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閱讀
【專欄|從澳門開始的繪本寶物聚】No.5 「請問詩人在哪裡?」:葡萄牙有書有美有生活的博物館(中)

【專欄|從澳門開始的繪本寶物聚】No.5 「請問詩人在哪裡?」:葡萄牙有書有美有生活的博物館(中)

作為一間獨立書店工作者,我們會去想怎麼讓書的買賣不只是消費一件事而已,觀察博物館的書,看它們是被視為「商品」而上架,抑或是有其他的文化企圖?這些書,會怎麼作為博物館敘事力量的延續、提供給公眾觀看視野的空間?
「請問博物館在哪裡?」
逛博物館的趣味,在於「博物」的發生,與生活空間重疊在一起,並互為延伸與對話。無論是「被規劃」或是「自然發生」的有機場域,博物館都在執行提供給公眾不同的觀看視野。
有時只是一個「指引」,它可以是歷史文化景點的「路標」、或是個告示牌,說明這裡發生過什麼事件,公眾記憶所繫之處就能形成,它不限定在政治事件身上,更多是一位詩人、藝術家、哲學家的誕生、居住、飲食等生活事件,這些指引或許是居民生活的一部分,但對於與這種種事件無關的異鄉人或遊客等,便會藉此做更深的查詢與認識。
城市裡小小的博物指引,里斯本街邊建築物窗邊,立有「象徵派詩人Mário de Sá-Carneiro 5月19日誕生於這個?樓房間」的牌子
「1888年6月13日,這間屋誕生了一位詩人佩索阿(Fernando Pessoa)」
劇院的地磚,鏤刻有「1980年,葡萄牙演員Ruy de Carvalho曾在此演出契訶夫《三姐妹》」劇院裡的演出記錄,與觀眾形成共時、在場感。(瑪麗亞二世國家劇院:Teatro Nacional D. Maria II )
「博物館裡,有什麼書?」
幾年前有機會前往韓國統營RCE生態公園(Sejahtera Forest )駐村演出,發現其博物館內生態主題圖書館竟然藏有Tara Books的手工書 《水生》(Waterlife, Tara books),頓時為之震懾。
韓國統營RCE生態公園(Sejahtera Forest 意為「共生森林」)
在RCE的生態圖書館遇到《水生》(Waterlife, Tara books)
像RCE設置主題式圖書館予公眾是一種方法,但更多時候是賣書。
作為一間獨立書店工作者,我們會去想怎麼讓書的買賣不只是消費一件事而已,觀察博物館的書,看它們是被視為「商品」而上架,抑或是有其他的文化企圖?這些書,會怎麼作為博物館敘事力量的延續、提供給公眾觀看視野的空間?這些都是我非常好奇、又想要好好學習的事情。
上文的波爾圖自然史科學博物館的選書,著重在科學與波爾圖花園景觀主題的作品,當然也有原屋主人索菲婭・安德雷森的自然生態主題的詩歌與兒童文學(可惜這部分中文譯作甚少)
位於舊車場的波爾圖電車博物館(Museu do Carro Eléctrico do Porto)的選書,簡單到我懷疑他們並沒有想要「賣書」(哈),或說館方以評估參觀對象(鐵道迷)所需要的了。
博物館附近的書店也是令人玩味之處,「博物之發生,與生活空間重疊在一起,並互為延伸與對話」。這是位在波爾圖植物園附近的一家小書店Salta Folhinhas,方才帶著藍鯨骨骸圖像在腦海的讀者,順手帶走了安德烈・萊特里亞(André Letria)的繪本《海洋》(2014年獲波隆那拉加茲非虛構/知識類大獎)。
窺探週邊書店,Salta Folhinhas的店主忙著幫附近學校選書,我親眼看到他推薦幾米的作品!(是的,幾米是我在葡萄牙最常遇到的台灣繪本了,另外一本可以見到的是《班雅明先生的神祕行李箱》)
中間的書檯做了輪子,閱讀活動進行的時候,會將所有移動式中島推到邊邊。
書店各種選書,「有時候也有學校或圖書館邀請我們進行公眾活動,但固守與經營這個空間是我最想做好的事情」在Salta Folhinhas 聽見了每個獨立書店工作者的心情。
延伸閱讀
【專欄|從澳門開始的繪本寶物聚】No.4 生活即博物:葡萄牙有書有美有生活的博物館(上)
井井三一繪本書屋
位於澳門望德堂區聖祿杞街三一號老屋地下,一家以插畫、繪本為主題的獨立書店。為聯繫一個城市許多不同的生命而展開,有過一隻名字叫做柯阿包(All About Macau)的貓,貓跟世界辭職之後,書店尚在。
書店官網 / 粉絲團
川井深一( 34篇 )

林香君(川井深一、大香)。出生高雄。2015年開始,於澳門望德堂區經營井井三一繪本書屋。現嘗試與孩子在街市、村落、社區、海洋或山林進行教學現場實踐。「從澳門開始的繪本寶物聚」專欄是因為井井三一是澳門的繪本書店,想知道這個城市的文化聯繫是什麼,所以店主川井深一做了在地和海外(葡萄牙、台灣或其他)有書的見學,在此記錄與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