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閱讀
當代逃逸路線——赤粒藝術2020ART TAIPEI臺北國際藝術博覽會

當代逃逸路線——赤粒藝術2020ART TAIPEI臺北國際藝術博覽會

赤粒藝術即將於2020「台北國際藝術博覽會」(簡稱ART TAIPEI),推出臺灣與東亞當代架上和立體藝術作品,赤粒藝術不只帶來問題意識,更帶來台灣當代藝術大家李義弘、楊世芝、李茂成與後起之秀周柏翰、蕭珮宜、林郁珮、洪瑄、邵士銘;不只帶來思考,更帶來韓國資深藝術家張相宜、金浩得;日本當代雕塑名家日原公大、木戶修、深井隆、多和圭三、上條文穗、林武史、波多野泉、石田陽介、水上嘉久、青野Aono Sequoyah。一場觸動耳目,撼動思考的展出,即將於ART TAIPEI與藏家會面。
赤粒藝術即將於2020「台北國際藝術博覽會」(簡稱ART TAIPEI),推出臺灣與東亞當代架上和立體藝術作品,維持近年來一再提出的主題,關於創作、形式、國界、世代、媒材的進一步思考,同時也向觀眾拋出問題,探索觀眾與藝術之間的關係。
林郁珮《秋日的分生劇本》96×75.5cm。(赤粒藝術提供)
如果跳脫臺灣當代水墨一直以來面對的挑戰,包括傳統與現代的拉鋸、如何回應時代精神、世代之間的觀念衝撞,以及地緣政治框架下的跨界對話……。如果跳脫國界,跳脫觀念,跳脫世代,跳脫時代,跳脫傳統與現代,跳脫當代,跳脫臺灣,跳脫水墨……那麼,剩下的會是什麼?純粹藝術嗎?可能嗎?需要嗎?如果可能?如果需要?如果不呢?果真存在「純粹藝術」這種東西?不論所存者為何,它與觀看者的關係如何牽扯?
日原公大《來自捕捉白雲的故事-藍獠牙的山豬或者偽裝麒麟的動物》,木、布、鉛、皮革、鐵、顏料,30x30x56 cm,2020。(赤粒藝術提供)
提出問題的目的與其說是尋找答案,不如說是要從問題中逸脫,往未知的問題前進,那麼,或許我們可以試想這幾個問題:
「李茂成的構圖線條不傳統?楊世芝的拼貼組成不當代?」
「年近80歲的李義弘不年輕?30未滿的洪瑄已年長?」
「擅長箔畫絹印的蕭珮宜很日本?心儀故宮宋畫的水上嘉久很中國?」
李茂成《觸/2018011007》,水墨紙本,124×247 cm,2018。(赤粒藝術提供)
楊世芝《在心上,不在話下》, 墨、棉紙拼貼於麻布,200 x 450 cm,2019 。(赤粒藝術提供)
這些傑出的藝術家如何以技藝與思考模糊各種物理性的界限?他們的作品如何與觀眾建立關係?思考藝術之為物永遠無法迴避「我」,身為觀眾如何與作品建立關係?觀看作品時如何發展對筆、墨、畫、藝不同理解與詮釋?如何從這些問題中逸脫?如何在意想之外,意料之中的某時某地,與自己,與問題,與藝術品,與藝術迎面相逢?
李義弘《松》,8.4x62cmx5pcs,2020。(赤粒藝術提供)
洪瑄《心合》, 絹本設色、墨、礦物顏料,100X80cm,2020。(赤粒藝術提供)
當然,赤粒藝術不只帶來問題,更帶來台灣當代藝術大家李義弘、楊世芝、李茂成與後起之秀周柏翰、蕭珮宜、林郁珮、洪瑄、邵士銘;不只帶來思考,更帶來韓國資深藝術家張相宜、金浩得;日本當代雕塑名家日原公大、木戶修、深井隆、多和圭三、上條文穗、林武史、波多野泉、石田陽介、水上嘉久、青野Aono Sequoyah。一場觸動耳目,撼動思考的展出,即將於ART TAIPEI與藏家會面。
木戶修《spiral.rokaku》,不鏽鋼,68x63x25cm。(赤粒藝術提供)
林武史《隨風而逝》,白大理石,21x17x14cm,2020。(赤粒藝術提供)
深井隆《森羅−2019》,樟、金箔,42×30×19 cm,2019。(赤粒藝術提供)
金浩得《山-渺遠3》,壓克力顏料、畫布,161x112cm,2015 。(赤粒藝術提供)
邵士銘《尋光者》,水墨設色、膠彩、紙本,直徑66cm,2019 。(赤粒藝術提供)
周柏翰《光的遺物》,水墨設色、紙本,47x47cm,2020。(赤粒藝術提供)
赤粒藝術( 1篇 )

赤粒藝術座落於台北大安路的幽靜巷內,畫廊的空間動線呈現出當代多元的藝術氛圍,這裡已策劃了上百檔展次的藝術經典展覽,內容從平面的水墨、繪畫到立體的雕塑等類別,邀請參展藝術家包括:知名的現代水墨大師李奇茂、夏一夫,著名油畫家龎均、旅美藝術家楊識宏、薛保瑕、龎銚,旅法藝術家梁兆熙、武德淳、蕭長正、陶文岳,旅德金工雕塑家阮文盟等……。

Copyright © 2021 Artouch Inc. 保留一切權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