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閱讀
關於日常與異常的預言:李小鏡個展「洗」

關於日常與異常的預言:李小鏡個展「洗」

Prophecies about the Ordinary and the Peculiar: “Shuffle” - Daniel Lee Solo Exhibition

個展「洗」的起源來自錄像作品《Shuffle》,李小鏡引用他2006年的「成果」系列的角色「Dancers」,讓兩隻穿著舞裙的小豬跳著著名廣場舞:鬼步舞(Shuffle)。然而,在李小鏡與美國動畫團隊共同製作作品時,COVIID-19疫情爆發,如此微小而確實的活動再難以自由地進行。

圍繞著口罩、疫苗與確診數字的疫情時代生活已邁入第三個年頭,未來的生活將如何被徹底改變,人類將走向何方?這是李小鏡在沂藝術的最新個展「洗」所企圖回答的問題,透過由變異、混成的形體而組成的攝影作品朝向一種關於未來的推測與預言。

李小鏡「洗」個展展覽一隅。(沂藝術提供)

個展「洗」的起源來自錄像作品《Shuffle》,李小鏡引用他2006年的「成果」系列的角色「Dancers」,讓兩隻穿著舞裙的小豬跳著著名廣場舞:鬼步舞(Shuffle)。廣場舞一直是太平盛世的象徵,平靜生活中民眾的休閒活動,然而,在李小鏡與美國動畫團隊共同製作作品時,COVIID-19疫情爆發,如此微小而確實的活動再難以自由地進行。

李小鏡《Shuffle》,錄像動畫,16:9 HD,6’32’’,2021。(沂藝術提供)

從《Shuffle》出發,李小鏡將逝去的安穩現世與混亂的疫情時代對照,在「洗」中探討疫後時代人類可能的樣貌。他延續一貫的美學風格,以影像表現人類與動物的混成狀態,以人與獸之間臉譜與形體的交融為方法,推測人類的的演化方向。不同的是,李小鏡此次推進至人與昆蟲的混成,佇立與展場中央的3D列印立體雕塑《人蛾》,便是呈現人與飛蛾的混種,呼應了疫情時代病毒不停地變種。飛蛾不同於蝴蝶,牠多毛的身軀總是帶來負面的聯想,但李小鏡也參照維吉尼亞.伍爾芙(Virginia Woolf)散文《飛蛾之死》裡,飛蛾燃燒生命以追求光明的形象,賦予些許的希望與力量。

藝術家李小鏡導覽作品。《人蛾》,3D列印、雲母,98x50x43.5cm。(沂藝術提供)

而《蜻蜓女子》裡失去口鼻的人物,無疑是對疫情時代生存狀態的映照,長期戴口罩遮掩口鼻,未來的人類是否會不再需要這兩個器官?《變奏》則是所有概念的集大成,系列作品中人與動物及昆蟲混種而生成的角色,都一一拼貼在色彩鮮豔且飽和的色塊上,扁平空間仿佛抽離了時空,隨著各種人類、動物與昆蟲形態的改變及融合,蔓延開來的奇幻氛圍,如同末日預言般,擘劃著未來世界的樣態。

李小鏡《蜻蜓女子》,典藏噴墨,60×85 cm,2021。(沂藝術提供)
李小鏡《變奏》,典藏噴墨,192×440 cm,2021。(沂藝術提供)
李小鏡「洗」個展展覽一隅。(沂藝術提供)

李小鏡透過數位科技創作攝影,以重組、再製影像的方式打造各式各樣的新生物,從中投射出關於疫後生活的想像,與人類面對巨大變化時的反應。「洗」看以是對未來的預言,同時也回應當代,回應疫情時代的種種日常與異常。

李小鏡《水蜻蜓》,典藏噴墨,85×60 cm,2021。(沂藝術提供)
李小鏡「洗」個展展覽一隅。(沂藝術提供)

李小鏡「洗」個展

展期|2022.1.1-02.20
地點|沂藝術(臺北市中正區和平西路一段150號5F-4)

林芷筠( 23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