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閱讀
【專欄|從澳門開始的繪本寶物聚】No.28:《怪物園》與疫靜生活

【專欄|從澳門開始的繪本寶物聚】No.28:《怪物園》與疫靜生活

對了,這又是一個「大人不在場」的故事!整本書塑造的環境,沒有任何「大人」的身影。如此自由的、實現趣味與勇氣的絕對空間,究竟在哪裡?這個想像世界,只發生在不被干預、無法由外來秩序框架的美好時刻。

junaida與《怪物園》

junaida畫《怪物園》,整個故事架構原型讓我聯想到日本民間傳說中的百鬼夜行。《怪物園》的「百鬼」的居所,是幻獸身體的奇異大宅,跟著牠千山萬水,歷經長長的旅行。有一天,大宅的門沒關好,所有怪物傾巢而出,進到人間都市中⋯⋯

《IHATOVO 01-03》

「IHATOVO」是宮澤賢治心目中的理想國,junaida這一系列的創作,以宮澤賢治《銀河鐵道之夜(銀河鉄道の夜)》、《要求特別多的餐廳(注文の多い料理店) 》等22篇作品為藍本,可以說是重新將宮澤賢治巨大的童話世界重塑了。

junaida筆下世界,常常讓我有種身居歐洲童話之中的異質感,不只是人物繪製,還有更多宛如中世紀小鎮般的場景。即使是《怪物園》的百鬼夜行,也有置身狂歡節的感覺。這位京都的藝術家,同時創立了Hedgehog Books and Gallery,他的作品極受井井青年讀者喜愛,日文原版也多次來到書店。因為疫情的封鎖政策,這個旅遊城市,出現前所未有的冷清。《怪物園》此刻再次到來澳門,對我們來說,有著不同的意味。

我愛不釋手的一點,是他在《怪物園》裡加入了一些「特別的元素」——人。他們與怪物不一樣,怪物們滿大街遊行,這三個「人」,是關在家裡,哪裡都出不去的小孩。

看來孩子們已經把家裡所有東西玩遍了,書放得東倒西歪,畫具和畫紙亂扔一番,樂器也在地板上,玩具更是沒收好。倒臥家中,小孩狀態非常厭世。儘管窗外一片漆黑,也無法克制他們想望出去的心情。

《怪物園》怪物遊行之夜,整個城鎮籠罩在黑暗的氛圍。扉頁也無比「黑暗」,讀者只能透過自己來尋找光,以看見怪物無形幻有形的身影(福音館書店。攝影:川井深一)

望出窗戶的那個小孩子,後來拿著紙箱,成為一場真正的冒險遊戲的嚮導———孩子們乘上他所駕駛的「巴士」,駛入有花草城堡彩虹飛鳥的世界,千山萬水,美景盡收眼底!

沒離開過街道的怪物,繼續著他們偉大的遊行,無法出門的孩子,在浴缸裡洗澡,浴缸竟然變成了帆船、變成了潛水艇,上山下海。

「關在假期裡的孩子們」

讀到2020年出版的《怪物園》,格外趣緻。多少兒童正在(或說曾經)遭遇過這件事——執行著讓他們感到「不可思議」防疫措施的暑假,許多孩子被封鎖在家,哪裡都沒辦法去。守護、滋養小孩生命中重要的事物「想像力」,該如何做到?

我在葡萄牙廣播電視台RTP(Rádio e Televisão de Portugal)的兒童節目「我待在家」(Fico Em Casa)製作,看到一些幫忙「維持想像力的可能」:芭蕾舞老師教大家怎麼用「雞毛毯子」跳舞、烹飪哥哥老師教小朋友做色素煎餅。Hip-hop 阿叔教在家跳Hip-hop唧唧舞 (老師一邊做雞翅膀的動作一邊說「雞雞雞!就是一隻雞!」)。節目收到小朋友傳來的影片,有「遠距尬舞團」、「一人懸絲偶劇團」「一人鞋盒足球賽」、「一人樂隊」、「兄弟姐妹釣蝦場」⋯⋯或是呼籲孩子們寫信給遠方的親友,確定人與人的關係,持續地、健康地聯繫。

「我待在家」(Fico Em Casa, RTP)它的內容不是提供某種在家學習的教案,例如「全國城堡日」當天,主持人示範「如何在家中製造一座城堡」,椅子、枕頭、棉被如何堆疊,成為一座與中世紀城堡形態相近的建築物。(相:孩子們在欣賞/學習的時候拍下。)

而另外一個節目,「在我們看向窗外城市的時候」(No Tempo em Que Víamos as Cidades Pela Janela),每一集都短短的,將小朋友來信和畫作,剪輯拼貼成小小的動畫。孩子們的字句,是他們停課在家的記憶,以及對這個病毒的想法。因為每一個剪輯,幾乎都可以變成一本可愛小書。所以我們非常喜歡。

「在我們看向窗外城市的時候」(No Tempo em Que Víamos as Cidades Pela Janela, RTP)其中一集,用拼貼的方式來做每個部分,這張是「網課時老師的臉」「@」是老師的鼻子,孩子們上課的情緒,都在這張圖像裡完成。

節目連結仍在運作,附上簡單的翻譯以方便讀者們:
https://www.rtp.pt/play/zigzag/p8580/e529205/no-tempo-em-que-viamos-as-cidades-pela-janela

「在我們看向窗外城市的時候」
(葡譯中:Marcelo Ho 。一樣因為疫情停課待在家網課的澳門小孩)

因為疫情停課了
剛開始覺得會很快上學
因為葡萄牙好少病例
但病例增加
我們連原訂去希臘的旅行計劃
都取消了
在家裡
我覺得好像放長假
但只是不能出街
在家裡可以幹嘛
一直看電視
還有很多書
日子像雞蛋一樣
回想起下課的時候
我和同學衝向足球機的日子
現在
功課變得很多
還有上網課
網課內容葡文課科學課
數學課⋯⋯
我的手,黏著電腦
現在,全世界都有了病毒
最好不要太擔心了
現在有洗手這個必要
我最重要的家人
現在正遭遇到病毒的威脅
他們掛念著我
我覺得有點無聊
不知道什麼時候
可以再跟我的朋友們見面
我希望
在下一學年之前
可以見返我的同學
有些朋友
可能已經搬家了
有的可能已經轉學了
我發現這個病毒
需要停工
不能搭飛機
也無法搭車
也不能去探險
可能會形成有一種新的生活型態

「不能把孩子關在假期裡,你必須讓他們自由,他們才能全然活著。」

——Carlos Neto

在《怪物園》裡,紙箱變成巴士、變成了熱氣球的座籃,浴缸變成了帆船、變成了潛水艇進入深海,在黑暗的世界發著光。

對了,這又是一個「大人不在場」的故事!整本書塑造的環境,沒有任何「大人」的身影。如此自由的、實現趣味與勇氣的絕對空間,究竟在哪裡?這個想像世界,只發生在不被干預、無法由外來秩序框架的美好時刻。

最後,孩子們「冒險歸來」,安睡在床上。

在這裡,我想到葡萄牙兒童學與運動科學家卡洛斯(Carlos Neto)一段回憶童年的文字。卡洛斯說他成長的城市有城堡、河流,放學後,孩子們甚至會去海邊玩耍。「除了碘和與海水的接觸,這是種令人振奮、也使人平靜的方式。 孩子們迫切需要讓身體平靜下來的方法。」在卡洛斯的記憶中,這些讓他擁有了「自由、自主與快樂」,遊戲得越深刻、越累,睡得越好。 「但是,睡覺是一種拖延、浪費時間的感覺,但其實它意味著兒童度過了愉快的一天。」(阿威羅大學報《鳴蛙報》在 2018年6月23日的採訪)

「我認為今天的孩子們沒有這種感覺。」 

《怪物園》所繪畫的城鎮的環境,一直都在黑暗裡,唯有第二天一早,三個小孩起床,走到大街上去,怪物已經消失無蹤。那些讓孩子們無法走出界線與黑暗的怪物,究竟是⋯⋯

junaida的繪本,視野巨大,多所詮釋(或更無需詮釋),只要置身其中,交付自己在這種種場景裡,就能找到許多消失的事物⋯⋯

川井深一( 29篇 )

林香君(川井深一、大香)。出生高雄。2015年開始,於澳門望德堂區經營井井三一繪本書屋。現嘗試與孩子在街市、村落、社區、海洋或山林進行教學現場實踐。「從澳門開始的繪本寶物聚」專欄是因為井井三一是澳門的繪本書店,想知道這個城市的文化聯繫是什麼,所以店主川井深一做了在地和海外(葡萄牙、台灣或其他)有書的見學,在此記錄與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