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閱讀
【馬尼尼為│繪本專欄】把成人元素放到童書裡——「色」可以嗎?

【馬尼尼為│繪本專欄】把成人元素放到童書裡——「色」可以嗎?

他很討厭一昧把美好的一面呈現給兒童,「不要把小孩子當白痴什麽都不知道」。

曾經有一位一手畫童書繪本;一手畫情色的藝術家,在被踢爆後者身份後難以在美國立足,後舉家遷移至愛爾蘭一座小島,他就是湯米.溫格爾(Tomi Ungerer)。原本在美國如日中天,正準備大展身手、前途大好的他大受挫折,停畫童書長達二十幾年,令人不勝噓唏。

回看湯米溫格爾一生的作品,成人和兒童書籍的比例幾乎不相上下。他除了童書,還有一關鍵詞 「情色藝術erotic art 」(非色情藝術),除了以青蛙作為主角的「愛經」——The Joy of Frogs,還有不同等級的情色繪畫一籮筐;以及頗為可觀的文字量傳世。這樣一位勇於挑戰衛道人士的創作者,最終也獲得了童書界的桂冠安徒生大獎的肯定。

像他這樣特殊「跨界」的童書作者,會不會在童書裡留下蜻蜓點水的「色」呢?可能是把女性畫得特別性感、特別「養眼」、具男性視點的豐滿——裙子特短、暴乳之類的。十二歲以下的兒童沒有性意識,但是大人會「多看一眼」吧!

本圖來源: 小機車跑得快/ 格林出版

像是《小機車跑得快》中,那位戴頭巾男性抱著一位女性,嘴巴直逼胸部。

或是下圖那位躺在按摩床上的全裸女性與那位按摩男性,他們的動作和表情。

本圖來源: 小機車跑得快/ 格林出版

確實(也許是我的見識不夠廣)在其它童書繪本裡幾乎找不到這樣敢於表現成人世界的「情趣」畫面,在他一次訪談裡,他提到他放入大量成人元素到童書裡(I put a lot of adult elements into my children’s books)——因為現在的兒童什麽都知道,大人也不需要做作、表裡不一;他們知道貝比從哪裡來,只是不知道成人從哪裡來……

「對於想寫童書的人有什麽建議?」

他只說了短短兩個字「學畫」(Learn to draw)。他認為最棒的繪本寫、繪者必需是同一人才有辦法達到的,他心中最棒的童書作者是桑達克(Maurice Sendak)和愛德華·利爾 (Edward Lear)。

確實不少童書出版社對於「把成人元素到放到童書裡」至今都是卻步的。除了湯米. 溫格爾,誰敢呢?他希望他的童書是可以刺激小孩問大人問題的,但他也知道很多問題大人自己也無法回答。面對世界上諸多荒謬的事實,我們是沒有答案的。當然,他很討厭一昧把美好的一面呈現給兒童,「不要把小孩子當白痴什麽都不知道」。

馬尼尼為maniniwei( 20篇 )

美術系卻反感美術系,停滯十年後重拾創作。 著散文《帶著你的雜質發亮》、《我不是生來當母親的》、《沒有大路》; 詩集《我們明天再說話》、《我和那個叫貓的少年睡過了》、《我現在是狗》、《幫我換藥》;繪本《馬惹尼》、《詩人旅館》、《老人臉狗書店》等數冊。 編譯、繪《以前巴冷刀.現在廢鐵爛:馬來班頓》(openbook好書獎,年度中文創作)。作品入選台灣年度詩選、散文選,獲國藝會補助數次;2020臺北詩歌節主視覺設計、不定期開辦繪本創作課;於博客來okapi撰寫繪本專欄文逾百篇。 網站:https://maniniwei.wixsite.com/maniniwei Fb/IG:馬尼尼為 maniniwei

Copyright © 2021 Artouch Inc. 保留一切權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