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閱讀
莫迪里安尼之作拍出2.7億港元,2023蘇富比香港秋拍戰報

莫迪里安尼之作拍出2.7億港元,2023蘇富比香港秋拍戰報

Results from Sotheby's Hong Kong 2023 Autumn Sales: Modigliani’s Portrait Sold for HK$270M

蘇富比(Sotheby’s)在10月5日於香港會議展覽中心一連舉辦「現代藝術晚間拍賣」、「龍途:劉益謙與王薇伉儷收藏精選」以及「當代藝術晚間拍賣」等三場現當代藝術晚間拍賣,成交總額近11億港元。當晚最高價成交之作為亞美迪歐.莫迪里安尼(Amedeo Modigliani)的《寶麗特.茹丹肖像》,以2億7,290萬港元易主。然而,綜覽三場晚拍的部分中高估價拍品並未能順利易主,也反映出買家在現階段對藝術市場抱持觀望態度的意味。

2023年香港秋季拍賣於10月初揭開序幕,蘇富比(Sotheby’s)在10月5日於香港會議展覽中心一連舉辦「現代藝術晚間拍賣」、「龍途:劉益謙與王薇伉儷收藏精選」以及「當代藝術晚間拍賣」等三場現當代藝術晚間拍賣,為其進駐亞洲五十周年誌慶祭出逾百件拍品,成交總額近11億港元。然而,競拍熱度或受全球經濟衰退的連帶影響,部份中高估價作品並未能順利易主,也反映出買家在現階段對藝術市場抱持觀望態度的意味。

蘇富比香港秋拍「龍途:劉益謙與王薇伉儷收藏精選」現場。(本刊資料室)

「現代藝術晚間拍賣」

首先登場的「現代藝術晚間拍賣」共有39件拍品上拍、26件成交,成交率為七成,成交總額為2億200萬港元。作為本場首件拍品的児島善三郎(Zenzaburo Kojima)《大麗花》自20萬港元起拍、便引來多方買家積極出價,最後以120萬港元落槌。不過,開場的競價熱度卻未能延續,本場多件中高估價作品未上演熱烈追價的局面。

趙無極《盛夏森林 – 05.07.54》拍出4,401萬港元成交價。(蘇富比提供)

本場仍以趙無極的作品最受買家青睞,由排序最先上拍的《盛夏森林 – 05.07.54》領銜,此作創作於「甲骨文時期」的初始階段,在豔紅背景之中帶入太陽、森林、盛夏等元素,以探索抽象、自身與自然之間的關係。而同樣在1954年,趙無極於美國辛辛那提美術館舉辦回顧展,當時的《LIFE》雜誌更為其製作專題報導,也成為他活躍於歐美藝壇的重要見證。拍前估價待詢的此作自2,800萬港元起拍,由香港專家鄧穎詩(Jestina Tang)為電話委託買家出價至3,600萬港元競得,以4,401萬港元成交價為現代藝術晚拍的最高價之作。此外,趙無極的《無題》(Sans titre)和《15.03.60》皆拍出1,618萬港元成交價,同列本場第三名。

趙無極《無題》(Sans titre)拍出1,618萬港元。(蘇富比提供)

吳冠中創作於1963年的《桃花》不僅是對富春江畔風景的描寫,還有藉桃花寄託對美好生活的嚮往,呼應藝術家以畫自況之意。而比對相關文獻資料,更是藝術家於該年所繪製的唯一花卉作品,顯見其珍稀性。此作由蘇富比亞洲區主席林宛嫺(Wendy Lin)為電話買家競得,以1,678.5萬港元成交價排名本場第二。

吳冠中《桃花》以1,678.5萬港元成交。(本刊資料室)

馬克.夏卡爾(Marc Chagall)的《馬戲團》與朱德群的《希望誕生了》分別以1,497萬成交價並列本場第四,而另一件朱德群《144號構圖》則拍出1,376萬港元,排名第五。

馬克.夏卡爾《馬戲團》拍出1,497萬港元成交價。(本刊資料室)
朱德群《144號構圖》以1,376萬港元成交。(蘇富比提供)

藤田嗣治(Léonard Tsuguharu Foujita)的《小雪臥姿肖像》為其經典的乳白色裸女,止步於900萬港元的出價,未達千萬港元的低估價門檻而以流拍作收。而東南亞藝術在本場的競投情況亦偏冷;以往受追捧的越南藝術家黎譜(Le Pho)、武高談(Vu Cao Dam)以及勒邁耶(Adrien-Jean Le Mayeur de Merprès)的作品皆未覓得買家。不過,新加坡藝術則表現穩定;張荔英(Georgette Chen)創作於1973年的《椰子和辣椒》,以洋溢東南亞意象的各式食材讓靜物畫呈現出豐富鮮活的日常氣息,並透過物品的造型或諧音反映出她揉合亞洲不同文化的象徵意義,本作自480萬港元起拍、以952.5萬港元成交。由劉抗的《賞鳥》自48萬港元起拍,也一路追價到百萬港元落槌,成交價達127萬港元。

張荔英《椰子和辣椒》以952.5萬港元成交。(本刊資料室)

「龍途:劉益謙與王薇伉儷收藏精選」

 緊接著登場的便是本季重頭戲,拍前備受矚目的「龍途:劉益謙與王薇伉儷收藏精選」,自蘇富比於8月底釋出這一消息後,39件拍品組成的陣容含括各大藝術板塊,可謂近年亞洲藝術市場最具規模的私人藏家專拍。不過,就拍賣結果而論,名人品牌效益似乎在此刻未能有效轉換至市場,終場共有29件成交,成交率為74%,成交總額達5億4,454萬港元,與拍前估價的7.45億至11億港元有明顯落差。

亞美迪歐・莫迪里安尼《寶麗特.茹丹肖像》以2億7,290萬港元成交價易主。(蘇富比提供)

高估價的西方現當代藝術亦呈現兩樣情。本場最受關注的亞美迪歐.莫迪里安尼(Amedeo Modigliani)的《寶麗特.茹丹肖像》,創作於1919年,不僅為藝術家生涯晚期的代表作也是尺幅最大的作品之一,更是現存唯一一幅莫迪里安尼描繪寶麗特・茹丹(Paulette Jourdain)的肖像。寶麗特.茹丹為莫迪里安尼打理藝術事業的相關事務,藝術家在本作中延續其經典的修長人物造型風格,並以深沉的色調打造出寶麗特的沉靜氣質。《寶麗特.茹丹肖像》自1億8,000萬港元起拍,由去年底卸下蘇富比環球主席一職、另組藝術諮詢公司的黃林詩韻(Patti Wong)於拍賣現場,與亞洲區主席仇國仕代表的電話委託買家以每口百萬港元的增幅相互拉鋸,最終由黃林詩韻喊出的2億3,500萬港元勝出,成交價達2億7,290萬港元,毋庸置疑成為最高價易主之作。

而另一件焦點拍品,超現實主義藝術家雷內.馬格利特(René Magritte)的《萬向鏡》創作於1938-1939年間,是他在1930年代中期至1940年代以裸女與無名風景為題的系列當中最具代表的作品之一,也是該系列發展初期的最大尺幅之作。馬格利特以妻子喬吉特.伯婕(Georgette Berger)為模特兒,將其描繪如大理石雕像般的古典風格,同時也在此作中融入他另一個最受讚譽的主題:黑夜和白晝的奇妙結合。自5,800萬港元起拍、6,500萬港元落槌,以7,757.5萬港元排名第二。

雷內.馬格利特《萬向鏡》拍出7,757.5萬港元成交價。(蘇富比提供)

馬克.布拉德福(Mark Bradford)的大件作品《洛杉磯》以2,949萬港元易主,排名第三。尼古拉斯.帕爾蒂(Nicolas Party)的《靜物》可謂迄今拍場上尺幅最大的作品,以標誌性的水果為題材,呈現藝術家擅以粉彩呈現造型與色彩變化的嫻熟運用,以2,404.5萬港元易主而位居第四高價。白髮一雄(Kazuo Shiraga)的《海炎》由亞洲區副主席及中國區主席華真(Jane Hua)為客戶以2,102萬港元成交價競得,也為本場第五高價。

馬克.布拉德福《洛杉磯》(右)以2,949萬港元易主。(本刊資料室)
尼古拉斯.帕爾蒂《靜物》以2,404.5萬港元易主。(蘇富比提供)

不過,藤田嗣治達博物館等級的《裸女與貓》、大衛.霍克尼(David Hockney)創作於2017年、以六角形的畫面構圖打造出猶如舞台場景的《獅子的圖像》、趙無極對第二任妻子陳美琴表達紀念之情的《10.03.78》,草間彌生高達三米的著色銅雕作品《獻給天空訴述我心聲的花朵》等指標作品,出價皆未達底價而以流拍作收。至於在中國當代板塊的表現,如:丁乙、賈藹力、梁遠葦等作品未獲本場買家青睞。而黃宇興、陳飛、張子飄、季鑫等作品則吸引買家熱烈競拍,仍展現穩定的市場支持度。

「當代藝術晚間拍賣」

而壓軸登場的「當代藝術晚間拍賣」則有23件作品上拍、18件作品成交,成交率近八成,成交總額為3億5,268萬港元。本場由格哈德.里希特(Gerhard Richter)經典的《抽象畫》領銜,拍出8,446.9萬港元為本場最高價之作。而朱莉.梅赫雷圖(Julie Mehretu)的《無題》為創作於2001年,寬幅近五米的雙聯屏,本作以古代文明和未來帝國的意象揉合而成,藉以探討當代城市景觀的權力結構和地圖製作方法,以7,297萬港元成交價易主為第二高價。威廉.德庫寧(Willem de Kooning)的《圖盧茲紀念品》由蘇富比亞洲區現代及當代藝術部主席白思齊(Alex Branczik)為客戶以3,917萬港元成交價競得,為本場第三高價之作。

格哈德・里希特《抽象畫》拍出8,446.9萬港元成交價。(蘇富比提供)
朱莉.梅赫雷圖《無題》以7,297萬港元成交價易主。(本刊資料室)
ARTouch編輯部( 1521篇 )
查看評論 (0)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