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閱讀
大器晚成很新銳——2020普立茲克建築獎

大器晚成很新銳——2020普立茲克建築獎

2020年的普立茲克建築獎(Pritzker Architecture Prize)得主為愛爾蘭出身的伊芳.法雷(Yvonne Farrell)與雪莉.麥克馬拉(Shelley McNamara)兩位建築師。
在2018年威尼斯建築雙年展的策展人公佈前,其實全球建築界對伊芳.法雷(Yvonne Farrell)與雪莉.麥克馬拉(Shelley McNamara)並不是很熟悉。兩位建築師為威尼斯建築雙年展擬定的主題為「自由空間」(Free Space),這題目等於任何詮釋都適用,所以出現不少超現實的作品。至於大國則處理自己國家當下的議題,如英國館的脫歐、德國館的柏林圍牆倒塌30年、美國館的公民身分等,但陳列策略都未有太大突破。獲獎的瑞士館以類似愛麗絲夢遊仙境的作品也只簡單地處理制式化住宅的問題。反倒是荷蘭與阿根廷等國的設計,至少在展覽手法上還較能體現「自由」的意義。
法雷與麥克馬拉的建築師事務所Grafton執業了40年,早期都是在做都柏林的小案子。在幾百年的古都做設計,真的沒啥把戲可變,每個建築的基地都夾在狹小的街屋之間。然而因為小,每個案子都得以獲得細膩的研究與有創意的方案,並且試圖在視覺上開闢出亮眼的效果。
2002年為都柏林大學學院(University College Dublin)設計的都市研究中心(Urban Institute)是該建築師事務所第一次有較具規模與重要性的作品。她們在古典的校園內設置了一個不突兀但也絕不過度謙卑的作品。
都柏林大學學院(University College Dublin)設計的都市研究中心(Urban Institute)。(Photo by Ros Kavanagh,© Pritzker Architecture Prize)
博科尼大學(Università Luigi Bocconi)。(Photo by Corinto88)
2008年位於米蘭的博科尼大學(Università Luigi Bocconi) 是兩位建築師第一個在愛爾蘭之外的作品,總樓地板面積也是歷來最大。果斷、霸氣的粗獷主義混凝土建築有適當的收斂與開放。這件作品是當年世界建築節(World Architecture Festival)的年度建築獎(2008 World Building of The Year)得獎之作。
法雷與麥克馬拉的專業養成沒有超出歐美主流的專業取徑,對在地文化、都市紋理、光線、空氣、速度、量體、永續、社交性、對話、傳統的延續等都反覆思考,至於具體執行上能有多大程度的善盡責任,則針對每個案子的條件有所不同,而兩位建築師緩步成長的執業歷程使她們對建築與都市的思考始終保持清新與銳利。
2012年Crafton以「新地理」(New Geography)為主題參加威尼斯建築雙年展,內容是重新研究並詮釋2006年獲得普立茲克建築獎的巴西建築師保羅門德斯.羅查(Paulo Mendes da Rocha)的建築。因為當時Crafton已經獲得秘魯利馬工業科技大學(UTEC – Universidad de Ingenieria & Tecnologia)的國際競圖,需要對南美洲的建築進行徹底的調查研究。兩位建築師的研究獲得羅查的充分協助,而這次展出則獲得2012年威尼斯建築雙年展的銀熊獎。
巴西建築師保羅門德斯.羅查(Paulo Mendes da Rocha)。(© Pritzker Architecture Prize)
秘魯利馬工業科技大學(UTEC Lima)。(Photo by Utec2016)
2015年落成,位於秘魯首都利馬的工業科技大學校舍一反過去只能與躋身古老都市街廓的一角,這是一個地標型的雄大建築。因為基地在斜坡上,所以設計上回應馬丘比丘的階梯式構成。
米蘭與利馬的兩個學校建築為很久不見的粗獷主義建築帶來新風貌。
《對話與翻譯》(Dialogue And Translation)封面。
2014年,法雷與麥克馬拉出版了《對話與翻譯》(Dialogue And Translation, Columbia University Press)。對於建築,她們定義為「可以發表的沉默語言」(silent language that speaks)。書中介紹事務所過去作品的設計理念與方案。
此刻營建中的倫敦政經學院校舍,是兩位建築師發展出「自由空間」概念案子,原來Free Space是免費空間的意思,就是新的開發案應該打開公共空間,像禮物一樣的回饋給都市。倫敦政經學院的設計把地面樓空下來給大眾使用其實也不是新手法,倫敦的小黃瓜、起司刨和碎片塔都是這樣的。而在紐約市,新的超高層建築如果沒有開放地面樓就幾乎都過不了都市審議機制。
倫敦政經學院校舍示意圖。(©LSE)
所以回頭看2018年的威尼斯雙年展,「自由空間」更是當代都市面臨的議題。空間如何帶給居民或使用者最大的自由?法雷與麥克馬拉提出的關鍵字「大氣」(generosity)是希望建築專業將人道上的寬大當作核心價值。如同「新地理」所呈現的結論,「傑出建築的起點在於對影響因素的開放性」,透過對歷史與自然襲產的繼承與再創,建築連結人、環境與過往,透過對地景的塑造,讓人們更了解當代性的內涵。
吳介禎( 3篇 )

© 2022 典藏藝術家庭股份有限公司保留一切權利。8f-2網頁設計和維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