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閱讀
要收藏什麼樣的作品?藝術收藏家指南:交易市場、來源與購買方式

要收藏什麼樣的作品?藝術收藏家指南:交易市場、來源與購買方式

《藝術收藏家手冊:從購藏及持有藝術品的權威指南》

藏家參觀畫廊的時候,除了欣賞作品,通常也會和藝術經紀人攀談,有時候就會在這樣的場合購買作品。在這種市場景觀下,新入門的藏家要如何才能找到可靠又有信譽的藝術經紀人呢?

要收藏什麼樣的作品?

藝術收藏取決於個人品味,也是藏家對自我認知的反映。每位藏家都以各自不同的方法來建立自己的收藏,這是相當自然的事。有些人依循特定的主題或個人興趣來收藏作品,例如是某種風格、特定的歷史時期、媒材、地理區域,或其中幾個元素的組合從而引發的一連串探索和連結。有的人則是想要記錄或保存特定年代或文化之下的創作產物。

畫家迪亞哥.里維拉(Diego River, 1886-1957)對自身的墨西哥文化有濃厚的興趣,他就蒐集了六千多件前西班牙時期(pre-Hispanic)的作品,目前這些作品展示於里維拉於墨西哥城所設計的阿納瓦克利博物館(Anahuacalli Museum)之中。嘻哈音樂製作人史威茲.畢茲(Swizz Beatz,本名卡瑟姆.迪恩Kasseem Dean)和他的歌后妻子艾莉西亞.凱斯(Alicia Keys)成立了迪恩收藏(The Dean Collection),主要藏品為非裔美籍藝術家如凱德.威利(Kehinde Wiley, 1977)和米卡連.托馬斯(Mickalene Thomas, 1971)等人的作品,以蒐藏、彰顯並推展自身文化。還有些藏家在收藏作品的時候完全沒有任何目的,單單只購買視覺上吸引他們的作品,或在某個時刻打動他們的作品。藏家潔絲.普萊斯(Jesse Price)談及她不拘一格的收藏時,則表示「我們只是當作這些作品之間都沒有任何關聯。」

美國藏家羅納德.蘭黛(Ronald Lauder)在十四歲那年,用他的猶太教成人禮禮金買下第一件藝術品,這件作品是奧地利畫家埃貢.席勒(Egon Schiele, 1890-1918)的素描畫。席勒的畫作就此開啟了他一生收藏德國及奧地利畫家的嚮往和追尋,最後,他更在紐約創立一間專門研究蒐藏這類作品的私人美術館。同時,蘭黛先生也對迥然不同的中世紀藝術和䉢甲、1920年代至1950年代的法國及義大利設計有莫大的興趣,他另外也收藏保羅.塞尚(Paul Cézanne)、畢卡索(Pablo Picasso)和康斯坦丁.布朗庫西(Constantin Brancusi)等藝術家的作品,這無疑證明了個人收藏也會發展出相當不同的方向。

羅納德.蘭黛(Ronald Lauder)。圖片來源:Jerusalem Post  50 Influencers 2022

個人品味和興趣也會不斷變化。國際上,有對夫婦為了要向他們落地生根的荷蘭致敬,起先開始收藏荷蘭繪畫大師經典滑冰場景的畫作,但後來則把收藏重心轉移到前衛當代藝術作品。

有些藏家特別喜歡投資後勢看漲的績優股作品,而有些藏家則對新銳藝術家感興趣,也就是那些在藝壇上還不太有名,作品價格最低的年輕藝術家。在1990年代,英國收藏家查爾斯.薩奇(Charles Saatchi)最為人知的就是收藏了甫從倫敦金匠藝術學院(Goldsmiths art school)畢業的英國新銳藝術家作品,他幾乎是以一己之力親自將這群前衛的藝術家推向國際知名的舞台, 後來國際上也以「英國青年藝術家」(the Young British Artists, YBA)來稱呼這群藝術家。其他藏家的收藏,有的是以預算或其他條件來決定的。赫伯(Herbert) 和桃樂絲.沃格爾(Dorothy Vogel)是一對傳奇美國藏家夫婦,赫伯的工作是郵務士,而桃樂絲則是紐約布魯克林公共圖書館館員。儘管赫伯的收入平平,這對夫婦仍相當有先見之明地大量買進了他們有信心的藝術家作品,例如索爾.勒維特(Sol LeWitt)、羅伯特.貝瑞(Robert Barry)和理查德.塔特爾(Richard Tuttle)等,不過他們購買的作品皆是能用計程車載回家的小型作品。

最後,這些藏品捐給華盛頓國立美術館還有美國各地共五十所的機構。剛開始收藏作品的藏家通常都從價格較低廉的版畫和複製畫開始入手,用較低的價格就能擁有林布蘭(Rembrandt van Rijn, 1606-1669)或露易絲.布爾喬亞(Louise Bourgeois, 1911-2010)的作品。德國表現主義藝術家在二十世紀初復興了十五、十六世紀由杜勒(Albrecht Dürer)建立的版畫傳統,並認為印刷這種媒介能夠讓中產階級收藏家用負擔的起的價格入手當代的新興藝術創作。

不過,許多人也注意到,近來的藝術市場和經濟結構的轉變,漸漸把沃格爾夫婦為代表的中產階級藏家擠出市場。隨著日益加劇的貧富差距還有屢見不鮮的投機或炒作型藝術品投資,使得新銳藝術家和具有版次的版畫作品市場變得非常競爭。2019年紐約佳士得一場愛德華.魯沙(Edward Ruscha, 1937-)紙上作品拍賣會中,該藝術家原本的平價版畫以超過估價四倍以上的金額拍出,這讓許多口袋不深但懷抱擁有魯沙作品夢想的藏家瞬間夢碎。然而,市場上還是有許多一般人有能力購買的作品,也甚至有藝術博覽會專門展示販售這些價格合理的藝術品。

若要深入收藏一位藝術家的作品,通常是要購買該藝術家在不同階段的創作,有時候會稱這種方式為垂直收藏(有些人則以歐式收藏法稱之)。打扮繽紛的義裔法國籍藏家尚.皮苟齊(Jean Pigozzi)則喜歡從他收藏的新銳藝術家中,各挑選十件作品,並進入他的「10×10」收藏中,從而確立某種「地位」。他會持續購買這些藝術家的作品,並將收藏重點鎖定在年輕藝術家以扶植其創作,並以低廉的價格買進這些作品,希望能發揮最大的投資潛力。

水平式(horizontal)或「蝴蝶式」收藏(butterfly collecting)指的是大量收藏不同藝術家的單件作品。橫跨式(crossover collecting)的收藏方式則是跨越時間維度,收藏範圍涵蓋古典時期到當代的作品,與鎖定特定風格流派或藝術運動的小䱾收藏成為對比。

雖然能夠親眼一睹作品是最理想的情況,但網路也提供了我們認識藝術的絶佳機會。社群平台Instagram 以視覺呈現為重點,正是一個理解自己心儀的藝術類型的絶佳平台,有許多成熟的藏家也是透過這個工具找到他們自己鍾愛的藝術作品。現在也已有許多藝術家會直接透過Instagram行銷自己的作品。

不管藏家具體的興趣為何,無論他們在哪裡看到這些藝術作品,藏家可以也應該盡可能地多觀察不同媒材的創作和不同年代的藝術家來磨練自己的眼光。一定要看過夠多的三流作品,才能學會欣賞傑出的藝術創作,並理解這些作品的卓越之處。一流的藏家可以進化成為鑑賞家,能夠成為和他們合作的藝術經紀人、策展人或其他專家一樣學識淵博的專業人士,甚至比他們還要知無不曉。

向藝術經紀人購買作品

傳統上,收藏家會先向藝術經紀人(或畫廊人員)購買作品,這些專業人士的業務就是在銷售藝術作品,往往也專門研究某些藝術家或某些類型的作品。藝術經紀人通常會有個空間存放藝術品以及舉辦展覽,向大眾展示他們所持有的藝術作品。一直到現在,在實體畫廊進行的藝術品交易仍佔大宗,藏家也可能對某個地區的畫廊更為熟悉。藏家參觀畫廊的時候,除了欣賞作品,通常也會和藝術經紀人攀談,有時候就會在這樣的場合購買作品。目前,倫敦、紐約和柏林這幾個主要的市場熱區都坐擁上百家的畫廊,隨著市場起落,這些畫廊也來來去去。

在這種市場景觀下,新入門的藏家要如何才能找到可靠又有信譽的藝術經紀人呢?首先,我們可以向專業機構諮詢會員名單,例如在美國就有美國藝術經紀人協會(Art Dealers ssociation of America, ADAA)或新藝術銷售聯盟(New Art Dealers Alliance, NADA),但也不是每個國家都有類似的單位。巴塞爾藝術博覽會、紐約軍械庫展覽會和斐列茲藝術博覽會等知名的藝術博覽會皆會嚴格審查參展畫廊的資格,若想要找不錯的作品,不妨參考這幾個博覽會的參展名單。擁有大量畫廊的城市,也會定期每月或每年舉辦開放參觀活動,同時配合辦理展覽開幕式,例如柏林在每年春末舉辦的畫廊週末(Gallery Weekend)活動,邁阿密溫伍德藝術區的畫廊之夜(Second Saturday Gallery Nights)則是在每個月的第二個週末晩間舉行。參加過這些活動以後,接下來就可以開始和藝術經紀人接洽、關注心儀的藝術家,並逐漸和他們建立關係。

價格

藝術作品的價格透明度一直是藝術市場的問題。大家都明白,畫廊和藝術經紀人不會輕易亮出價格。有些畫廊會在櫃台提供作品標價清單,但不見得每間畫廊都會這樣做。新藏家在看不到價格時,往往對開口詢價感到卻步,這也是之所以許多人覺得在線上進入藝術市場的方式更為輕鬆。

不管是在畫廊或是藝術博覽會,藏家都應該毫不猶豫地詢問展出作品的價格。在紐約市,法律規定畫廊需要把價錢標示在顯眼的地方,但在實際情況中,還是有很多畫廊不願遵守。有些畫廊人員則會把客戶的詢價轉交由業務銷售人員回覆。

遺憾的是,口頭報價仍有可能翻盤,而銷售人員對同一件作品報給不同藏家不同售價的情況也並不少見,尤其搶手的作品更是如此。(請見本書「在購買時確認作品價值」段落,第69頁。)

關係的建立

雖然藝術經紀人的業務就是要負責建立和藏家的關係,並開發更多新藏家,但藏家也應該努力和藝術經紀人建立關係。這通常有賴於藏家主動對藝術作品提問,並表現出真正的好奇心、對藝術的理解和嚴肅以待的態度。另外,不管是立刻付現結清,或依照分期數準時繳款,按時付款也是藏家贏得畫廊重視的方法。一旦建立一段穩固的關係後,每當藝術家完成一件新作品,或頂級次級市場出現新物件時,藝術經紀人會讓藏家「先睹為快」,或為其保留作品,也有可能會將藏家登記在等候清單上,以等待熱門藝術家的未來新作。有的藏家則會邀請藝術經紀人到家裡做客,向他們展示自己的收藏,以建立更深厚的關係。

當藏家和藝術經紀人建立了深刻的情誼後,藏家仍應該避免落入舒適圈,只向少數幾個信任的經紀人購買作品。若一個藏家收藏的作品都是來自由少數幾家畫廊所代理的藝術家之手,一眼就能叫出那幾家畫廊的名字,那這樣的收藏也稍嫌平庸,頂多只能看出經紀人的選件標準,而不是藏家個人的收藏歷程。雖然藝術經紀人應該適時指導藏家,並且教育藏家、提供藏家應具備的知識,但藏家仍須保持開放的心胸,持續探索新畫廊和其他可能的視野。

初級市場

藝術經紀人出售首次進入市場的作品,或由藝術家直接委託經紀人銷售的作品,這就是初級市場的運作機制。在初級市場中,藝術家和經紀人通常會將買主支付的費用對分,但隨著藝術家的身價上漲,藝術家會拿到更多的分成比例。

購得作品

取得藝術作品的大前提是,畫廊首先要願意將作品出售給藏家。藝術經紀人的工作是為藝術家的作品建立聲譽和開拓市場。頂尖的經紀人不單只是出售作品,更要把作品交給值得託付的藏家或機構手上。要是作品所託非人,藝術經紀人很有可能會失去對藝術家市場的控制。所以在一般情況下,經紀人不會把作品賣給手上恰巧有一筆現金的人,也會避開可疑的投資客,所謂的投資客就是那些想透過購買藝術品,並迅速在拍賣會上「轉手」拋售以獲利的人。從事這種藝術品投機交易的買家會被畫廊,甚至被整個畫廊界列為黑名單。不管藝術世界有多全球化,這個圈子還是很小的,藏家的品味和習慣都會迅速傳開。

在今日競爭激烈的初級市場中,即便是受人崇敬的收藏家往往也很難取得他們看上的作品。正如奈及利亞裔藝術家尼吉德卡.阿庫尼利.克羅斯比(Njideka Akunyili Crosby, 1983-)這樣的「當紅」藝術家,他的所有作品早在畫廊展覽開幕前保留給各大美術館。艾米.謝拉德(Amy Sherald, 1973-)在2018年為第一夫人蜜雪兒.歐巴馬畫了官方肖像畫後一炮而紅,在美術館決定要購藏哪些作品,並且籌措到不菲的資金前,她的作品不會提供給藏家過目(作品金額從三十七萬五千元美金至七十五萬元美金不等)。藏家在收到展覽或藝術博覽會的預展作品清單後,立刻表示對某幾件作品感到有興趣,卻還是買不到作品的情況也很常見。即便是那些在市場上沒那麼搶手的優秀藝術家,已經擁有這個藝術家幾件作品的知名藏家,也還是會發現人外有人,他們在等候清單上的序位仍落後於其他收藏更多該藝術家作品的藏家。

野心較大的藏家則會採取不同的策略以購得自己想要的作品。畫廊通常期待藏家買下其他藝術家庫存的作品,這是對畫廊的一種支持,而當其他資深藝術家有更令人垂涎的作品釋出時,畫廊也會優先聯繫這些藏家。頂級的藏家即便對畫廊代理的新銳藝術家作品沒有太大興趣,仍會定期買進他們的作品,但這只是為了日後更有機會買到真正想要的績優股作品。有些畫廊人員也會毫不掩飾地把和藏家品味幾乎無關的作品推銷給藏家。

在競爭激烈的初級市場中,另外一個能順利買進頂級作品的方式,是承諾畫廊會在日後捐贈給值得收藏該件作品的機構,例如紐約現代藝術博物館(Museum of Modern Art)。畫廊可能因此提供藏家更多的折扣,甚至是近似於提供給博物館的優惠。藏家做出這樣的承諾時,仍應格外當心,不管立意多麼良善,機構不見得會接受這樣的作品贈與(見第10章「贈與和遺產規
劃」,第287-289頁),而且在協商時出爾反爾可能會導致關係破裂,甚至要負擔法律責任。

優先承購權

有時候,為了要取得最搶手的藝術家作品,頂級畫廊會要求藏家在購買作品時簽約授予優先承購權,意思就是若是未來藏家想要出售該件作品,那他們在委託第三方代售或出售給第三方之前,必須優先以當初購買的價格出價給原畫廊。由此可知,優先承購權是藝術經紀人用來控制熱門藝術家市場的方法,或是與尚未取得經紀人信任的新買主交易時的安全網。優先承購權也能防止藝術品買主在特定的時間中出售作品。買家一旦簽下原畫廊擁有優先購買權的協議,那就必須遵照協議內容進行,不過目前還沒有太多法庭官司證明其約束效力。(大部份的糾紛都會私下和解及賠償。)不管怎樣,所有還想繼續向藝術經紀人購買作品的藏家,或希望能避免法律糾紛、費用爭議,不想衍生其他事端,像是被畫廊列入黑名單等的藏家,都應該對此謹慎以待。藏家也應該注意,畫廊不一定會特別提出討論或協調優先承購權的規範;這項約定可能會藏身在付款清單的附加條款中,或只是個約定成俗的行規。

「黑名單」

有些畫廊會把特意迅速出售作品獲利的藝術品買主列為黑名單。藝術家對於畫廊要把作品賣給誰也有發言權,從而有權決定哪個人不能購買他們的作品,但這在守口如瓶的藝術世界中從來不會公開討論。在一件轟動一時的案例中,知名南非藝術家瑪蓮恩.杜馬斯(Marlene Dumas, 1953-)據說在發現邁阿密藏家克雷格.羅賓斯(Craig Robins)賣掉他早期的作品後,就將羅賓斯列為黑名單。就在羅賓斯再次想要購買杜馬斯新作時,藝術經紀人拒絶將作品出售給他,據說就是因為遵照藝術家的意願。

次級市場

藝術經紀人也從事次級市場交易,販售先前曾在市場上流通的作品。有些經紀人專門經營次級市場,有的則是把這類作品的銷售業務當作經營主要初級市場展覽和出版的後備業務。(在初級市場中,代理一個新的藝術家可能要花上好幾年的時間才能開始回本。)獨立經紀人不會有實體展示空間或展覽場地,這樣的仲介通常會在私人場所進行交易,例如家中或辦公室。

次級市場的經紀人投資庫存作品,並試圖控制代理藝術家的市場。優秀的次級市場經紀人熟悉他們所銷售的藝術家作品,也掌握了市場上握有這些藝術家作品的公私立單位名單。在次級市場中購買藝術作品也有其他需要注意的問題,例如作品來源和真實性,所以購買藝術作品時,需要另外一個層次的盡職調查。(見「盡職調查」,第56頁。)

作品鑑賞期

資深藏家有時候可以先向藝術經紀人商借想要購買的作品,先暫時借來鑑賞(或「試用」),再決定是否購買。在這種情況下,經紀人通常會負責作品運輸,甚至負責在買主的家中安裝作品,讓藏家有機會仔細思考作品放置在家中的合適性,再行決定是否購買。這個是畫廊史上的英國傳奇藝術經紀人喬瑟夫.杜文(Joseph Duveen)所發展出的成功策略,他把客戶未曾點 名的作品送到其家中。杜文深知藏家很難割捨已經掛在家中牆上的作品,在這種情況下寄出的付款通知也常常奏效。有時候寄售協議中也自帶此類條款,但有時候只會收到電話口頭約定而已,這在藝術世界仍是普遍的作法。但不管是䬟種情況,常常會造成雙方的誤解,藏家也應確實釐清所有條款細節。例如,經紀人應該負責鑑賞期間的作品保險,因為在這段期間中,藏家尚未正式購買作品。

折扣

如果經紀人已經和藏家建立起買賣關係(或想要建立關係),或是市場需求量較低時,他們可能會提供藏家購買作品的折扣,通常是百分之十但也有可能是百分之十五的優惠。但在特定情況下,或有特別的交情時,藝術家和經紀人可能會提供買方更多的折扣,這也包括藝術家的朋友。尤其當買方是博物館或知名藏家時更是如此,因為這些買家往往也能提高藝術家作品本身的價值。在這種情況中,一般行情大約可提供八折的折扣。但折扣多寡也取決於當時的市場氛圍或經紀人自己的經營之道。價格較低的作品在定價時也可能就包含了折扣。在藝術博覽會尾聲時,一般的買主也有可能會得到折扣。但大部份的情況中,買主可以詢問作品是否尚有議價的空間,但若是市場上搶手的作品,那這樣的提問就不太合適了。

付款通知

所有畫廊銷售條款都會在購買發票或帳單中敘明,就法律而言,發票或帳單是這類交易的規範文件。藏家應該仔細閱讀發票內容,並在藏品管理系統中也存入一份發票副本(見第2章「藏品管理系統」,第75-85頁。)除了作品價格和連帶的營業稅外,發票還應該包括藝術作品的詳細說明,敘明作品媒材、藝術家落款、尺寸和作品版次。其他交易詳細資訊例如付款方式及負責製箱、運輸和保險的單位,也應在文件中一併敘明。發票通常會規範,在買方支付全額費用後,始擁有藝術作品的所有權。不過,在美國,其統一商法典(Uniform Commercial Code, UCC)則指明,在實際貨物移交時,即轉讓該貨品之所有權,無關其付款時間或付款狀態。就這點來說,除非另有協議,否則買方將負擔與藝術品相關的所有費用。


本文節錄書籍

《藝術收藏家手冊:從購藏及持有藝術品的權威指南》

藝術收藏家的入門必讀與百科聖經!藏品購藏與維護、保險、包裝、運送、稅務以及轉讓等事項,一本書讓你全通透。


瑪莉.羅澤爾(Mary Rozell)( 3篇 )

瑞銀藝術藏品的總負責人。身兼藝術律師和藝術史學家,同時也持續擔任藏家、藝術家和藝術家遺產管理的顧問,長期處理私人藝術品購藏、管理和出售轉讓等相關的法律及策略問題。羅澤爾曾擔任紐約蘇富比學院的藝術產業主任,並著有許多期刊文章及作品圖錄,曾是《藝術新聞》的德國特派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