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閱讀
堅實文化,才是市場最有力的支撐

堅實文化,才是市場最有力的支撐

台灣基於天時地利人和,早中國20、30年所積累的中國書畫瓷器工藝品,質量俱佳,重要藝術品數量驚人。一位曾參與過…
台灣基於天時地利人和,早中國20、30年所積累的中國書畫瓷器工藝品,質量俱佳,重要藝術品數量驚人。一位曾參與過台灣收藏建立過程的前國際拍賣公司部門主管暨資深專家便讚譽台灣是中國藝術市場的中流砥柱,絕對是不容忽視,並表示成熟地區買家出不出手,關鍵在於拍賣公司是否有找到他們想要的藝術品。此外,中華文化傳承於台灣從未間斷過,早已進入生活、反映在人身上,化為了無形,要再從中培養新一代藏家是有基礎且值得努力的。
一件拍品能夠高價售出,必須至少有兩位競拍者出手才能達成,所以不只拍品得主重要,與之競拍的藏家買主同樣重要。新興市場暴起暴落沒有定性;成熟市場雖不見得猛衝高價,但卻穩定持久,這其中的差別便在於對藝術和市場的認知程度,而這樣認知程度的建立是與文化涵養成正比的。故而我們見到新興買家和資深藏家、資深古董書畫業者在購藏行為和拍賣態度上是截然不同的,前者高調炫富,後者低調平實;前者購藏多帶有其它目的,且對自己的判斷信心不足,容易因非藝術因素而打消購藏念頭,後者對藝術的熱愛始終如一,長期關注、伺機而動,能夠為自己的購藏行為負起責任。成熟的資深藏家在市場不理性的狂飆時期化為伏流,而在市場亂象逐漸掃除的時候,隱藏的力量獲得彰顯,以堅實的文化力支撐起價格的購買力,曾經叱吒一時、以投機獲利為目標的新興買家們,在歷經近年來的市場盤整之後,如今安在哉?此季香港佳士得台灣藏家的表現便印證了這個道理。
在中國加入藝術市場之後,中國藝術市場幾乎全面金融商品化,有的拍賣公司便認為趨勢如此,便於管理階層大量晉用投資銀行或外商管理顧問公司出身的人才,甚至老闆自己就是這樣的背景,然而卻忽略了藝術市場不同於其它的市場,並非是以商業思維就可以解決所有問題;而古董字畫市場又和其它藝術類項的市場特質有所不同,真正的古董字畫收藏家和古董書畫商們是很長情的,一旦開始收藏或經營那便是一輩子的事情,古董字畫的市場是一個關乎人的市場,所以經營古董字畫市場是不能把它當成事情辦的,它的重點在人,且人與人之間的關係是長期的,由於古董字畫的內涵極其深厚,彼此的交遊是種知己共鳴般的往來,依恃的是中國文化的涵養與修為,而這種涵養與修為是需要用生命去累積的,人的品質往往比專業能力更加重要,這些絕對不是只懂得金錢遊戲的投資銀行專業或者具備短期專案管理能力就能辦得到的。一家拍賣公司能不能成功,能不能長久經營下去,就看這家拍賣公司從上到下的人員是不是具備相關的文化涵養與修為。
古董字畫另一個特點是它的數量是有限的,所以無法以無盡擴張的商業思維去想要增加市場份額或營收的,擴張發展是會來到它的盡頭的。中國崛起導致拍賣公司成為藝術交易的主要力量,古董書畫商的角色幾乎被消滅,藝術市場因此產生質變,只剩下交易而沒有文化;如今拍賣公司繼續抱持著以商業擴張作為業績成長的解決方案,繼續從各個角度去侵蝕原本的市場型態,藝術環境的生態持續失衡,殊不知這種商業正確的思維與作為其實對於健全長遠的藝術市場並無助益。
當資源愈集中在產業鏈中的一環或者環境生態中的一個角色,同樣有其能量發揮與格局發展的局限,同時也會有其盲點,不同的客層或交易型態,就應該由不同的業者扮演適當的角色,才有可能充分掌握和深化;而當產業鏈結和環境生態皆健全,彼此交互影響所產生的效益絕對不僅是倍數成長,而是加乘放大。既然從經營型態上去擴張、和順應社會經濟發展只去經營日益兩極化且彼此關聯性日益疏遠的尖端和低價位市場皆有其局限與不良影響,在古董字畫數量有限的先天條件下,何不積極去掌握住目前失落且十分值得經營的中間市場,更重要的是要從文化力著手去培養生力軍,如此才能使市場持續並且是全面性的成長。談藝術市場,還是回到文化吧!
明宣德〈青花五爪雲龍紋大罐〉,1億8504萬港元;〈董滄門刻恭親王龍鳳田黃對章〉,8524萬港元;明永樂〈青花瑞果紋梅瓶〉,5052萬港元,此三件香港佳士得春季拍賣重量級拍品的得主悉數為台灣藏家。隋/初唐〈白釉象形燭台〉,1916萬港元;南朝/初唐〈青釉點褐彩獅子坐像〉,460萬港元,此兩件拍品皆來自台灣。上述五件拍品皆占據此季香港佳士得春拍該季或各場高價排行前三名的地位,若加上中低價位拍品的表現,以及據悉台灣買家在中國書畫方面雖未得手大價拍品,但也有約莫兩成的貢獻度,總體觀之,蕞爾小島如台灣,在一季拍賣的成交表現占比上,不可不謂極高亦極重,也不可不謂替香港佳士得30週年紀念拍賣,撐起了面子和裡子。
不久之前,一位入行不過數年的大型拍賣公司的區域高級主管,曾在台北媒體餐敘時向台灣媒體提及,由於高價拍品多由中國買家拍得,且台灣年輕世代購藏標的多落在西畫和當代藝術品,所以如果當拍賣預展於北京與台灣兩地時間衝突、北京效果又比較好時,古董字畫的主力拍品將會從台北轉移至北京。以往接觸到的各家拍賣公司在來到地主國時向來皆抱持著禮貌尊重和廣結善緣的態度,當聽到這樣的言論時不免令人頗感驚訝,不過轉念一想,也可以理解這樣的思維,對於肩負業績成長責任且對此一領域認識不深的拍賣公司高級主管是想當然爾的事情。
然而,一旦深思便會發現這樣的思維是流於短視與表面的,因為只看得到商業的力量,卻看不到文化的力量,更看不到文化的力量對商業的強大支撐力,而這也是筆者於之前文章中曾指出的,多數拍賣公司只想撿現成便宜卻不願花心力去播種耕耘市場未來的態度。拍賣公司做為交易平台,不僅該重視買方,收藏富厚的潛力賣方同樣不可輕視,而藝術購藏先行者在特殊且無法複製的時空下,所累積數十年的眼力、視野、經驗、知識、智慧等相關專業與資源,對市場的助益更是無比珍貴的無形文化財。
明宣德〈青花五爪雲龍紋大罐〉,「宣德年製」四字楷書橫款。
鄭又嘉( 56篇 )

Copyright © 2021 Artouch Inc. 保留一切權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