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w Reading
遺產爭議 劃下句點
Dark Light
Dark Light

遺產爭議 劃下句點

二十世紀華人抽象大師趙無極逝世兩年後,遺產爭議終於在三方和解下和平落幕。4月20日,趙無極第三任妻子,同時也是…
二十世紀華人抽象大師趙無極逝世兩年後,遺產爭議終於在三方和解下和平落幕。4月20日,趙無極第三任妻子,同時也是策展人的梵思娃(Francoise Marquet)在記者會上正式宣布和解。隨著遺產之爭落幕後,梵思娃亦將全新投入趙無極基金會運作,致力維護趙無極藝術的尊嚴。
梵思娃與趙無極於1977年結婚,這場遺產糾紛發生於趙無極罹患失智症的那段時間。2011年,罹患失智症的趙無極已經不認得周遭的人事物,梵思娃於是將趙無極帶到瑞士休養,此舉引起趙嘉陵的不滿。趙嘉陵認為梵思娃侵占父親的畫作進而提告,以確保障其遺產繼承人的權益。2013年4月,趙無極病逝於瑞士,享壽93歲,這場糾紛也延續至今。
4月20日,梵思娃出席記者會並以書面指出:「身為已故趙無極先生唯一遺產受贈者的,已與趙無極長子暨繼承人趙嘉陵,以及Roy Sin-May達成協議,且已正式公證。巴黎法院於4月15日確認趙嘉陵已撤回之前向法國民事法院提出的主張與法律程序,同時也已要求撤回針對趙無極遺產,於瑞士法院所提出的訴訟與法律程序。」而今,歷經多年的遺產風波終於落定,對趙無極家族而言無疑是一樁喜事。
趙無極長子趙嘉陵(左)。(攝影/陳意華)
趙無極基金會 維護趙無極尊嚴為使命  
趙無極基金會於2012年初成立,由梵思娃擔任理事長。梵思娃表示,基金會將為「抵制假畫、頒布真畫認證制度」而努力,並且致力於將趙無極作品推廣到世界各地。事實上,在歐洲,知名藝術家過世後大多會成立基金會,由一群藝術專業人士組成基金會防患假畫橫行,破壞藝術家作品價值。在現今假畫橫行的時代,由梵思娃帶領的基金會勢必一肩扛起且責無旁貸。梵思娃正在力邀法國藝術學有專精的專家、團隊參與,進行把關,成為辨識作品真假的最後一道防線。
此外,趙無極基金會規畫提供3萬到5萬歐元,作為促進東西方文化交流的推動力;補助對象不限於藝術家,也包括歷史學者,範圍在「東西方文化論述」皆可。此外,趙無極基金會亦將撥出一筆經費,作為台北或上海博物館在購藏藝術家作品時的補助,只要藝術家作品蘊含東西方融合的特質,皆是補助對象。
至於出版規畫方面,趙無極基金會著手「趙無極作品全集」的計畫一直在進行。而目前已規畫出版「趙無極作品全集」共三冊,第一冊以1935-1955為主,而之所以1955年為斷代,主要是當時趙無極的創作風格已逐漸走出保羅克利的影響,邁向全新的創作境界,極具代表意義;第二冊則以1955-1975為主,這段時期是趙無極與美國畫商合作密切的階段;第三冊則是1975-2008年。梵思娃表示,趙無極晚年在工作室裡有個盆栽,他為盆栽作畫,2008那年完成作品後,他告訴我:『我就畫到這裡為止』。」她說,出版畫冊圖錄的過程是極為耗費精力與時間,最為辛苦之處就在於資料不斷求證;這項工作極為繁重,所需時間絕非一時。
策展人馬歇叟(Marchesseau)、元大文教基金會董事馬維建、趙夫人梵思娃及趙無極紀念蘭花「無極蘭」培育者慕里耶(Moulie)。(由左至右)
新加坡美術館 趙無極回顧展的十年計畫
隨著遺產風波落幕,趙無極展覽計畫也將陸續開花結果。最近的一場展覽即在巴黎的中國文化中心推出以水彩、版畫為主的展覽;這次法國策展人馬歇叟(Marchesseau)也來台分享這場於瑞士策畫的「趙無極與法國詩人」為題的小型展覽,明年則前往美國舉辦兩場回顧展。值得一書的,今年底亦將有一場「趙無極回顧展的10年計畫」於新加坡美術館揭開序曲。
近幾年來,新加坡在文化藝術的推廣不遺餘力,其中今年即將落成的新加坡美術館也將隆重登場。元大文教基金會董事馬維建指出,在新加坡美術館館長積極的邀約,推動了這次合作的契機。
即將落成的新加坡美術館,位於頂樓有個大的展覽室,其中一間是以吳冠中為命名。吳冠中在過世之前曾捐過一大批作品給新加坡美術館,因而此展覽空間被命名為「吳冠中室」,而另外一間則希望由重要且具美術史地位的大師進駐。馬維建幽默風趣地說,他們在接觸過程中期望能夠取名為「趙無極先生紀念室」,為了要有「命名權」,我和趙夫人承諾要提供超過十年的常設展覽,並且不定期策畫主題展覽。
身為趙無極收藏的重要藏家,很早就開始收藏趙無極之作,馬維建對趙無極作品的理解與感受極為敏銳與深刻。他認為,趙無極的作品除了油畫之外,還有紙上作品如水彩、素描,甚至版畫等,不過可惜的是這些作品鮮少有完整的展覽呈現與大眾分享。目前尚在和新加坡美術館協商哪些收藏要留在展場,以完整呈現趙無極作品的真貌。
趙無極於1968年完成的《10.1.68》於香港蘇富比春拍,以6898萬港元成交。 (本刊資料室)
馬維建與趙無極是超越年紀的莫逆之交。曾經有一段很長的時間,馬維建每隔兩個禮拜會打電話與趙無極聊天,話題總是環繞在藝術的討論上,充滿好奇心的他,總是會聊起書中或媒體對趙無極的報導,積極的求證。對馬維建而言,欣賞趙無極的作品完全是精神上的一種享受。「外傳我手上有幾張,不少人都想知道,其實我自己也沒算過,所以那些數字都是不對的。我認為計算數字是毫無意義的,倒是每張作品為何想收,為何喜歡才是最有趣的。」
他分享到,趙無極是天才型的藝術家,不論是甲骨文時期、克利時期,每個時期都有精彩之作。對馬維建而言,看畫完全看個人的心情,比如掛在臥室的畫,一定得掛晚年的作品,也就是眾所周知的空靈時期,才能放鬆;如果掛狂草作品是無法獲得安靜。
馬維建表示:目前與新加坡美術的合作,主要以他和趙夫人的收藏為主,「我們願意把作品長期放在美術館裡。其實全世界擁有趙無極最完整的作品都在趙夫人手中,包括14歲的第一畫,與2008、2009年的最後一張油畫,未來若有藏家願意參與,我們也都十分樂觀其成。」
陳意華( 105篇 )

Copyright © 2021 Artouch Inc. 保留一切權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