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閱讀
【小典藏│愛閱讀】繪本畫家專訪— 艾立克.巴圖Éric Battut的繪本劇場

【小典藏│愛閱讀】繪本畫家專訪— 艾立克.巴圖Éric Battut的繪本劇場

童年經驗對今日的我確實有影響,我們要認識自己的根本,才知道該往何處去,並發現自己創作和說故事獨特的方式。

法國繪本畫家艾立克.巴圖擅長以光影和色彩來說故事,在他的繪本劇場中,人和房子,樹木和山野,軍隊入侵的村落、卡車上的軍隊…都畫的小小的,而大地是遼闊的。耀眼的金黃和火紅的色彩,描繪的究竟是熾熱的陽光?還是連年戰火下備受煎熬的小人物心境?

這位1968年出生於法國的繪本畫家,大學原本主修經濟與法律,因無法忘情藝術,於是進入里昂的藝術學院。1996年,艾立克.巴圖以《瑟岡先生的山羊》入選義大利波隆那插畫展,此後大量創作,短短4年內得到多項國際大獎,包括法國未來新銳獎、國際青少年文學學會獎,於2001年更得到插畫界最高榮譽―布拉迪斯國際插畫雙年展BIB大獎。

打開艾立克.巴圖的繪本,就像是觀賞一齣情感豐富的舞台劇,充滿無限詩意與想像。為進一步認識畫家創作背後的思考,米奇巴克特邀法文譯者謝蕙心進行訪談,談創作背景和繪本風格,以下重點節錄。

艾立克.巴圖Éric Battut (右)《戰爭,不是我的遊戲》內頁/新書預告

創作背景:

Q1:你原本主修經濟與法律,是什麼機緣讓你轉向繪本創作?

我在大學唸了六年的經濟與法律,但畢業後我仍無法想像自己的未來,後來我開始畫畫,臨摹畫作,當我決定要以繪畫當作畢生志業後,我便進入里昂的Emile Cohl學院就讀。

畢業展時,我決定選擇一個傳統故事進行創作,這時腦海中突然閃過《瑟岡先生的山羊》,這是一個我很熟悉的童話故事。當時我的腦袋靈光一現,於是我成功的將腦海中的影像轉移到畫紙,這是一個美妙的經驗。那是1996年,當時的我還不知道這些作品會被出版,也不知道創作繪本會成為我未來的工作重心。

Q2:是什麼原因讓你投入藝術創作?

我從小熱愛藝術,我的爸媽很喜愛博物館,他們經常四處旅行,所以我從很小就見識許多美的事物,這對我的畫作產生很大影響。我認為,我們應該看美的事物,而不是可愛的事物。矛盾的是,為了做到這一點,我們會盡可能的把所有內容都放入作品中,但在技巧表現,卻應該簡化與斟酌。當然,我一直都在畫畫,我希望透過圖畫傳達某些訊息與情緒。我喜歡的繪本畫家有Tomi Ungerer湯米.溫格爾、Étienne Delessert艾提安.戴勒薩、Jozef Wilko約瑟夫.魏爾康和Binette Schroeder比內特.施羅德…

德國繪本藝術家―比內特.施羅德Binette Schroeder 的畫作

Q3:你認為,為兒童繪圖和為成人繪圖最大的不同是什麼?

每個人都曾經是個小孩。我認為,我們應該在畫畫時保有小孩的心靈,就像第一次看見新事物一樣。畫作技巧或許看起來有些笨拙,但隨之而生的詩意和幽默卻能拯救畫作。從這樣的出發點,再隨讀者群的不同來改變畫作內容…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創作尺度。

Q4:你的童年經驗,是否影響你成為一位繪本創作者?

我媽媽會說故事,和我一起畫畫,家裡有很多書,從小我最常閱讀的是藝術類的書…童年經驗對今日的我確實有影響,我們要認識自己的根本,才知道該往何處去,並發現自己創作和說故事獨特的方式。

《巴黎的太陽》訴說一幅畫的巴黎奇幻漂流,也透露畫家從藝術中汲取的養分。

創作風格:

Q1:您如何呈現獨一無二,被稱為『艾立克.巴圖』式的繪本風格?

有時候,我畫畫會事先畫草圖,有時不會。文字非常重要─我的影像靈感來自於聆聽或閱讀文字。《色彩的翅膀》這本書,它的文字讓我想到動畫,於是我選取每段文字中帶給我最強烈印象的景象,置於畫面中。

色彩的翅膀》內頁,畫家描繪的是文字中帶來最強烈印象的一幕。

Q2:在《色彩的翅膀》一書中,你已經展現對色彩的獨特處理手法;你是否偏好以色彩來呼應故事主題?

在早期的創作,色彩比造型輪廓更早出現;而現階段,有時我會先產生線條…但不一定,我沒有特定規則,色彩和線條何者為先,並不那麼重要…最重要的是一切的技巧都要有它的意義,影像完成後,是否如你想像?有時從不斷修改,或是重畫的過程中,都能讓我得到極大的樂趣。

我也喜歡改變事物的顏色:一片綠色的天空,紅色的草地,白色的太陽,一幅多彩讓人覺得神奇的影像…有時候我發現,一幅只有一種顏色的影像也同樣可以表現出色彩鮮豔的感覺,紅色非常吸引我,還有不可或缺的黑色和白色。

艾立克.巴圖繪本《色彩的翅膀》《戰爭,不是我的遊戲》《巴黎的太陽》

Q3:你是否偏好某種類型的故事?你似乎創作了大量的傳統故事繪本?

在我腦海中的影像一旦浮現,我便能將它們描繪於畫紙上。

我的作品通常是這樣產生的…腦海中出現人物的氣質,故事的佈景空間,故事的分鏡等,然後我便開始創作。這是一項讓腦中出現的影像和手中繪製的圖畫同時運轉的工作。為傳統故事繪圖的過程中,也等於嘗試帶入我的「個人風格」,畢竟在我之前,已經有無數藝術家做過相同的創作,在我之後,還是會有許多藝術家做同樣的嘗試!我認為這點很有挑戰性。

Q4:在您的繪本中,人物通常小小的,背景的表現極具感染力,甚至有一種空間比故事更戲劇性的效果。為什麼會產生這樣的風格?

《戰役》和《藍鬍子》,可看出兩個主題:人類的愚行導致失敗和陰謀悲劇,在這樣的故事發展,我思考的是,我們應該強調悲劇?還是與故事保持一段距離?

我不認為處理這些主題的方式和景框有關,有些影像很直覺的會讓我想以渺小的人物呈現,有些畫面必須審慎思考才能決定。譬如在《瑟岡先生的山羊》,書中有一張圖畫強調小羊哭泣的眼睛,像這種特寫鏡頭,要用在《戰役》書中,去描繪一位瀕死邊緣的騎士是不可能的。戰爭並不美麗,它既醜陋又愚蠢,我不想冒險把它描繪得美麗。

對於《藍鬍子》來說,它讓我想到戲劇:演員腳下的舞台是白色,背後的佈景則使用可抽取的黑色木板,即使是最遠的包廂都可一目了然。當我在畫圖的時候,我希望看到這些圖畫的人,能像觀賞舞台劇般,感受到空間場景或燈光色彩所帶來的情緒感受。

左:《戰役》內文插圖;右:格林童話《藍鬍子》封面 

Q5:請問您工作的方式如何?我們想像您的工作,就像被大自然包的一位印象派畫家,大自然是你靈感的泉源嗎?

我的工作室有扇窗戶朝向花園與高山,我常會停下來欣賞,如果我必須去別的地方工作的話,我會很想念這片風景。這是我最常觀看的景色,也是最能讓我敏銳表達的。我想我就像《色彩的翅膀》書中的乳牛丹汀,不管旅行多久,最後一定會回到心愛的綠色草原。

色彩的翅膀》內頁插圖,七彩花田讓人聯想到荷蘭藝術家蒙德里安( Piet Mondrian, 1872-1944)的抽象畫作

延伸推薦

色彩的翅膀

兩個好朋友結伴出發,展開探索色彩的旅行。
從白天到黑夜、從沙漠到海洋…世界原來如此美麗!

一隻快樂的小牛丹汀,幸福的住在綠色大草原。
有一天,他想去旅行,去看看外面的世界,
於是他呼喚好朋友馬丁――
一隻專門捕捉色彩的小鳥,結伴展開探索色彩的旅行。

一路上,他們看見翠綠的原野、蔚藍的海洋、金黃的沙漠、七彩的花田……從白天到夜晚,從天空到海洋,大地就像魔術師,變換不同色彩和面貌。旅行回來後,丹汀終於可以嚼著青草,好好的休息了。而她也發現,原來故鄉草原的綠,是她最愛的顏色!

在這場夢想的旅程,兩個好朋友聞到綠草香、看見朦朧細雨中的黑夜、在海邊享受涼風吹拂,最後乘著熱氣球回家。這場旅行,不但是視覺的饗宴,更是一場認識自我的心靈之旅。

作者介紹

米歇爾‧畢克馬 Michel Piquemal
1954年出生於法國。畢克馬自七歲起愛上閱讀,改變了他過動又封閉的個性。他曾經是小學老師,攻讀現代文學博士後便專職寫作,已出版一百多本青少年圖書,作品屢獲法國青少年圖書大獎。畢克馬主張為孩子創作應該提供清晰的價值觀,他非常重視文字的精準以及意象之美,也喜歡在書中加入幽默的文字遊戲。

艾立克‧巴圖 Éric Battut
1968年出生於法國,大學主修經濟與法律,但他始終無法放棄對藝術的熱愛,於是進入里昂的藝術學院就讀。1996年,他以《瑟岡先生的山羊》入選義大利波隆那插畫選,其獨樹一幟的風格備受矚目,此後他大量創作,得到多項國際大獎,包括法國未來新銳獎、國際青少年文學學會獎、布拉迪斯國際插畫雙年展BIB大獎。艾立克‧巴圖擅長以光影和色彩來描繪故事,重視畫面空間和氣氛,就像是情感豐富的舞台劇,充滿詩意與想像。

本文經米奇巴克童書魔法盒授權,文字及圖片由米奇巴克提供,請勿轉載。

何香儒( 17篇 )

喜歡哲學和藝術的童書編輯,也是資深讀者,相信閱讀是為了認識自己。最愛的書是約翰‧柏格的《藝術觀賞之道》,讀了20年每看必有所穫。輔仁大學應用美術系畢業後,於兒童藝術工作室教學三年,透過孩子的創作,再次體驗到馬諦斯和畢卡索的永恆魅力。任職廣告公司期間,和《田鼠阿佛》相遇,從此愛上繪本。2002年創立米奇巴克出版社,期望能將自己深愛的哲學和藝術,透過童書出版,提供讀者不同的觀看視野。現為米奇巴克出版社藝術總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