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閱讀
【馬尼尼為│繪本專欄】童書裡可以有血腥、暴力、自殺?

【馬尼尼為│繪本專欄】童書裡可以有血腥、暴力、自殺?

在繪本的處理上,少女的穿著、長髮,軟肉與硬槍的對比;單一柔弱少女與多位凶神惡煞、不懷好意卻穿著筆挺制服的男人的對比;當然,繪者刻意「醜化」這些小人,以及全書只出現一次的禍源馬伕。圖象化後的詩更動人心魄。

不少繪本出版社對「童書框架」很有一套,並永遠不嫌多的擔心兒童不宜、兒童不懂……表面上小心翼翼、聲稱兒童至上,實則可能已經到過多考慮、甚至因為太持守安全牌而失去了童書多元的樂趣。比如說一定要夠可愛、夠美好、夠好結尾、夠訊息、夠教育性、夠有用、夠看得懂……我感到尤其、特別納悶,難道那些守門員都沒看過世界上的其它繪本嗎?或者他們本來就對那些令保守者不安的繪本避而不談、視而不見?

我想舉的是三十多年前摘下世界繪本界公信力獎的「英國格林威大獎 The CILIP Kate Greenaway Medal 」(大家都知道這是「傑出插畫童書」”distinguished illustration in a book for children“」,是「童書」沒錯),一九八一年獲獎的這本《死亡情劫The Highwayman》,中譯本收錄於《魅影迷咒》(已絕版)。

本書由一首敘事長詩畫成,詩人在二十世紀初、距今一百多年前發表,後收於一本詩集中,此詩雖然用了「過時」的角色,卻有一種復古的故事感。

highwayman是一種打扮得體的騎馬強盜,這位無名強盜和小客棧老闆女兒Bess透過窗戶一見鐘情,並聲稱當晚幹完一票後會來找她。此番定情卻被房子裡的馬伕聽見,他可也是暗戀著主人的女兒。

詩中沒有交代馬伕之後到底去找了誰;不過不久後一票軍人闖入,他們粗暴不講理,大口喝酒,公然調戲Bess,將她直立捆在床柱上,還緊緊捆了一把長槍抵住她豐滿的乳房(那把槍抵住她乳房的畫面至少有四、五個),還有強吻她的畫面。

說到這裡,一定有人開始叫:這不是給小孩看的吧?

更可怕的在後面。當她聽見情郎的馬蹄聲,毅然扣下扳機,以槍聲警惕莫近房子。
全書以深褐色單色呈現。左頁是女人瞪大絕望的眼睛,下一秒自殺了,她的半邊酥胸被血覆盖、玉臉也滿是鮮血垂了下來。

當天晚上,情郎收到警惕沒有靠近,可隔天一大早得知昨夜的悲劇,憤而直奔報仇,未料那些軍人還守在那裡,敵人在暗,他在明,很快便中槍倒地。

故事沒有在這裡結束。詩中一開始描繪的那種月光如緞帶、風聲嘯嘯的夜晚,你還是會聽到喀拉喀拉的馬蹄聲直奔旅館,而Bess也依然會在窗前,編著她長長的辮子。

最好的繪本應該是「模糊既定價值觀」的吧?

首先,角色是一位「強盜」,詩中並沒有交代他是俠盜或是惡匪,我們不知道他是「好人」還是「壞人」(現實中我們也很難去界定一個人的「好壞」,總是好中有壞、壞中有好),就算是強盜,他也有日常的情愛一面。馬伕呢?舉報強盜是應該的?軍人呢?以正義之名卻藉機調戲良家少女?很明顯,好人沒有好報,無辜的少女死了。這世界既非善惡分明,惡人也沒有惡報。

這首詩之所以這麽受歡迎,被改編成各種影片、繪本、小說,除了朗讀起來韻味十足,來回的押韻,故事的急速轉折,浪漫愛情、小人、官勢力的三角關係,加上「性」與「暴力」佐料,特別在繪本的處理上,少女的穿著、長髮,軟肉與硬槍的對比;單一柔弱少女與多位凶神惡煞、不懷好意卻穿著筆挺制服的男人的對比;當然,繪者刻意「醜化」這些小人,以及全書只出現一次的禍源馬伕。圖象化後的詩更動人心魄。

全詩原文:
https://www.poetryfoundation.org/poems/43187/the-highwayman

馬尼尼為maniniwei( 21篇 )

美術系卻反感美術系,停滯十年後重拾創作。 著散文《帶著你的雜質發亮》、《我不是生來當母親的》、《沒有大路》; 詩集《我們明天再說話》、《我和那個叫貓的少年睡過了》、《我現在是狗》、《幫我換藥》;繪本《馬惹尼》、《詩人旅館》、《老人臉狗書店》等數冊。 編譯、繪《以前巴冷刀.現在廢鐵爛:馬來班頓》(openbook好書獎,年度中文創作)。作品入選台灣年度詩選、散文選,獲國藝會補助數次;2020臺北詩歌節主視覺設計、不定期開辦繪本創作課;於博客來okapi撰寫繪本專欄文逾百篇。 網站:https://maniniwei.wixsite.com/maniniwei Fb/IG:馬尼尼為 maniniwei

Copyright © 2021 Artouch Inc. 保留一切權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