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閱讀
上海UCCA Edge落成開幕:一窺中國民營美術館的轉變與延伸

上海UCCA Edge落成開幕:一窺中國民營美術館的轉變與延伸

UCCA Edge Opens in Shanghai: A Glimpse into Chinese Private Art Museums’ Transformation and Extension
綜觀城市美術館的整體性發展,從其功能上來說,對城市發展進程的影響體一方面有助於提升城市的整體形象,提升城市文化影響力。另一方面,城市美術館的發展,可以深度挖掘城市文化地域特徵,凸顯地區文化在城市發展進程中特殊的作用。

從20世紀末以來,全球許多城市紛紛運用美術館、博物館的建築與展覽,重塑城市的文化性格,提升城市文化的影響力。如今,所謂的「藝術」已經不只是高高在上的陳列展館中供人仰望。當代藝術正在逐漸深入城市社區和公共空間,成為鼓勵大眾交流、共創的媒介。


發跡於北京的UCCA尤倫斯當代藝術中心於上海市中心,打造的全新場館UCCA Edge於5月22日正式面向公眾開放。這座坐落於上海黃金地段蘇州河畔一家寫商辦大樓的美術館,是UCCA繼2018年在河北秦皇島的海邊社區阿那亞落成沙丘美術館之後的又一次版圖拓展,也是在結合文化和商業模式上的又一新嘗試。

UCCA Edge空間一隅。(UCCA提供)

UCCA Edge是UCCA與香港嘉華國際集團有限公司——同時也是美術館所在辦公大樓盈凱文創廣場的開發商的合資實體,嘉華同時也是UCCA集團的股東之一。其實,在UCCA Edge落成之前,UCCA Store零售總部已經遷移上海,UCCA Lab在上海組建團隊,新成立的專注於客戶關係管理的數位策略部門也設立在上海,UCCA Kids前年也在上海建國西路一帶設立了分校。UCCA所有的業態都已經布局上海,因此美術館在上海的落成原本也只是時間問題。

上海UCCA Edge展場一隅。(UCCA提供)

UCCA當代藝術中心館長、UCCA集團CEO田霏宇(Philip Tinari)認為與嘉華的合作很難得的就在於嘉華能够提供足够的資本支持,不把藝術機構拖得太累,同時又能够施展。大樓位置也符合田霏宇對城市美術館的想像:「蘇州河邊上,比起M50或者西岸,它是更市中心的位置。這裡的方向也是對的,包括從OCAT上海當代藝術中心到外灘形成一個走廊,有點意思。這個地點有兩條地鐵線上來,再坐一個扶梯就進到美術館,所以就會覺得它跟周圍都市密切連接一起,也是它最可貴的一部分。」


但在美術館定位上,田霏宇也表示,內部曾有過許多猶豫和探討:「最早的時候我們也想過UCCA Edge的展覽內容會不會要比較潮流,但最後的結論是,這個機會太難得了,我們肯定是要用UCCA這種最學術的內容為本的管道呈現給大家,其他的這些事情才有意義。其實UCCA Edge很純粹。」

UCCA當代藝術中心館長兼UCCA集團CEO田霏宇(Philip Tinari)。(UCCA提供)

確實,打造成功的美術館、博物館最重要的部分在於軟體的規劃。我們也看過許多城市,建設文化地標時焦點侷限於硬體,給予龐大經費建立美輪美奐的建築,但沒有深耕展覽內容,網紅展覽曇花一現,最後便淪為蚊子館。UCCA對展覽內容深耕的想法,也在宣布任命彼得·埃利(Peter Eleey)為UCCA策展顧問上可見一斑。Peter Eleey曾任紐約MoMA PS1首席策展人,田霏宇認為他是一個强有力的外腦,可以為今後北京上海兩地的美術館策展人提供更多的經驗支持,拓展換新展覽體驗。

UCCA Edge「激浪之城:世紀之交的藝術與上海」展覽現場。(UCCA提供)

從展覽的立場看,田霏宇估計在未來的三年內,每年至少有一個展覽會「兼顧兩地」(北京-上海)。這也會是UCCA投入比較大的展覽,「不光是國際運輸的費用,還有行銷的工作,都可以得到更充分的發會,因為有兩地更多展出機會」。今年7月即將在UCCA北京館呈現的「成為安迪·沃霍爾」也會在年底巡展至上海UCCA Edge,但在展覽設計上,將會有著不同的呈現:「北京的UCCA是非常挑高開闊的,你需要去做一個佈景式的展陳設計,像我們當年做畢卡索的展覽,或者其實任何一個北京館的展都是這樣。到上海因為空間限制,會有不一樣的沈浸式布展規劃。」


從牽起在地性來說,UCCA Edge的很多展覽將只會在上海出現。「比如說整理中國當代藝術史,引進這種跟中國當代藝術史邏輯相關的或是有借鑒作用的。或者是可以與本地產生火花的國際上的藝術家的創作歷程。還有就是亮相一些新興的聲音。我覺得我們的項目這三點比較突出,在上海的土壤中會得到不一樣的發揮。」田霏宇說。

UCCA Edge開幕現場。(攝影/Athena Chen)
UCCA Edge「激浪之城:世紀之交的藝術與上海」展覽現場。(UCCA提供)

這種看向宏觀藝術環境,同時呈現並激發在地創作能量的想法,也在UCCA Edge開館展覽『激浪之城:世紀之交的藝術與上海』之中體現。這檔開幕展沒有為了搏眼球與流量搬出明星藝術家的重量級作品,而是將自身置於這上海市多元化國際發展的歷史進程之中。其中對參加2000年上海雙年展外圍展『不合作的方式』的主要藝術家作品的再次呈現。時至今日,再次回望這些藝術家及其貢獻,既可以審視上海市的文化生態發展所取得的成果,也更為了理解上海這座位於全球藝術前沿的中國都市所蘊含的開創精神。


UCCA Edge以美術館的角度呈現中國當代藝術價值越趨多元化的同時,也在積極的探討城市美術館未來的發展方向,對上海城市的急速變化與當代藝術的蓬勃發展進行審視探討。這也符合當今全球疫情依舊充滿不確定下的大環境下,大家更往內去思考探尋的心態,不急著出去,也有著更多機會思考與沈澱中國當代藝術為何?又將往何處去?

UCCA Edge「激浪之城:世紀之交的藝術與上海」展覽現場。(UCCA提供)

在田霏宇看來,中國當代藝術的發展脈絡與中國飛速發展的社會有著緊密關聯,「從2000年到現在,中國當代藝術經歷過巨大發展,現在當代藝術在中國不是一個小圈子的事情,它更不是一種地下現象,它是可以動員全社會的資源,讓很多人走進來,能體會到不同感受的一種文化場域。」田霏宇說,「這不是全新的嘗試,但在中國是嶄新的現實。」


綜觀城市美術館的整體性發展,從其功能上來說,對城市發展進程的影響體一方面有助於提升城市的整體形象,提升城市文化影響力。另一方面,城市美術館的發展,可以深度挖掘城市文化地域特徵,凸顯地區文化在城市發展進程中特殊的作用。在田霏宇看來,城市中的UCCA Edge美術館將是一個非常開放的存在,任何人都可以走進來,與藝術對話,「美術館,就是都市留給美學偶遇的地方。這是一種開放的結局,這種『美學偶遇』甚至會對我們的人生觀產生深遠的影響。」

Athena Chen( 4篇 )

現居上海的文化研究與藝術媒體工作者,寫作是我希望與藝術保持聯系的管道。曾任藝術與設計雜誌《Wallpaper*》中文版編輯,中英文章見刊於《香港端傳媒》、《The Artling》、《VICE音樂頻道Noisey》等。

查看評論 (0)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Copyright © 2021 Artouch Inc. 保留一切權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