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閱讀
我所知道的趙春翔

我所知道的趙春翔

西元1991年12月8日,春翔因心臟病,於苗栗醫院突然去世。春翔是我的姊夫,數十年來,我與雪琴姊生活相依,家庭兒女之愛,似乎也只能在他的畫作中看到了。春翔的一生只活在藝術創作中,這也算是他求仁得仁吧!
您已經是會員?
典藏 ARTouch.com
免費加入會員,閱讀專屬藝文報導
繼續閱讀此篇文章 加入會員
劉雨虹( 1篇 )
查看評論 (1)
  • 趙春翔先生是我的祖父张同庥的好友,他们年轻的时候(也许是1930年代吧)曾经在河南省共同任教。趙春翔先生曾为我的祖父的一本诗集《海棠集》创作了封面的图画。1948年后,我的祖父留在河南郑州,自此他们就没有能够继续来往。1983年(如果没有记错,可能是秋天,洛杉矶奥运会不久后)我在信箱中看到一封来自美国纽约的信件,这是趙春翔先生写给我的爷爷和奶奶的信。 那时,奶奶让我的大伯写了回信,告知了我们近况,已经爷爷已经去世6年的消息。之后不久奶奶还收到趙春翔先生的汇款,是赵先生委托在成都家人汇出的。

    1983年距今已38年了。趙春翔先生的来信大约是两页纸,内容我还记得一些。趙春翔先生简要的写了自己离开中国大陆之后的赴西班牙学习和在美国的经历以及在美国取得的成绩,感叹到我的爷爷和奶奶能够在中国大陆平安度过几十年多么不容易。他提到自己的大哥和三弟都留在了大陆,由于家人被划分为地主的成分,多有痛苦的遭遇。大哥在土改运动被杀害,三弟被冤狱17年,直到精神失常才得以出狱。 中国的传统文化总是期盼“游子”落叶归根,而在趙春翔先生的信中,我是第一次看到“落地生根”这次词和海外游子联系在一起。至少在这封信中,趙春翔先生没有流露出日后会返回中国定居的意向。显然“落地生根”是把自己比喻为一粒种子。而在今天,在我读懂了赵先生的作品之后,即萌生了触动:趙春翔先生把中国的传统文化的种子播撒在纽约这个世界领先的前卫的艺术的中心,并且生了根、开了花。中国的传统文化原来可以如此轻松地融入世界,文化与艺术本是人类共同的财富,文明没有国界之分。

    张勇
    现在莫斯科攻读美术学博士学位
    2004—2008就读苏里科夫美术学院和俄罗斯师范大学,硕士
    1990年毕业于河南大学美术系,学士
    QQ 191788284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