於同年9月進行為期三天的拍賣相關活動,包括:藝術論壇、拍賣預展、私洽展售會以及綜合門類的晚間拍賣,為中國內地買家提供更進一步與國際藝市的對話及交流契機,讓西方藝術體系也得以受到中國市場的欣賞與接受。

佳士得於9月23日舉辦「上海拍賣十周年:二十及二十一世紀藝術晚間拍賣」。(截自網路直播畫面)

這十年來,全球局勢與市場幾經起落,近年更遭逢疫情衝擊。不過,據2020年的佳士得年度業績數據顯示,亞洲買家佔全球拍賣成交份額達34%、更首度超越美洲,呈現持續增長之勢。去(2022)年3月,佳士得推出「二十及二十一世紀藝術:上海—倫敦聯合拍賣」,首度以上海、倫敦接力的模式,在後疫情階段重啟於上海舉辦的實體拍賣會,最終斬獲2億2,200萬人民幣成交總額,不僅超越疫前水準更創下歷史新高。而今年五月的香港春拍,中國買家的競投總額為亞太區第二高,較去年同期增長28%,都反映出中國藝術市場的韌性。

今年9月為「佳士得上海拍賣十周年」誌慶,本(23)日在上海華爾道夫酒店登場的「上海拍賣十周年:二十及二十一世紀藝術晚間拍賣」由陳良玲擔綱拍賣官,所持的拍賣槌正是十年前在首場上海拍賣會使用的,極具紀念性。本場晚拍名單匯集東西方、現當代藝術名家,以跨越年代與地域的藝術對話,呈現中國市場的國際藝術視野與收藏潛力,共推出42件拍品、售出40件,成交率達95%,成交總額逾1億2,400萬人民幣。

前五高價拍品依序為:趙無極的《16.02.64》、趙無極的《蓮花》、草間彌生(Yayoi Kusama)的《野》、愛因斯坦(Albert Einstein)的手稿《新舊場論》、以及畢卡索(Pablo Picasso)的《男子頭像》。

趙無極《16.02.64》拍出1,240萬人民幣,為全場之冠。(佳士得提供)

本場以趙無極的《16.02.64》領銜,適逢今年為藝術家逝世十週年,中國美術學院美術館舉辦的「大道無極—趙無極百年回顧特展」甫在日前盛大開幕,再次梳理與鋪展趙無極的藝術成就。《16.02.64》以沉鬱的棕色調為主,自800萬人民幣起拍、由現場買家出價至1,000萬逼退兩位電話買家,成交價為1,240萬人民幣小幅超越高預估價,穩坐本場冠軍寶座。

至於趙無極另一件先登場的《蓮花》是較為少見的靜物畫作,更以鮮黃色為底,自是令人眼睛一亮。從320萬人民幣起拍便吸引多方競拍,在跨入600萬門檻以後,形成一名現場買家與中國區主席楊媛草(Rebecca Yang)代表的電話買家拉鋸的膠著戰況,最終由楊媛草代表的買家出價880萬勝出,成交價為1,094.8萬人民幣,躍居本場亞軍。

佳士得中國區主席楊媛草代客戶出價880萬人民幣競得趙無極《蓮花》,以1,094.8萬人民幣成交價,躍居本場亞軍。(截自網路直播畫面)

草間彌生在1989年於紐約舉辦大型國際回顧展,標誌其藝術成就達到新高峰,而同年創作的《野》匯集了多種標誌元素:無限網、圓點以及植物等,以各異的圖樣鋪展出飽滿的構圖和充滿表現張力的形態,彰顯她旺盛的創造力與強大的自我意識。此作估價為550萬至850萬人民幣,自480萬人民幣起拍、由現場買家以998萬人民幣成交價競得,為本場第三高價之作。至於另一件稍晚上拍的經典《南瓜》壓克力畫作則以756萬人民幣易主,也名列晚場第六高價。

草間彌生《野》以998萬人民幣成交價易主,為本場第三高價。(佳士得提供)

而日本當代藝術板塊還有必不缺席的奈良美智(Yoshitomo Nara),但本場皆為小品而未有高價競逐的情況上演,創作於1996年的女孩頭像《無題》尺幅僅為7.4×9.5公分,以估價區間的252萬人民幣成交,至於另一件《黃色的狗》則引來多方電話買家競逐,最後以低預估價十倍之多的300萬人民幣落槌,成交價達378萬人民幣。此外,塩田千春(Chiharu Shiota)的《皮膚》與六角彩子(Ayako Rokkaku)的《無題(ARP19-048)》登場,也都順利易主。

奈良美智創作於1996年的《無題》拍出252萬人民幣成交價。(佳士得提供)

本場別具話題的拍品莫過於舉世聞名的物理學家愛因斯坦手稿也首度登上亞洲拍場,亦是中國拍場第一次推出西方古典藝術的品項。此手稿的英譯版本首次發表於1929年2月3日《紐約時報》的特別增刊,標題即為《新舊場論》(Altes und Neues zur Feld‐Theorie),是愛因斯坦受報社所託以比較容易讓人理解的形式解釋他最著名的兩大貢獻:狹義相對論(1905)和廣義相對論(1915),而書寫此份手稿來回應公眾對這些理論的興趣。此份以德文寫成的手稿多達14頁,內容包含兩個方程式和一個時空連續統結構圖,以及其中兩頁背面的科學公式。自600萬人民幣起拍,由兩線電話買家對峙,最後的成交價達937.5萬人民幣,為本場第四高價之作。

愛因斯坦簽名手稿《新舊場論》拍出成交價937.5萬人民幣,為本場第四高價之作。(佳士得提供)

在西方現代藝術方面,佳士得祭出畢卡索的《男子頭像》(Tête d’homme)領拍,而回顧十年前的上海首拍,當時安排壓軸登場的畢卡索作品也是這位西方藝壇巨匠首度被引進中國拍場,即以低預估價兩倍之多強勁成交。而本次上拍的《男子頭像》此作完成於畢卡索創造力特別豐沛的1969年,以恣意筆觸、鮮明用色鈎描出一名火槍手的形象,是他在此時期經常繪製的經典主題。拍前估價為700萬至1,000萬人民幣,但現場競拍熱度未如預期,自600萬人民幣起拍、由電話買家追加一口至620萬人民幣即落槌,以成交價780.2萬人民幣排名第五。夏卡爾(Marc Chagall)兩件花卉與人物作品皆吸引許多書面委託出價,而後再由電話買家持續追高價格,如拍前估價為38萬至58萬人民幣的《夜晚在樹上相擁的藍衣情侶與山羊》(Etreinte en bleu et chèvre dans l’arbre, la nuit),最終以強勁的239.4萬人民幣成交。

畢卡索《男子頭像》以780.2萬人民幣成交,名列本場第五。(佳士得提供)

至於本場的中國現當代藝術拍品,匯集吳大羽、艾軒、譚平、丁乙、劉煒、薛松乃至夏禹、張子飄等不同世代縮影,皆斬獲穩定的市場支持。中國抽象藝術先鋒吳大羽的《無題 67》自320萬人民幣起拍、567萬人民幣成交,洽落在估價範圍。劉煒的《風景1號》起拍後引來多線電話買家爭搶,最後由亞太區現代及當代藝術部主席張丁元(Eric Chang)所代表的買家以低預估價三倍的150萬人民幣競得,成交價為189萬人民幣。而丁乙的《十示 2018-4》也以接近高預估價雙倍176.4萬成交價易主。此外,不容忽視的還有甫在今年初於紐約舉辦個展的90後中國藝術家張子飄,本場上拍的《蘑菇雲 02》自28萬人民幣起拍,最後以高預估價兩倍的100萬落槌,成交價為126萬人民幣,後勢可期。

吳大羽《無題 67》以567萬人民幣穩健易主。(佳士得提供)

西方當代藝術方面,女性藝術家受到追捧程度亦不容小覷,莎拉.休斯(Shara Hughes)的《朦朧》(In a Haze)估價為180萬至280萬人民幣,拍前即吸引多筆書面委託出價,最終仍由書面委託買家以403.2萬人民幣競得。瑪麗亞.貝利奧(María Berrío)的《飛行之夢》(The Dream of Flight)估價為180萬至280萬人民幣,由兩線電話買家互爭,最後由資深專家張丹丹(Dina Zhang)代表的買家出價至高預估價280萬落槌、成交價為352.8萬人民幣。安排在拍賣尾段的珍妮維.菲吉斯(Genieve Figgis)的《社交畫像》(Social Portrait)也以低預估價四倍之多的126萬人民幣易主,大幅超越拍前估價。

莎拉.休斯《朦朧》拍出403.2萬人民幣成交價。(佳士得提供)
瑪麗亞.貝利奧《飛行之夢》以352.8萬人民幣成交。(佳士得提供)
ARTouch編輯部( 1609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