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閱讀
【設計產業評論】2020臺中燈會的三個失敗

【設計產業評論】2020臺中燈會的三個失敗

2020年,臺中燈會接續在去年超成功的屏東燈會之後壓力想必巨大,而今年腹地雖然比屏東的大鵬灣寬廣,但卻沒有打破參觀人數紀錄,網路上也沒看見所謂一股如「我屏東我驕傲」潮流的「我臺中我驕傲」聲量出現,甚至還因傳出臺中市政府無意保留主燈而產生質疑聲音。雖然我還是蠻喜歡臺中燈會中央燈區的規劃,但我自己覺得臺中燈會整體來說失敗有三。
去年,「臺灣燈會」30週年時我寫過一篇〈屏東燈會幕後策展思維解析〉,近日也寫了一篇臺中燈會中央燈會區的幕後策展脈絡解析,相信大家對於燈會策展已有一些概念。2019年的屏東燈會造成一股「我屏東我驕傲」的潮流,長久以來的城鄉差距讓屏東人被忽視許久的那股怨念,得以藉展會的注目予以紓解。2020年,臺中燈會接續在去年超成功的燈會之後壓力想必巨大,而今年腹地雖然比屏東的大鵬灣寬廣,但卻沒有打破參觀人數紀錄,網路上也沒看見所謂「我臺中我驕傲」的聲量出現,甚至還因傳出臺中市政府無意保留主燈而產生質疑聲音,在在都讓這次的臺中燈會留下遺憾。
2019年,屏東燈會成一股「我屏東我驕傲」的潮流,也是首次不再以生肖作為主燈。(© 屏東燈會)
雖然我還是蠻喜歡臺中燈會中央燈區的規劃,但我自己覺得臺中燈會整體來說失敗有三。
一、中央/地方宣傳不同調,未能聚焦亮點、集中聲量
先複習一下,臺灣燈會近年來都由中央跟地方共同舉辦。也就是說臺灣燈會一直都有兩個主辦單位,分別是交通部觀光局與地方政府,每年主燈都由中央負責。我很早就知道本次臺灣燈會在臺中,但我最早看到關於燈會宣傳的是「里山禾樂燈區」,接下來是位於「好市共融燈區」由Plan b 第二計劃策劃的臺東館。當時看到這兩個燈會宣傳的時候其實有點摸不著頭緒,想著今年燈會規模很大,又是到阿里山又是到臺東,感覺是全臺灣到處都有燈會。但後來等到我開始看到中央燈區主燈《森生守護.光之樹》(簡稱《光之樹》)的宣傳時,赫然驚覺自己誤會,查閱官網許多資料後才發現全貌。
 
原來這次臺中燈會主場地主要是在后里花博園區與馬場園區,另外還有個衛星展區在臺中市區的文心公園。中央主辦的燈區在后里花博園區,臺中市府主辦的燈區分散在花博園區、馬場園區、文心公園。今年又多一個「里山禾樂」在花博園區,主辦單位為臺中市農業局。
2020臺中燈會的后里花博園區、馬場園區燈會地圖。(© 臺中燈會)
好,有這樣的概念後,你再回來看這次燈會宣傳就會發現很不對勁,可以說是各個主辦單位行動不同調各自宣傳,彷彿沒有人負責行銷統籌一般,造成大家在網路上接收的訊息不一,即便想著要去看燈會也不知道該怎麼看。連本來應該要吸引大量人潮的「寶可夢抓寶活動」,也沒能引起群聚效應。
 
去年屏東燈會雖然也是由中央跟屏東市府合辦,但一開始就先以「30年來第一次不是生肖主燈」當作新聞點在各大新聞版面轟炸,瞬間造成群眾的好奇與擴散效應。加上無人機表演配合主燈秀,聲光效果非常精彩!照片在社群媒體以及去到現場的人大量擴散後,造成一股「我屏東我驕傲」的聲量出現,這個聲量成為口碑效應,許多在北部的人都不遠千里南下觀賞。
 
今年臺中燈會地理位置優越,照理來說應該更容易吸引南北兩地的人來逛燈會,但卻沒有這樣的聲量出現,參觀人數也沒能打破屏東燈會紀錄。我想這應該是交通部、臺中市府、農業局三個主辦單位沒有橫向串連訊息所造成的結果,加上燈會場地過度分散,於是大家除了各做各的之外,宣傳也各做各的,沒讓民眾接收到臺中燈會的完整面貌。既然不知吸引力在哪,那也就懶得后里、文心兩地跑了。
中央燈會以「劇場」概念策畫的概念雖佳,但可惜這個劇場策展方式未能讓臺中市府同調一起納入規劃。反而因腹地分散加上中央與市府不同調,最後還是成了一個拼盤式燈會。(設計發浪提供)
二、腹地分散,拼盤式燈會造成體驗斷裂
每年燈會其實都有一樣的狀況,每座花燈都是獨立的作品,大家看花燈大概就是走馬看花,看過一個又一個,但沒有一個能留在腦海裡,最多是對主燈有印象。屏東燈會開始把策展概念融入燈會規劃,白天是藝術祭、晚上是光影燈會,於是白天人潮也不少,加上腹地完整,許多人一來就晃了好幾小時,加上還有美食廣場,一逛就是好幾小時。臺中燈會受限場地因素使得會場分裂,在沒有地利的狀態下更要靠中央與地方主辦單位的積極聯繫配合,才不會讓燈會遊歷體驗產生斷裂。
2020臺中燈會的宗教燈區。每個不同的宗教各自做出來的特色燈光裝置,並沒有在聲光效果上互相協調。(設計發浪提供)
但這次臺中市府明顯不像上次屏東市府一樣由潘孟安縣長全力支援中央整合,感覺上盧秀燕市長比較像是一個不動產建商,把攤位租給承租人後好像就沒事一般,臺中市府負責的燈區基本上是四分五裂的狀態,以宗教燈區為例,每個不同的宗教各自做出來的特色很搶眼之外,似乎沒有限制大家的聲光表演,很多時候都可以同時聽到各個承租的宗教團隊各自放送不同的現場演唱,現場又亮又吵,我真不知道自己是在賞燈還是在逛夜市。加上還有一個莫名的軍事燈區在後面搶著要大家體驗射擊,還停了兩臺真實的坦克車,旁邊則是各縣市端出來的花燈組成的「好市共融」,而Plan b負責的臺東館就這樣座落在這一個莫名其妙的燈區中宛如走錯棚,他們做得很有氛圍,但可惜擺錯地方,這也看得出來臺東有設計中心果真不一樣。
 
坦白說,這一大區是我整個臺中燈會印象最深的區域,但不是因為做得太好而是因為太爛,爛到太驚人!雖然我喜歡中央燈會以「劇場」概念策畫,但很可惜這個劇場策展方式未能讓臺中市府同調一起納入規劃。整體來說,因為腹地分散加上中央與市府不同調,最後還是成了一個體驗很差的拼盤式燈會。
由Plan b負責的臺東館座落在這一個莫名其妙的燈區,即便他們做得很有氛圍,但可惜擺錯地方、宛如走錯棚。(設計發浪提供)
三、「聆聽花開」花系列?主燈典藏問題
今年中央主燈《光之樹》是31年來第一個不是以動物為主題的燈,看得出來是因座落地點在森林園區的關係。連續兩年擔任PCM策劃中央燈區的UID Create 桔禾創意整合總經理張漢寧(Jimmy Chang)跟我說,往年燈會結束後最頭痛的就是花燈的典藏問題,燈會結束後都會開一個「典藏會議」,邀請各縣市代表前來開會看看燈會展出的燈有誰想要?當中最麻煩就是生肖主燈,因為會有時效性,一旦過了生肖年主燈就會過氣,每年都要哀求各縣市有人出錢「典(ㄨㄟˊ)藏(ㄏㄨˋ)」主燈。(其實,松山機場那匹在時鐘上面的馬,也是某年的馬年主燈。)
為了避免這種囧況出現,這兩年他們跟交通部觀光局提案的時候,都是以「原地典藏」的概念來請藝術家創作,過程中也都會邀請地方政府觀光局的人員與會,讓花燈能在原地繼續成為一個亮點,也增加該舉辦地點話題,未來就能成為該城市新的觀光亮點。而去年屏東燈會因大受好評,許多原本已經決定就地典藏的花燈也被許多縣市搶著收藏,跟往年很不一樣。但今年臺中燈會居然傳出臺中市府觀光局想拆除主燈的消息?這不僅讓交通部傻眼,我也傻眼。
中央燈區主燈由林舜龍所製作的《森生守護.光之樹》。(© 交通部觀光局)
我認為這樣的黑暗面,其實也是導致豪華朗機工在花博時創作的《聆聽花開的聲音》,在今年突然「被迫」升級成《聆聽花開:永晝心》的問題點。知道這個消息時當下我其實蠻錯愕,一個已經完成的作品怎麼換布料又換名字後,就可以搬到另外一個展會當成新作品展出?後來了解狀況後,才知道此作品在花博之後,臺中市府一直沒有好好維護,布料早就破敗不堪,加上為了讓這個作品有更好的光影效果以符合燈會宗旨,因此才將紅色布料換成白色。我可以體諒有這樣的安排,但就藝術品鑑賞的角度來說,我覺得這樣的安排反而貶低了這個作品價值。大膽問一句,是不是下次如果又有在花博公園舉辦展會,這個作品又要改名字再「升級」一次呢?臺中市貴為擁有全臺灣最多普立茲克建築獎大師建築作品的城市,但是對這種大型公共藝術作品的保護意識卻低到令人感到不可思議,應該檢討。
2020臺中燈會中,豪華朗機工在花博時創作的《聆聽花開的聲音》,在今年突然「被迫」升級成《聆聽花開:永晝心》。(設計發浪提供)
結論與展望
明年燈會將由新竹接棒,看到新聞新竹市長林智堅已經喊出要打造一個最有科技感的燈會。聽到這樣的消息也是一喜一憂,喜的是或許會看到一個與現在截然不同的高科技燈會宛如「臺北白晝之夜」再現,但憂的是傳統花燈或許會因為這樣而消失。就像我前一篇文章說的,我覺得傳統與科技應該交融,保留傳統的核心,用科技幫傳統打造最當代的外衣,創新藏在這樣的夾縫之中。但新竹市長過去曾打造過一次非常厲害的玻璃藝術節,或許可以讓我們期待一下明年。
2021台灣燈會將由新竹接棒。(攝影/吳牧青)
※ 本文轉載於設計發浪臉書。
設計發浪( 1篇 )

Copyright © 2021 Artouch Inc. 保留一切權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