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饒

【高千惠專欄】地景說話8:恍─拒絕領域的另類現象
明與暗、光與影、實與虛,在2022年前後,全球疫事與烏俄戰事交接之際,成為地方展覽的年代留影命題。當代地域藝術界,如何藉...
傅饒「光年」越過山脊與星雲見著的清澈:我追求的始終是事物裡的素樸
「它像一束穿越過我身體的光,直向蒼穹,將生命中我所經歷的,感受的,渴望的,通通帶進無限的飄渺與虛空。我只朝這光的指引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