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閱讀
神形一瞬凝成光,專訪Aka Chen談純鈦珠寶藝術創作

神形一瞬凝成光,專訪Aka Chen談純鈦珠寶藝術創作

陳智權(Aka Chen)的設計作品〈木蘭〉,更受到英國維多利亞與亞伯特博物館(Victoria and Albert Museum,簡稱V&A)的永久典藏,該館擁有世界首屈一指之最精美且最全面的珠寶收藏,於工藝美術及裝置藝術設計上為全球權威指標博物館。

牆面上一幅幅的手繪設計圖稿,鄰近復興中小學孩童們嬉鬧聲,小石盆栽綠意點綴滿窗,柔和陽光輕落。乾燥永生的木槿、牡丹、蓮蓬,含苞、盛開、結實都凝於一瞬,留存自然神形。時光荏冉,工作案臺上承載著是30多年來的珠寶歲月。

陳智權(Aka Chen)持牽牛花純鈦珠寶藝術創作,微笑著呈現出溫暖。鏡頭中的他帶著靦腆的真誠,而手中牽牛花上的顏色暈染漸層變化夢幻如畫,看起來自然到有種夢幻感。這是珠寶嗎?不用懷疑,這是「AKACHEN」的珠寶設計,它可以很好親近,很有藝術質感,就像南宋的折枝花鳥小品畫,師法自然,無聲詩。

Akachen創辦人暨藝術總監陳智權(Aka Chen)。(攝影/陳俊松)

他的設計作品〈木蘭〉,更受到英國維多利亞與亞伯特博物館(Victoria and Albert  Museum,簡稱V&A)的永久典藏,該館擁有世界首屈一指之最精美且最全面的珠寶收藏,於工藝美術及裝置藝術設計上為全球權威指標博物館,將〈木蘭〉納入設計藝術史的典藏系統,分類於「雕塑」,館方評述:「透過本系列創作,藝術家將雕塑、裝置藝術以及珠寶合而為一,賦予21世紀珠寶嶄新的定義。」(Through this series the artist combines sculpture, installation and jewellery, redefining jewellery design for the 21st century.)能在以歐洲英法為主旋律的珠寶藝術史中,獲得如此高的讚譽,爭得東方榮光,實屬珍罕難得,也是V&A博物館首度收藏臺灣本土設計製作的作品。

Aka Chen〈木蘭〉,Victoria and Albert Museum藏。(AKACHEN提供)

V&A購藏作品嚴謹,此前特地委任資深專家來臺,全程了解其藝術創作製程,並肯認其於珠寶藝術的傳承與創新,有著劃歷史的標誌性意義、時代精神,方能進入典藏。〈木蘭〉以精湛的工藝技術將純鈦打造為立體雕塑,呈現枝枒上之木蘭花由含苞至盛放的精彩生命歷程,花朵與花苞可分別作為胸針、耳環配戴,打破珠寶櫥窗式的單件展示概念,成為一完整立體的藝術創作。V&A的評述中特別提到:「Aka Chen(陳智權)是臺灣首位以鈦金屬創作珠寶的藝術家。」鈦是什麼?一般認為多用於航空與醫療用,在珠寶界則為最新的應用材料。我們可以這樣理解,純鈦藝術設計就像是汽車由雙B到特斯拉,完全是個嶄新技術,且深具未來性。它具備三大特性:一、輕:鈦的重量約只有黃金與白金的1/5。二、顏色豐富:透過高超精湛的技術,可顯發如彩虹般的繽紛色彩及寶石光澤。三、堅硬耐磨損抗腐蝕,韌性和硬度是黃金的數十倍。

Aka Chen牡丹系列。(AKACHEN提供)

解祕純鈦,昇華珠寶藝境

鈦擁有優點的另一面,即是極高的困難度。陳智權有著機械專長、企業管理、寶石設計的背景,自1989年創立珠寶設計公司,作品獲得好評。然而,K金珠寶若無法減輕重量,於設計和實際配戴上都會有所限制,他一直在思考如何能再減輕重量?1990年香港展覽會時,偶見義大利同業作品,顏色是白與藍,看起來不似K金,最驚訝的是極輕。不意外的,同業並未清楚說明,只說是有別於傳統的新材質。回臺後,陳智權請益臺大材料所的同學及尋求工研院相關資料等,第一步先解密,確認材質是「鈦」,而後不斷摸索實驗。純鈦金屬的加工極為困難,難以成型顯色,在空氣中加熱會變成粉末;再加上其不導電,過去K金的鑄造機器也不能做,不能焊接、退火或返工。因為「講究」而不「將就」,他打破過去傳統的K金珠寶製作方式和製程,經過不斷地研究實驗,挫敗是必經之路,但「沒有拐點,就沒有創意」。多年後,他成功將珠寶設計作品中加入純鈦金屬,創下里程碑,成為全球極少數擁有其製作專利的珠寶品牌之一。他從此在珠寶創作的量體和結構設計上大幅躍進,所運用的99.9%純鈦金屬技術,透過高溫攝氏1668度的昇華,豐富多彩的顏色表現,將珠寶推向嶄新的藝術殿堂。

Aka Chen花鳥系列。(攝影/陳俊松)
Aka Chen蜻蜓系列。(攝影/陳俊松)

陳智權用最當代的新材料做最經典的美感創作。因為純鈦藝術製作困難,每一件作品須經過百道工序,耗時三到四年,甚至十幾年才能完成,「有了技術,若沒有思考內涵去創作,就不用去談藝術性了。」回溯過往的生命美感經驗,陳智權自小喜歡畫畫設計,觀賞寺廟古建築構件壁飾、欣賞定窯的白或青瓷的天青釉色、收藏現代重彩畫家丁紹光的版畫,或內斂或繽紛,傳統經典與當代美學,和諧並存。他深深浸淫於書法、茶道、花藝,以及冥想靜坐,在天地間呼吸共感,「師法自然」是最大的工夫。鳥兒、蝴蝶、蜻蜓、金龜子,牡丹、木蘭、鬱金香各色花系,姿態萬千,明媚爛漫,每一件作品都可360度全面性地欣賞,「靜裡春光常自在」。

Aka Chen昆蟲系列。(AKACHEN提供)
Aka Chen花園系列。(攝影/陳俊松)

石裡有光,瞬刻侘寂

面對高貴材料及新科技技術,訪談中陳智權在談及各類寶石時,最常說的是「石頭」,而非藍寶、黃寶、紅寶等名稱。「大鑽石是資本主義架構下的思考,但珠寶藝術不應該只是材料買賣,不該讓人覺得很有壓力。自然界到處都是藝術品,就是很美的意境,人在親近自然時沒有壓力,珠寶可不可以走這樣的路線。我沒有要滿足奢華,不是要走絢麗,我追求的是種質樸的高度,以寶石來說就是紅藍寶是1.76多的折射光,而鑽石是2.4的全折射光。光帶來的影響很大,要經得起哲思耐看,就似日本人美學中的『侘寂』乃至『幽玄』,一種本真,去感受到時間易逝和萬物無常,那我們就會去珍惜專注於當下。」

Aka Chen〈蝴蝶戒〉。(AKACHEN提供)

在「AKACHEN」空間中所感受到的,並非制式的一格格珠寶櫥窗,而是仿擬中式園林的當代之境,一轉彎一風景,在各穿透空間中借景,在幽微基調中亮出自然。新發表的「案上山水」系列,蓄藏廿年的碳化龍眼木及苔蘚植栽架構為自然生態,枝頭小鳥、木槿盛開、牡丹含苞、蜻蜓嬉遊等,由單件到整套,成為一立體的夢幻之「境」,愉悅活潑,生意盎然,可行,可望,可遊,可居。境中之純鈦珠寶藝術,亦可獨立為單件配飾出門。信手摘自然,朝暮伴隨君。

「AKACHEN」空間展出案上山水系列。(攝影/陳俊松)

專注剎那,境恆不朽

由珠寶零售,接國外品牌的珠寶設計與後臺製作(Original Design Manufacture,ODM),到創設「AKACHEN」品牌。除創作設計,陳智權也進行校園公益演講,受輔仁大學之邀講述純鈦金屬的工藝設計,對學子無私分享,為臺灣珠寶藝術的傳承深耕細作。走過珠寶創作30多年的陳智權,走過世界各地礦區,蒐集各處寶石材料,創作設計材料不虞匱乏,有方良「田」,可將寶石與純鈦藝術自由揮灑,每件都是獨一無二的永生不朽。在獲得國際聲譽之後,談起對自我的藝術定位與期待,他謙和地說:「我現在已經走到第三世之末,要準備進入第四世。我把人生切分為四世,起、承、轉、合,若一世就會有太多的糾葛局限,在一世之末會懂得珍惜,也會為迎接下一世而期待。每個當下,都是歡喜,都是專注。人是肉體不過百年,純鈦珠寶是數萬年恆久,我相信只要我的藝術創作做得好,就會有人跟隨,那就可以傳下。」

藍玉琦( 182篇 )
查看評論 (0)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 2022 典藏藝術家庭股份有限公司保留一切權利。8f-2網頁設計和維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