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列松

酷兒的擬像:楊登棋個展「居家娛樂」的肖像攝影
「居家娛樂」提供了一個機會,讓觀眾思考個人、媒體與攝影之間的關係,它既不是「代表」(紀實的觀點),也不是「形式」(現代主...
歷史編撰方法的拓荒之旅:側記2022重建臺灣藝術史學術研討會「水平的藝術史:藝術史編撰法在臺灣」
今年9/3、9/4於國美館舉辦的2022重建台灣藝術史學術研討會「水平的藝術史:藝術史編撰法在臺灣」由北藝大郭昭蘭教授策...
【影形力專欄】未來的未來:臺灣影像藝術的補時論
作為歐洲未亡人的雷奈及《廣島之戀》之於臺灣影像藝術而言,究竟屬於後殖民式的時差還是肇因於不同視角所構成的視差?誠然,從《...
布列松其實是一個接案攝影師:從《布列松在中國》兩種呈現方式看布列松的攝影
對於布列松而言,雜誌頁面與黑白照片之所以同樣具有價值,是一種人道主義混合形式美學的結果。它往藝術與報導的兩個極端發展,而...
報導攝影巨擘紀錄1949年政權即將移轉下的中國:布列松在中國1948-1949|1958
原定於今年四月於台北市立美術館(以下簡稱北美館)展出的「布列松在中國1948-1949|1958」,因疫情影響而延期。本...
受疫情衝擊,北美館部份展覽延期開展
臺北市立美術館原訂4月11日開幕之「布列松在中國:1948-1949/1958」展,經北美館與布列松基金會(Fonda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