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同志

【女同志書寫】記憶即認同? 《永別書》與女同志書寫
張亦絢的寫作從不以「同志文學」自居,但反而是如此「不在」的狀態,為1990年代以來看似原地踏步的同志文化生產,闢出一條新...