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w Reading
張頌仁珍藏+趙無極《翠綠森林》 撐起佳士得夜場
Dark Light
Dark Light

張頌仁珍藏+趙無極《翠綠森林》 撐起佳士得夜場

從紐約到香港的大拍,最近都遭逢疲軟的窘境。亞洲最具指標的現當代藝術拍場,香港佳士得亞洲現當代藝術夜場,5月28…
從紐約到香港的大拍,最近都遭逢疲軟的窘境。亞洲最具指標的現當代藝術拍場,香港佳士得亞洲現當代藝術夜場,5月28日同樣捎來買氣疲軟的訊號,全場83件拍品,成交率71%,總成交額為4億5823萬港元。這是亞洲藝市自2011年邁向新一波高峰後,這些年的低點浪潮,具體反應當前市場的收藏現實,徵件困難,買家觀望。
佳士得夜場,亞洲最受關注的現當代專場。
本場83件拍品,佳士得布局多支柱角,從趙無極、吳冠中、朱德群為首的華人二十世紀經典;到張頌仁收藏「破曉:早期中國當代藝術」;日本草間彌生、奈良美智、村上隆三巨頭到具體派;韓國單色畫派;東南亞藝術,五大門類平均分布,在佳士得香港邁向三十周年之際,在超級精品徵件不易的情況下,採取穩紮穩打的策略。例如,過往佳士得幾乎都能徵集常玉油畫精品,在亞洲三十周年之際,常玉卻缺席了夜場。這代表著常玉的收藏家都不願在此時釋出,即便在佳士得亞洲三十周年慶的此刻。當然,亞洲現當代藝術部門也另外分享了8件精品移至5月30日的「三十周年誌慶拍賣:世紀珍藏」夜場,包括趙無極、吳冠中、朱德群、草間彌生、白髮一雄、鍾泗賓、曾梵志、勒邁耶之作,或許分出了近億港元的成交額。
佳士得預展現場。
佳士得正迎來亞洲三十周年的慶典,使得人們特別期待今春的第一場重點拍賣。回首前兩年,在2015年春拍夜場,佳士得寫下84%成交率,5億9500萬港元成績;而在2014年春拍夜場,則是86%成交率,4億6790萬港元成績。其中讓人們感受最大的落差,即是件數成交率,從2014年春的86%、2015年春的84%到今春的71%。而連續三個春天的上拍件數,從63件、94件到83件的數量變化,也顯示了委託方極欲將委託作品擠入夜場的決心,這帶來的風險,即是市場氛圍不佳就會急降的成交率。明顯的,今年的買氣氛圍比去年更謹慎。
趙無極《翠綠森林》一作,以6200萬港元落槌。
山雨欲來風滿樓,夜拍當天下午的香港暴雨,有些應景的反應當前的市場氛圍。拍品第1件,草間彌生1988年《夕陽映照的海面(面對逼近的死亡)》一作,這件延續無限網系列風格,宛如血紅色海洋之作,達標高估價的550萬港元落槌,由佳士得亞洲業務總監李昕為藏家競得。過往擔當佳士得夜場開路先鋒之作往往能飆出高價,帶動全場競投氣氛,但本次草間彌生之作顯然未能達標百分百。緊接著崔素榮《雪景》、王光樂《水磨石2003.3》、奈良美智《Banging the Drum》皆在估價範圍成交,第5件奈良美智《Magic Hand》更是以500萬底價落槌,較低估價的550萬港元還少一口,開啟本場低價成交的先河。而此作的買家持9909號牌,這位來自東南亞的買家,與台灣台中的楊姓藏家好友同行坐在一塊,是本場夜拍真正的Magic Hand。他的魔術之手最後力挽狂瀾,點燃本場最亮的作品光輝,也就是第24件拍品的趙無極《翠綠森林》,以6200萬港元落槌,擊退佳士得亞洲區總裁魏蔚代表的客戶。《翠綠森林》含佣金成交價為7068萬港元榮登全場榜首之作,佳士得亞洲區副主席兼亞洲現當代藝術部主管張丁元表示,此作成為亞洲春拍季迄今為止最高價之作。
買下奈良美智《Magic Hand》的9909號牌藏家,是本場的魔術之手。
由於《翠綠森林》之前上拍的作品,包括近來火熱的陳文希、吳大羽、田中敦子之作都有流標,包括陳文希的兩幅60年代的油彩,讓現場藏家不禁捏把冷汗。所幸第16件拍品吳冠中《雨後玉龍山》,出現多組競價,包括現場藏家與電話牌此起彼落,以超過1900萬港元飛躍1500萬的高估價門檻落槌。另外3件韓國藝術亦順利成交,尹亨根作品《棕色藍色7-IIII-75》以380萬港元落槌,寫下藝術家拍賣紀錄;李聖子《春翔》300萬港元落槌亦改寫藝術家拍賣紀錄。從吳冠中《雨後玉龍山》到趙無極《翠綠森林》,是夜場前段的高峰時刻。接續《翠綠森林》後的趙無極《淹沒的城市》,以3000萬港元落槌。但接著4件千萬港元級的大作皆流標,包括趙無極、王懷慶、田中敦子與白髮一雄。
王懷慶《金石為開》一作,估價4000萬至6000萬港元,一舉挑戰藝術家拍賣紀錄的4700萬港元落槌價,可惜攻敗垂成流標。而本場日本具體派成交不再驚爆連連,市場恢復理性出價,前幾季飆漲的田中敦子本場三件皆墨。吉原治良1971年的《無題》以230萬港元落槌,去年秋拍蘇富比同年代、尺寸、類似創作題材的作品當時400萬港元落槌,即是明顯代表。
本場最受關注的完整版塊,即是漢雅軒主人張頌仁收藏「破曉:早期中國當代藝術」的10件作品。在這幾季中國當代藝術昔年的代表藝術家之作,在香港市場欲揚不易,遭逢亂流的此刻,這10件作品的拍賣結果顯得格外重要。原因無他,這批作品,皆是中國當代指標藝術家早期的創作代表。其中的許多作品,是張頌仁早在1993年,在香港舉行「後89中國新藝術」展覽(巡迴澳洲、加拿大、美國等地),1994年聖保羅雙年展、1995年威尼斯雙年展、1996年「追昔:中國當代繪畫」蘇格蘭水果市場畫廊(此展巡迴至葡萄牙、紐西蘭等九個不同場地至1999年)、1996年「中國!」等國際巡迴展覽,是全世界第一次大規模、有系統的認識中國當代藝術。
張頌仁珍藏的早期中國當代藝術作品,於夜場順利成交9件,穩住中國當代市場軍心。
劉煒,《游泳美女 第三號》,以1400萬港元成交。
張頌仁的這批作品,不僅在中國當代藝術發展史留名,更成為此刻穩定中國當代藝術市場軍心的試金石,所幸,張頌仁珍藏不負所託。夜場的10件作品僅流拍1件,最高價的兩件作品為:曾梵志《肉系列之三:獻血過量》以2600萬港元落槌,劉煒《游泳美女 第三號》1400萬港元落槌。儘管所有作品只有兩件超出高估價成交,但終究讓中國當代藏家吃下定心丸。
村上隆《Flower Matango(d)》,以1600萬港元成交。
5月28日的夜場,不少作品或許囿於委託方的堅持而無法調整底價,使得整場作品平均估價稍高,影響藏家出價意願降低了成交率,從徐悲鴻、趙無極、吳冠中、阿凡迪、田中敦子、朱德群等高價作品流標可見一斑。而原本低估價1600萬港元的村上隆《Flower Matango(d)》以1300萬即落槌、劉野《紅2號》400萬港元落槌則是成功代表。有低才有高,2016年春的佳士得夜拍,再次見證了市場的起伏。
林亞偉 ( 99篇 )

© 2020 Artou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